杂志信息网-创作、查重、发刊有保障。

現代女性詞集考述

更新时间:2016-07-05

羅莊《初日樓稿》、《初日樓正續稿》、《初日樓遺稿》

《初日樓稿》一卷,羅莊撰,詞附其父羅振常《徵聲集》刊行,民國十年(一九二一)羅氏刻本,華東師範大學圖書館、北京大學圖書館、吉林大學圖書館等有藏。收詩二十五首,詞四十五首,集前有羅振常序,卷末有羅莊本人所撰之出版小記,並有‘妹靜、慧同校字’、‘辛酉孟秋上虞羅氏鑄板印行’字樣。除此版本外,上海圖書館、北京大學圖書館、吉林大學圖書館、蘇州大學圖書館、武漢大學圖書館等藏有民國十年(一九二一)上虞羅氏鉛印本。武漢大學圖書館藏有民國十年(一九二一)上虞羅氏活字本。復旦大學圖書館藏有民國十六年(一九二七)刻本。河南大學圖書館藏有民國三十三年(一九四四)上虞羅氏石印本。

美国课程专家蔡斯(Roberts.Zais)认为,“课程设计是一个尤其会涉及课程的实质性结构、型式或组织的术语。这些要素的性质以及将这些要素组合成一个统一的课程组织型式,就构成了课程设计。”[3]课程设计的主体除了教师,还应该吸收学生、企业行业代表、课程研究学者参加,不应该只是教师独自闭门造车。国际商法课程的设计工作应遵循“以学生为主体、以职业标准为导向、以项目任务为载体,突出能力和素质目标,实现理实一体”的设计原则。

《初日樓正續稿》二卷,羅莊撰,民國十六年(一九二七)上虞羅氏鉛印本,上海圖書館、吉林大學圖書館、蘇州大學圖書館等有藏。《正續稿》前有‘貞松老人署題’字樣及羅振玉鈐印,貞松老人即羅振常兄長、羅莊伯父羅振玉,並有羅振常序。卷一爲《初日樓稿》,仍保持一九二一年版刊刻舊貌。卷二爲《初日樓續稿》,收詩二十首,詞六十首。羅莊母親張筠爲之序。部分作品後有羅振常批語,卷末有羅莊出版小記,並有‘妹靜、慧同校字’、‘丁卯季夏上虞羅氏鑄板印行’字樣。

《初日樓遺稿》一卷,羅莊撰,民國三十一年(一九四二)上虞羅氏石印本。上海圖書館、華東師範大學圖書館、山東大學圖書館、厦門大學圖書館、中國人民大學圖書館等有藏。封面有壬午孟冬上虞羅氏印行、侄鴻祖謹署字樣。内有其夫周延年序。收文《海東雜記》、《書君楚從弟手鈔唐詩遺册後》、《君魚弟小傳》、《趙舉之詞序》、《祭公毅從兄文》、《代鹺局同人祭三叔舅文》、《丁丑潯溪避兵記》等文六篇,詩僅九首,其他皆爲詞。末有《初日樓遺稿附編》,收羅振常《祭長女莊文》和侄羅繼祖《周姑母家傳》。後有羅繼祖跋和壬午孟冬心井老人即羅振常小記。此集爲羅莊彌留病榻之際,經羅振常、周延年整理,於一九四二年孟冬正式刊印。

羅莊(一八九六—一九四一),字寤生,一作婺琛,後字孟康,浙江上虞人。父親羅振常(一八七五—一九四三),字子敬、經之,後改子經,又字公倫,號心井、邈園,近代學者、藏書家,著有《徵聲集》、《古凋堂詩文集》、《南唐二主同詞彙校》、《洹洛訪古記》、《暹羅載記》、《養莠篇》、《新唐詩演義》等,刻有《邈園叢刻》。母親張筠(一八七五—?),名承宛,號佩韋。桐城望族,清相國文和公廷玉後裔,有《練潭書屋遺集》一卷。羅莊一九二七年歸浙江湖州南潯周延年爲繼室。周延年(一八九六—一九九八),字君實,號子美,著名版本學家,曾執教於上海聖約翰大學。婚後育有三子一女。羅莊自幼秉性穎慧,喜吟詠。羅莊詞作可分三個階段,一九○八—一九二一年作品多寫春花秋月、流連光景之内容,尚處於模仿階段,詞境上多有重複。一九二五—一九二八年是其創作活躍期,《送别文淵赴津,歸後彌增棖觸,因寄飛霞、雲錦》、《贈靜宜弟婦》、《題靜宜〈月夜讀書圖〉並告近狀》等作皆出於此際,藝術上逐漸成熟,但因爲很多作品爲酬唱贈答之作,在字斟句酌上相對不足,精品不多。一九二八—一九三七年是其多病多難之際的零星創作期,但此期羅莊的作品開始走出閨閣,出現在公衆的視野,如作品在《詞學季刊》的發表,並獲得文名。又如一九三九年羅莊病重之際,單士厘從北京來信問疾,並囑羅莊告知近著,希望將其近作補入所著《清閨秀藝文略》中。此期作品如《千秋歲》‘病懷蕭瑟,經歲抛聲律。花月下,尊罍側。常教安枕簟,生怕調朱墨。塵埃積,筆床翡翠無顔色’等,因自身遭際,少了一份閑適,多了一種淒婉之感。

陳家慶《碧湘閣集》

《影觀詞稿》一卷,湯國梨撰,民國三十年(一九四一)油印本。上海圖書館、華東師範大學圖書館等有藏。黄樸爲之序。

陳家慶(一九○四—一九七○),字秀元,號碧湘,湖南寧鄉人,著名女詞人,出生於耕讀世家,父親爲陳瑞麟,號悔叟公,雅好詩書。陳家兄弟姊妹共五人,家慶最年幼,上有兄長陳家鼎,字漢元,陳家鼐,字壽元,姐姐陳家英,字定元,陳家傑,字志元,兄姊皆爲同盟會委員與早期南社成員。陳家慶青年時代就讀於北平女子師範大學,後轉學至南京東南大學,先後受業於李審言、劉毓盤、吴梅等先生,並與許廣平、程俊英、唐圭璋等爲同窗。畢業後先後任職於安徽大學、重慶大學、南京中央政治大學、上海中醫學院、上海文史研究館等。一九二七年與徐英結縭,徐英(一九○二—一九八○),字澄宇,湖北漢川人,著名詩人、學者。婚後夫婦伉儷情深,同聲相得。‘文革’中徐英因‘不當言論’受到迫害,陳家慶亦受到牽連,陳家慶於一九七○年在掃弄堂‘請罪’時血壓驟升倒地去世。陳家慶著作有《碧湘閣集》、《漢魏六朝詩研究》、《黄山攬勝集》(與徐英合著)等數種。《碧湘閣集》爲詩詞文合集,藴含的内容極多,既有壯懷激烈之作,又有故園之思,既有姐妹情誼的謳歌,又有伉儷情深的酬唱。總的來説,她詞的成就要高於其詩文。陳家慶創作受到劉毓盤、吴梅的影響很大,創作實踐游刃於常州詞派與浙西詞派之間,重視詞的雅正與寄託,追求立意、意境和音律三者的渾融。陳家慶爲詞酷愛蘇辛又不因循之,詞作格律謹嚴、温厚醇雅。

張錦《閑與軒遺稿》

《閑與軒遺稿》,張錦撰,民國二十二年(一九三三)鉛印本。上海圖書館、復旦大學圖書館等有藏。上圖同時有民國三十二年(一九四三)鉛印本。封面由曹廣楨題籤,内有癸酉十月習叟題籤,前有陳三立題辭,癸酉上巳朱應徵敘。詩七十二首,詞六闋。集末附録朱應徵所撰之《割臂事略》,另有王晉卿、湯壽朋等親朋晚輩誄辭若干,附《閑與軒遺稿校勘記》一份。

徐自華(一八七三—一九三五),原名受華,字懺慧,號寄塵,浙江石門(現爲桐鄉)人。妹徐藴華,亦有才,著有《雙韻軒詩稿》。徐自華自幼穎慧,五歲從其舅舅馬彝卿讀,博覽群書,十歲即解吟詠,及長尤工詩詞。徐自華二十一歲嫁與湖州南潯梅福均,梅字韻笙,婚後育有一子曰梅馨,一女曰梅蓉。結縭七載,其夫病殁,年少寡居,其後來結識秋瑾,成爲至交,積極協助秋瑾從事革命活動,與其妹藴華一起加入南社。秋瑾就義後,姐妹二人聯合吴芝瑛,爲營葬秋瑾、組織秋社、紀念秋瑾等活動四處奔走。徐自華曾任南潯潯溪女校校長、上海競雄女校校長等職。著有《懺慧詞》、《聽竹樓詩稿》(含續編,手稿未刊)、《秋心樓詩詞》等。

王蘭馨《將離集》

《將離集》詞一卷,王蘭馨撰,詩詞合刊,民國二十三年(一九三四)北京京城印書局排印本。上海圖書館、北京師範大學圖書館、華東師範大學圖書館、吉林大學圖書館、南京大學圖書館、北京大學圖書館、四川大學圖書館等有藏。封面有錢玄同題籤。前有王蘭馨《將離三首·代題辭》。卷上爲詩,卷下爲詞,各輯録一九二九年至一九三三年間的詩詞,以先近後遠的時間排序,集末附勘誤表一份。

翻转课堂中,学生是学习的主体,是一切教学活动直接作用的对象,也只有学生个体才能主动实现学习的过程,使教育教学活动产生效果。因此学习者的各类特征,“涉及智力因素和非智力因素两个方面。与智力因素有关的特征主要包括知识基础、认知能力和认知结构变量;与非智力因素有关的特征则包括兴趣、动机、情感、意志和性格”[10],应作为翻转课堂教学设计的起点,为后续的各个环节提供依据。同时,一切以学习者特征为基础,无形中也确定了学生的主体地位,即翻转课堂教学设计模式中学习者特征分析更加具有无可比拟、不可忽视的重要意义。

張默君《紅樹白雲仙館詞》

《紅樹白雲仙館詞》一卷,張默君撰,民國二十三年(一九三四)邵氏叢刊本。上海圖書館、南京大學圖書館、北京大學圖書館等有藏。前有邵瑞彭題籤,並有民國二十三年邵瑞彭序。

張默君(一八八四—一九六五),原名昭漢,乳名寶螭,字漱芳,南社詩人,湖南湘鄉人。父親張伯純,又名通典,前清舉人,曾協助曾國荃督辦兩江學務,一九○五年加入同盟會,民國成立後任臨時政府内務司司長,後任總統府秘書,一生著述頗豐。母親何懿生,字承徽,出生衡陽望族,通音律,擅詞藻,博古通今,有海内女師之譽。張默君自幼家教開明通達,及長,畢業於上海務本女校,後創辦《神州女報》,並任神州女校校長。一九一八年留學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學習教育學。回國後任江蘇第一女子師範學校校長。一九二四年,四十一歲的張默君嫁與戀愛多年的邵元沖,邵元沖(一八九○—一九三六),曾任國民黨中央宣傳委員會主任委員,婚後夫妻舉案齊眉。一九二七年國民政府成立後,張默君歷任中央政治會議上海分會教育委員、杭州市教育局長、南京考試院考選委員會專門委員、國民政府立法委員、國民黨南京市黨部監察委員,國民黨中央監察委員、考試院法典委員會委員等職。一九四九年赴臺,一九六五年因胃癌於臺北過世。張默君不僅是民國時期的教育家、民主革命家、女權運動者,同時又喜愛詩詞,著作除《紅樹白雲仙館詞》外,還有《白花草堂詩》、《玉尺樓詩》、《正氣呼天集》等。張默君詞内藴深遠,用詞雅致,詞筆精煉。於詞境而言,不同於傳統的女性詞創作,其詞已有了較爲開闊的視野,突出表現在兩點:其一,得益於她的海外遊歷,她的眼界不僅是中國的,更是世界的,有了超越國界的歷史感悟,如《浪淘沙·歐戰後過法梵薩依宫》詞,將戰爭帶來的傷痕與歷史興衰哀思融合,傳遞出傷感與淒涼之意。其二,得益於她良好而開明的家庭教育與新學教育的影響,她突破了傳統閨秀内言不出的藩籬,提倡女學,積極創辦報刊,在公共媒介發聲,爲女性思想之解放而努力,體現在創作上,眼界博大,社會政治與國計民生均成爲她觀照的對象,如《金縷曲·乙丑重九,時奉直方弄兵江南北》詞,打破詩詞之界限,直面軍閥混戰的現實,抒發己之憂憤,體現出憂國憂民和反戰情緒。另如《水龍吟·金陵懷古次伯秋韻》等詞也抒發了興亡之歎和憂國之思。陳三立讚張默君詞‘雅足以稱其詩,小令近陽春、歐、晏,慢詞近白石、西麓,舉凡北宋傖率之蔽,南宋刻鏤之習,靡不揃挪搣且盡’(邵瑞彭《紅樹白雲仙館詞》序)。

由此表明,针对急性心肌梗死患者进行氯吡格雷结合肠溶性阿司匹林治疗,能够帮助其显著改善凝血功能,同时提高其总有效率,具有较高的临床推广价值。

楊鍾虞《課餘吟詞草》

《課餘吟詞草》一卷,楊鍾虞撰,詞附《課餘吟詩草》刊行,民國二十四年(一九三五)常熟新華印刷所排印本。北京師範大學圖書館有藏。《課餘吟詩草》前有王丙麒序,袁福倫、蔣兆文題詩,陸寶樹、俞可題詞。

楊鍾虞(生卒年不詳),别署女文奴,近代醫家楊百城女,江蘇常熟人,畢業於淑琴女子本科師範。楊鍾虞詞常以樂易和平之心寫自然春明之感。其‘性喜吟詠,每流連風景,摹繪山水,發揮蟲魚草木風雲鳥獸之狀態,其慧心仁術流露於不自覺,非徒競清新而誇綺麗也。’(王丙麒《課餘吟詩詞草》序)所以詞集中皆是春秋四季的感懷和一些詠物詞作,皆明麗流暢,少愁苦之音,如《生查子·送春》、《垂楊碧·初春》、《朝中措·春寒》等闋,其詩作亦如此。當然,楊鍾虞作品尤其是詩中,出現了一些新的氣象,其詩中有電燈、鐵路等新近事物出現,突破了傳統的詩詞吟詠對象,並表現出一種積極接受和欣賞、肯定新事物的態度。這類作品雖樸實無華,但是其在創作中融入新事物的有意嘗試,也從一定程度上暗示了近代詩詞向現代詩詞的過渡和邁進,具有積極意義。

姚楚英《楚英詩餘》

《楚英詩餘》一卷,姚楚英撰,詞附《楚英詩存》刊行,民國二十五年(一九三六)鉛印本。《楚英詩存》前有朱太忙、黄少牧、高二適序及姚楚英自序。並有男性張念祖、熊公福、劉螾、沈瘦若、徐緒通、鈕敦仁、王化南、庹萬選、鄧潛、楊雪溪、王鉁、袁潛、陳永釗、孫同德、童樹民、姚嶽、胡介昌、周志鋭、胡善仕、胡墨儒、彭淼、楊雪門、金大勛、錢景周、劉匯清、何俠、杜維城、季望疇、林拔、李造舟、甯勤德、黄仲瑜、曹紹南、姚永年等,閨秀施淑儀、李董繡珠、劉舜英、李秀娟、姚許杰、姚軼倫等題詞。《楚英詩存》以古體詩、五律、七律、排律、絶句、詩餘分類,其中包含詩餘二十八闋。

该T3纯电动车采用型号为BYD2217TZB的永磁电机驱动,最大功率为160kW,最大扭矩为310N·m,配装电池电量为42.9kWh,满载续航里程为200km,快充只需一个小时就可以充满电。T3的驱动可通过电机变频与电流调节,可灵活控制车速和转矩,其传动系统简单,不装变速器,只有一个减速器附带差速器,与驱动电机装于一体,形成传动系统。

金英《雲峰閣詞存》

《雲峰閣詞存》一卷,金英撰,詞附《雲峰閣主人詩稿》刊行,民國二十六年(一九三七)鉛印本,上海圖書館、中國人民大學圖書館等有藏。《雲峰閣主人詩稿》封面由水樵題籤。集前有雲峰閣定詩圖一幅,泉唐汪峻(蔚山)繪,丁酉春汪峻所撰之《雲峰閣定詩圖題記》。《雲峰閣詩存》一卷,存詩七十三首,《雲峰閣詞存》一卷,存詞三闋,由歸東海曾孫女高誦芬校字,集末有高爾嘉、高爾登謹識。

金英(?—一九二四),字亦茗,杭州人,同邑高雲麟(白叔)室,高爾嘉、高爾登母。其幼承庭訓,喜吟詠,通内典,耽禪悦。晚年有革新意識,曾創立天足會、産科學堂。根據集末高爾嘉、爾登丙子年所記‘慈雲渺矣,十有二年’可知,金英當殁於一九二四年,又據其《學佛》詩句‘學仙學佛兩無成,白髮催人太不情。九十韶光虚一擲,劇憐吾亦負今生’,其最晚當生於一八三四年。杭州高家爲世代書香之家,家産頗豐,現杭州花港觀魚公園的一部分紅櫟山莊即高家别業(俗稱高莊)。金英于歸後,早期生活悠遊,夫妻和樂,過著吟詠自適的時光。晚歲遭遇世亂,其鼓勵兒孫等爲國效力,對慈禧專權、袁世凱篡國等行爲頗憤憤不平。由於金英早歲之作隨作隨棄,故《雲峰閣詩存》中大部分作品是金英古稀之年後開始録存,同時有部分作品是追憶少作而記録的,概只是其生平所作十之二三。故集中閑情之作應主要爲少時所作,悠遊閑婉,晚近之作則常常融入淡淡的哀愁,部分作品中蒼涼之感與濟世之歎並存。如《夜讀漢書作》‘字細燈偏暗,愁多睡不成。安流思瓠子,何策拯蒼生’,《有感時事作》‘義俠豈關巾幗事,熱腸無奈未能寒’,《申江返航途中口占》‘休歌蜀道難行曲,咫尺關河盡棘榛’等。詞作僅存三首,皆爲抒發離思之作,如《南柯子》‘砌下堆紅葉,窗前種緑蕉。簾櫳風過玉鈎敲。只道旅人歸了暗魂銷’,用詞簡淡,清麗閑婉。

王蘭馨(一九○七—一九九二),號景逸,廣東番禺人,俞平伯、錢玄同女弟子,李廣田繼室,著名宋詞專家,主要從事舊體詩詞創作。王蘭馨才貌雙全,一九三四年畢業於北京師範大學中文系並出版詩詞集《將離集》,一九三五年嫁給李廣田,李廣田(一九○六—一九六八),號洗岑,筆名曦晨、黎地等,著名文學家與教育家。婚後王蘭馨與其育一女李岫。一九七八年王蘭馨出版詩詞集《晚晴集》。王蘭馨生前執教於雲南大學中文系,終身從事教育工作。《將離集》主要收録一九二九—一九三三年間的作品,與二十世紀七十年代‘文革’結束後出版的《晚晴集》以稱頌中華人民共和國建設事業、充滿昂揚的激情、具有鮮明的時代政治烙印不同,《將離集》屬於王蘭馨早期作品。‘將離’寓意著從學校走向社會,《將離集》以關注小我爲主,愛情、親情、思鄉、友情等是作品的主要内容,較少涉及家國大事、時事風雲。詩詞善於化用前人作品,愁情是主要的情感指向,詩風平易簡淡,詞風淡雅婉約,清新疏麗,頗有易安風範。兒女之情是集中最主要的内容,縱觀其作品,這種思念更多的是一種天上人間的别離,有淚、有怨、有思,種種交集,構成了一種難以言盡之愁。‘愁’不僅是《將離集》的主要情緒,更是這些兒女情長類作品的主要情緒。從詞意來看,詞人應與那個‘他’天人永隔,故也成了一種痛徹心扉的思念,這種思念‘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而王蘭馨與李廣田結縭是在一九三五年之後,故這些詞作所抒發的對象或許是她婚前另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情,而那個‘他’,不知何故英年早逝,才留給詞人無盡的思念和痛楚。如《荷葉杯》‘又見樓頭新月。淒絶。誰按小銀箏。而今真個讓多情。舊夢欠分明’,化用了納蘭性德‘人到情多情轉薄,而今真個悔多情’(《攤破浣溪沙》)詞句,讀來自是一種淒涼。

2.10.4 对照品溶液的配制 精密称取香叶木素对照品10 mg,转移至10 mL量瓶中。加入约6 mL乙腈进行超声,放置至室温后定容。进一步用乙腈稀释配制成质量浓度为2 μg/mL的内标溶液。取“2.1.2”项下对照品储备液,进一步用乙腈稀释配制成3 000、1 500、750、300、30 ng/mL的系列对照品溶液。

楊莊《湘潭楊叔姬詩文詞録》

《湘潭楊叔姬詩文詞録》,楊莊撰,民國二十九年(一九四○)鉛印本。國家圖書館、上海圖書館、華東師範大學圖書館、復旦大學圖書館等有藏。前有齊璜署耑,王代懿、夏壽田、王闓運序。爲湘綺樓批點本。分詩録、文録、詞録,集末有癸酉天畸題詞,並附有湘綺樓書札及夏午詒、楊晳子兩君雜録,末有楊敞跋。

电商(商务秘书)场景实验室以培养学生电子商务实务实践应用能力和创新创业能力为目标,由学校提供场地和管理、企业提供工作项目、技术和师资,行业协会提供平台支持,采取校企双制、产教融合、工学一体的培养模式。

湯國梨(一八八三—一九八○),字志瑩,號影觀,苕上老人,浙江烏鎮人,詩人、詞人、教育家、書法家,國學大師章太炎繼室。湯國梨九歲失怙,由寡母撫養長大。由於家貧,作爲長女,湯國梨幼時並未受到正規教育的薰陶,僅靠一部字典、一册《詩韻》和《白香詞譜》自學作詩填詞,也由此爲日後的創作打下基礎。一九○五年,湯國梨隻身到上海務本女塾求學,畢業後執教於吴興女校,後任校長一職。辛亥革命後,湯國梨來到上海,任教於神州女學,並與其他女界名流創辦《神州女報》,宣揚女界革命和婦女解放。一九一三年六月,經務本女塾同學張默君之父張通典介紹,三十一歲的湯國梨嫁給四十五歲的章太炎,婚後湯國梨全力支持夫君討袁、討蔣、抗日等重大社會活動,並在婦女解放事業上不遺餘力,先後籌辦‘女權同盟會’、‘女子參政會’等組織。一九三六年六月,章太炎因病辭世後,湯國梨積極保護夫君遺著,使之躲過‘文革’,直到一九七九年《章太炎全集》由上海古籍出版社結集出版。一九四九年新中國成立後,湯國梨定居蘇州,歷任蘇州市政協委員、民革蘇州市委主席等職。一九八○年七月病逝於蘇州。

Image feature training and fusion algorithm based on deep learning representation

陳翠娜《緑夢詞》、《緑夢詞續》

《緑夢詞》一卷、《緑夢詞續》一卷,陳翠娜撰,詞附《翠樓吟草》刊刻,民國三十年(一九四一)重刻本,復旦大學圖書館有藏。民國三十年(一九四一)重刻本爲一九二七年初編本一至六卷和民國二十九年(一九四○)二編七至十三卷合刊。集前有丁卯年陳栩序。卷六爲《緑夢詞》,卷十二爲《緑夢詞續》。

陳翠娜(一九○二—一九六八),又名小翠、璻,别署翠吟樓主,齋名翠樓,著名的畫家、詩詞曲家,浙江杭州人。父親陳栩(一八七九—一九四○),原名壽嵩,字栩園,號蝶仙,别號天虚我生、太常仙蝶、惜紅生、國貨之隱者等,爲鴛鴦蝴蝶派主要作家之一,詩、詞、文、戲曲、小説兼擅,著述頗豐,多達百餘種,又是民國時期著名的實業家。母親朱恕(一八七八—一九四四),字澹香,一字素仙,號嬾雲,亦擅詩詞,有《嬾雲樓詩鈔》。陳家子女三人,長兄陳蘧(一八九七—一九八七),又名琪,字小蝶、蝶野,四十歲後改字定山,室名醉靈軒,著名的實業家、詩人、小説家、書畫家。弟弟陳翬,字次蝶(一九○五—一九四八),少有才名。陳家一門風雅,在當時頗有聲名。陳翠娜二十六歲時嫁給浙江省督軍湯壽潛之孫湯彦耆,字長儒,次年生下女兒翠雛後因感情不和長久分居。後其長兄陳蘧、其夫湯彦耆先後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後赴臺,其女成年後亦離異,遠走法國。陳翠娜在‘文革’中遭到批鬥,一九六八年七月一日在上海家中引煤氣自盡。其他著作有《夢遊月宫曲》、《黛玉葬花》、《自由花》、《除夕祭詩》、《護花嬸》五部雜劇和《焚琴記》、《靈鶼影》傳奇,另有《望夫樓》、《自殺堂》、《法蘭西之魂》、《情天劫》等小説若干。

《緑夢詞》是陳翠娜青少年時期的作品,與後期的詞作在詞境上有較大的不同,究其原因,在於陳翠娜所處環境的不同。二十世紀一二十年代,隨著清王朝統治的結束,中華民國的成立,原隸屬清朝的各個軍隊紛紛改頭换面,成爲雄踞一方的軍閥,因此,這一時期也是軍閥混戰、擴張勢力的時期,然於陳翠娜而言,生活相對平順,這得益於她殷實的家境。反映在作品中,這一時期她較多閑情之作,兼及一些題畫、詠物詞,呈現出一種明快、閑雅的作品基調。如‘淒損桃花無主,落盡楊花春去’(《如夢令》)、‘鶯愁蝶怨,捱過三春半’(《蝶戀花》)、‘緑波吹動春人影,薄醉些兒醒’(《虞美人》)等詞句皆温麗細膩,有著青春期女子獨有的閑情與淡淡的愁思。《緑夢詞》中有許多詠物詞,如《慶春澤·白梅》、《慶春澤·紅梅》、《齊天樂·水仙》等作,往往抓住物之特徵,以物構境,抒人懷抱,物我兩融,營造一種似物非物,似情非情的疏離之感。字句精致、細膩、柔婉,卻不浮艷。

《緑夢詞續》可視爲陳翠娜的中期作品,藝術上臻於成熟,更爲重要的是,作品的視野已超越閨閣的範疇,始而放眼家國,關注戰事,展現一名普通知識分子在戰爭中及戰後的感悟。同時,作品又反映了個人遭際,融入身世之感,境界始而爲大。這一階段無論於陳翠娜個人遭際抑或家國,都發生了一系列劇變。於其個人而言,她從一名閨中少女成爲人婦、人母,又因性格原因長期與丈夫分居。四十年代,她與滬上馮文鳳、吴青霞、汪德祖、謝月眉、顧飛等閨閣名流一道創辦了上海女子書畫會,同時還擔任《女子書畫會刊》編輯,成爲一名職業女性。於其家庭而言,三十年代其父陳栩創辦的企業,規模在抗戰全面爆發前達到頂峰,然隨著一九三七年抗戰爆發,一些在滬的廠房受到日軍的轟炸,企業陸續内遷,其中艱辛自不在話下。一九四○年三月,陳栩因病過世,家中失去了頂樑柱。於國家而言,自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變後,日寇侵華的步伐加速,到一九三七年抗戰全面爆發後,百姓流離失所,烽火漫天。一九四五年日本投降後,緊接著又是國共内戰。所以,這是一個内憂外患的時期,她的詞作也緊密與時代背景結合。如《摸魚兒·九月十日亂中送别》一闋,將送别放在時代背景之中,别緒離愁與時局動亂結合,更顯悲涼。另有《大江東去·十一月十二日上海失守》則寫於淞滬會戰上海淪陷後,‘廢井頽垣’、‘玉骨成灰’、‘忍饑三月圍城’等句,直斥戰爭帶來的災難。此期諸多的詞作,不經意間流露的都是這種感傷而蒼涼的基調。

姚楚英,生卒年不詳,姚茂才女,南匯人,卒業文治大學,曾在新加坡辦南華女校,民國二十二年(一九三三)回國,後供職於民國政府僑務委員會。姚楚英留存作品以詩爲多,由於其曾海外奔波、侍養孤母、時局多艱之故,其憂鬱其内,泄之於外,因此不僅詩中憂國思親、悲死慰生、登山臨水、傷時感事,其詞作亦一洗脂粉氣,與其詩境一脈相承,即使在傷春悲秋之作中,亦融入了家國之悲和時局感懷,如《西江月·秋夜》等詞。當然,姚楚英詩在合律上有所欠缺,質樸淺俗。如《讀書隨感》‘古人不見我,我不見古人。唯有文與字,千載得相親’、《詠盜》‘掠人財物者,只被饑寒遣。世間真大盜,反不露頭面’等語,屬於興之所至而形於言之作,部分作品有口語化傾向。從詞藝來看亦相對平淡,部分作品因襲痕跡明顯,如《憶秦娥》‘傷離别。征鴻不見音書絶。音書絶。夜長不寐。苦衷難説’等語。《楚英詩存》自序云:‘楚英幼未治詩,長始好之,偶讀詩詞,覺津津有味。苦乏良師益友,以相誘掖,且常執教他鄉,天涯奔走,衣食所驅,日不暇給。雖有精研之志,而力久未逮。僅公餘之暇,諷誦古人詩詞,稍學吟詠而已。……然偶有所感,輒成俚句以自遣,故詞多拂鬱。’朱太忙序亦云:‘楚英之詩,樸樕似其爲人,惜蚤失怙,趨庭之教淺,又少名師友,爲之陶鑄,故大半自抒性靈,不事敦琢,獨存天真。’(朱太忙《楚英詩存》序)姚楚英作品雖算不上藝術的精品,然其一腔赤城之心投諸詩詞,在那國難當頭的歲月,展現了女性的膽識、眼界和胸懷。

徐自華《秋心樓詩詞》

《秋心樓詩詞》,徐自華撰,民國三十年(一九四一)油印本,上海圖書館有藏。徐自華生前著有《聽竹樓詩稿》(手稿未刊本)和《懺慧詞》,皆爲民國以前所作。其中《懺慧詞》一卷,收録徐自華開始作詞到一九○八年間的詞作。一九○八年末由陳去病女兒馨麗手抄後印刷出版,作爲‘百尺樓叢書’之一種。因馨麗時年九歲,很多地方抄寫有誤,故徐自華命其妹藴華手校一本,改正一些訛誤之處,調整和删除個别詞作,卷末附有徐藴華校刊表共五項,後仍以‘百尺樓叢書’《懺慧詞》名義刊行。一九○九年,《懺慧詞》重印後,徐藴華又重校一次,再度以‘百尺樓叢書’名義刊行。兩種版本並行於世。徐自華去世後,其侄徐益藩將《聽竹樓詩稿》(手稿未刊本)和《懺慧詞》未收録之詩詞即民國後所作合成一集,得詩八十二首,詞四首,是爲《秋心樓詩詞》,集前有徐益藩小記,集後附文五篇。

張錦(?—一九三二),又名麗芬,别號閑與山人,湖南長沙人。清末大臣、近代教育家張百熙次女,朱應徵室,七歲喪母,事父至孝,辛亥革命後,家道中落,與夫君隱居上海,長齋奉佛。集中以月夕花朝之詠物詞,夢父、寄弟、思妹等思親之作爲多,作品純任自然,至情至性。詞六闋,《一剪梅·春感》、《鷓鴣天·春愁》、《畫堂春·春燕》、《鷓鴣天·憶莊妹》、《鷓鴣天·戊午溪橋春日》、《生查子·庚申海上中秋》,清麗婉約。陳三立題其集曰:‘悱惻而芬芳,蓋根仁孝之天性,寓興而出之,自有合於風人之旨也。’

《秋心樓詩詞》中詞作主要爲酬贈往來之作,豪無脂粉氣。但因僅存四闋,未能一窺全貌。實際上,如果結合《懺慧詞》和民國前後報刊雜誌刊載徐自華的相關作品來看,徐自華的詞既有傳統閨秀的吟詠情性的作品,又有感時傷世、反映時代特質的慷慨悲涼之作,呈現出‘多元’的特質。由於遭遇時代之變,加上受到秋瑾等進步人士的影響,其作品早期以剪紅刻翠、抒發閨閣情懷爲主,後期則更多的是愛國憂時、慷慨悲涼之作。

湯國梨《影觀詞稿》

《碧湘閣集》詞一卷,陳家慶撰,與詩文合刊(各一卷),民國二十二年(一九三三)鉛印本。上海圖書館、復旦大學圖書館、河南大學圖書館、南京大學圖書館、清華大學圖書館、中山大學圖書館等有藏。前有吴梅癸酉元夕題籤,内有此集刊刻時間和陳家慶肖像一幅,並有徐英手寫題記和鈐印,另有林損、黄侃、高步瀛、徐英、陳家英、吴梅等人題辭。

除了明目张胆地学术不端、论文抄袭以外,一些教授忙于社会事务、忙于创收,在校外上课、讲学,忙得不亦乐乎。一些教师担任多种社会职务,或者在外兼职。导致搞科研、进课堂的精力被大大挤占,剽窃科研成果,对学生实行放羊管理的大学教师不在少数。

楊莊(?—一九四○),字叔姬,王代懿室,王闓運第四媳。王闓運是晚清著名經學家和文學家,是湖湘派詩歌的領袖,詩歌主張復古,以模擬漢魏六朝爲準則,或目之爲舊派。楊莊于歸後,與王闓運諸女同讀漢晉諸史,間作詩文。《湘潭楊叔姬詩文詞》雖刊印於一九四○年,但集中作品主要成於宣統初年之前,因該集的刊印較爲曲折。早在宣統初年,王闓運即命楊莊‘將所作詩文詞自書成册,爲之製序,命付石印。’(王代懿《湘潭楊叔姬詩文詞》序)然中間幾經人事更迭,直至一九四○年春天,楊莊過世後,該集才終於得以出版。實際上楊莊在一九○二年後基本不作文字,‘時事好變,風氣轉移,楊生兄妹皆隨海舶東遊,兄習憲法,妹還織作,無復筆硯琴書之想。’(王闓運《湘潭楊叔姬詩文詞》序)以集中作品觀之,楊莊承傳了王闓運的詩法,亦是湖湘派的重要詩人之一,詩歌以復古爲主,‘所爲詩古文辭皆駸駸入古,不落恒蹊。’(楊敞《湘潭楊叔姬詩文詞》跋)而以《詞録》觀之,所收作品並不多,僅寥寥十數首,然相比其詩之古雅,楊莊詞寫得較爲流麗,有寄贈、題畫、詠物、代言和吟詠個人情思之作。其中頗有一些穩秀之作,如《醉落魄》詞等,詞情景渾融,緣情而瀏亮,王闓運評之爲‘有山抹微雲風致’。

湯國梨詞最大的特色是‘眼前語’、‘直己以陳’,夏承燾曾説,‘《影觀詞》皆眼前語,若不假思索者,而幽深綿邈,令人探繹無窮,又十九未經人道。清代常州人論詞謂若近若遠,似有意似無意,此詞家深造之境,庶幾白石所謂自然高妙。’(《影觀詞》序一,《文教資料》二○○○年第四期)黄樸評曰:‘直己以陳,不屑師古。春風紅豆,秋露明珠,觸目會心,都成絶倡;佇斜陽而思故國,撫朱絃而送飛鴻,體物緣情,彌臻佳妙。’(《影觀詞》序)而究其原因,一是於詞體學習而言,湯國梨可以説是自學成才,並未有師門傳承,也使得她的創作並未受到門派的局限,而純是從個人的直接感悟出發,抒寫性靈。二是從民國女性的總體創作而言,一個共同的傾向是不事矯揉造作之語,不引經據典。所以,正是這種‘直己以陳’,湯國梨詞所呈現出來的是一種自然高妙、洗練流暢的風味。而在她數百首詞作中,有一類詞特别醒人眼目,即反映時代憂患的作品。湯國梨生逢亂世,改朝换代、軍閥混戰、抗日戰爭、國共内戰等皆經歷,她的詞作常用最直觀的感悟寫時局,書國難,發感慨,寓悲憤,也反映了一名新舊交替之際的女性心繫社會,與國共命運的凜然、正義與責任。概以其歷經世亂的豐富經歷,故詞爲之厚,以其心懷家國的寬廣胸襟,故境爲之高。總之,湯國梨詞不用僻語,不使僻典,明白如話,清麗流轉,取境寬廣,内藴深厚,構成了其詞獨特的風味。

范姚倚雲《滄海歸來集》

《滄海歸來集》詞一卷,范姚倚雲撰,詩詞合刊,民國三十二年(一九四三)鉛印本。上海圖書館、復旦大學圖書館、華東師範大學圖書館等有藏。前有無鉉題籤,内有徐昂的《范姚太夫人家傳》,丙寅年永樸和民國十九年曹文麟、民國十九年顧公毅、民國二十二年徐昂序、侄范毓謹敘。末有民國二十二年習艮樞和侄范毓跋。收詩十一卷,詞一卷,另有《滄海歸來集續集》一卷、《滄海歸來集選餘》二卷、《滄海歸來集消愁吟》二卷,皆爲詩,並有《滄海歸來集文》一卷。《滄海歸來集》可視爲范姚倚雲畢生作品的結集,在其七十歲壽門弟子爲之集結《藴素軒詩集》後,八十大壽之際,其弟子將其詩詞文再次結集,增加了此前未收的作品。其《藴素軒詩集》(附《藴素軒詞》),民國二十二年(一九三三)鉛印本,在上海圖書館、北京師範大學圖書館、華東師範大學圖書館、南京大學圖書館、北京大學圖書館、中國人民大學圖書館等有藏。

范姚倚雲(一八六三—一九四四),名藴素,字倚雲,桐城姚鼐侄曾孫女。年二十六歸南通范當世爲繼室,范當世(一八五四—一九○五)號肯堂,字無錯,又號伯子,原名鑄,字銅士,是清末著名文學家、詩文名家,也是桐城派後期作家。姚倚雲從事女教二三十年,曾云:‘女子教育,貴能觀於今而慎所當取,尤貴能鑒於古而知所當守。’其畢生創作留存最多的是詩,無論是題贈唱和、題畫、憶外等作,皆温厚爾雅,忠厚悱惻,能協詩教,與其一貫的文教思想一致。詞從數量上而言並不多,共一卷二十三闋,主要爲酬唱贈答和遣懷之作,詞旨清淡而温厚,較少愁怨之音,如其中一首《虞美人·贈吕美蓀》,上闋雖抒發心中之愁,淒涼往事韻味無窮,下闋則筆鋒一轉,重在敘述與友人的相知相賞,對友人詩境和生命之境的欣賞。姚倚雲詞作與其散文一般質樸疏朗,符合温柔敦厚、和平中正之道,並不以摛藻揚華、鬥律鈎韻爲能事。

董仲舒认为,人主的政事活动,必须要依照阴阳、四时、五行的更替运行来安排和处理。天道决定人事,人事反过来也会对天发生影响,正是由于对这种互动关系的确认,董氏才能在政治文化层面构建灾异谴告论。[25]44-45,56

汪浣澐《瘦梅館詞》

《瘦梅館詞》一卷,汪浣澐撰,與《瘦梅館詩》合刊爲《瘦梅館詩詞鈔》,民國三十五年(一九四六)鉛印本。北京大學圖書館、武漢大學圖書館、中山大學圖書館、華東師範大學圖書館、復旦大學圖書館等有藏。集前有民國三十五年仲夏武義湯恩伯序,目録一份,詩詞各一卷。

汪浣澐(一八八七—一九四五),陳偉震之母。係出名門,幼嫻經史。夫早亡,其獨力撫孤,並任女校教席以資生活,暇則以吟詠自適。所爲詩詞,大多無關時事,以詠懷、贈别之作爲多。詞作多首贈友憶别之作,情致深婉,如《浪淘沙·和壽宜原韻》:‘無奈别君行。離恨沉沉。閑拈湘管譜新聲。昨夜夢中曾把晤,記不分明。 深院隔重門,顧影淒清。欲圖永聚計難成。一幅瓊瑶無限意,感我知音。’另有《浪淘沙·雨夜》一闋,間及感時傷事,在集中實屬難得:‘風雨灑紗窗。旅客神傷。離家七載每牽腸。滿地干戈何日了,阻我歸航。 無語對銀缸。顧影淒涼。欲憑歸夢返家鄉。無奈夢魂飛不到,道遠山長。’汪浣澐詞較少用典,以情見長,惜部分詞作偶有不協律之處,也造成了詞作的‘硬傷’。

陳璇珍《微塵吟草》

《微塵吟草》詞一卷,陳璇珍撰,詩詞合刊本,民國三十六年(一九四七)鉛印本。集前有民國三十五年蕉領姚寶猷序,廣厦黄棨序,清遠陳居霖序,丙戌年褚問娟序及陳璿珍自序。黄祝蕖、卓右文、彭鴻元、江完白、楊海天、黄伯軒、張倫、蘇世傑、陳海天、黄棨等題詞。目録一份。卷上爲詞一卷,卷下爲詩一卷,集末有出版資訊。

陳璇珍(生卒年不詳),馬維嶽室,廣東番禺人。受業於教育家黄祝蕖(號凹園),致力吟事,沉浸詞林,頗有‘詠絮逸才,胸懷壯志,離塵邁俗,嫻雅大方,無時下女子惡習’(黄棨序)。抗戰期間,其曾投筆從戎,歷粤湘鄂豫諸省,參與徐州、蘭封、羅王寨諸役,沙場征戰,不亞鬚眉之士。《微塵吟草》是陳璇珍‘每當遊目騁懷,賞心樂事,或感國家多難,金甌破缺,情不能已,發諸吟詠。聊志己志,藉留鴻爪’(陳璇珍自序)之作,頗不同于一般閨秀。由於其身處末世,又有著沙場征戰,彈雨槍林的人生閲歷,所見愈多感懷愈深,故其作品摒棄浮華與柔媚,‘幽約怨誹之言,低徊要眇之音,往往雜以雄快語,而不拘泥於古,使人誦之,幾疑身在戎馬關山間,壯心奮起,柔情隨生’(姚寶猷序)。如《祝英臺近》(亂鶯啼)、《唐多令》(蕩漾木蘭舟)、《浣溪沙》(畫角聲聲動壯思)等闋,爲詞之道與兵事互爲表裏,融家國情懷、巾幗大志於一體,‘不落前人窠臼,飄然有淩雲之氣’(黄棨序)。

李久芸《玉露詞》

《玉露詞》一卷,李久芸撰,民國三十八年(一九四九)成都播文印書局鉛印本。前有楊潤六序,目録一份,收詞五十七闋。

“新故相推,日生不滞”。食品加工行业的发展格局在市场和政策的双重推动下高速变革,加强完善企业安全生产制度创建,把从源头到生产各环节系统管理理念应用到企业,强化品牌意识,全力塑造屠宰行业的优秀品牌,不断创新发展新的引擎,汪记又是如何一步一个脚印地去实现的呢?

李久芸,生卒年不詳,民國初年肄業四川省立第一女師校。于歸劉明揚,夫妻唱酬相得。‘三十年間,明揚執教蓉渝,服官京滬;久芸無不與偕。紉佩芳悰,屬雲懋賞;咀宫含徵,一發乎詞。想翦巴江雨窗之燭,答寒山霜夜之鐘;上去同研,淩犯互校;其樂當不減歸來堂賭茗徵書時也!’(《玉露詞》序)

《玉露詞》作品應主要撰於民國年間,期間雖經歷了抗戰、國共内戰,然詞中詞境相對單一,主要以傷春悲秋和相思離别爲主,基調平和,儘管據楊潤六所序,婚後李久芸一直追隨劉明揚輾轉蓉渝和京滬,但從詞中較多的相思之作來看,期間當有短暫的分離,因此産生一些别離之作。同時這種相思離别也指向其子女,如《六州歌頭》小序中有句云‘時丁亥秋暮,内戰方殷;敏兒赴美,秀兒留漢未歸’,大概因爲時局之故,親人間離分兩地,由此産生無盡思念。這些作品詞風清麗,情思婉轉。當然,她的詞作中也並非没有時局的痕跡,如《浣溪沙》:‘無奈情懷非去日,可堪鼓角動深愁。烽煙處處幾時休?’又如‘烽火又聞近蜀山,米珠薪桂下炊難。可憐薄俸只戔戔’等詞句,表達了在戰亂中詞人困於生計的憂心及其對和平的渴望,只是這類詞數量上較少,詞集總體上以平和之詞風見長。

徐燕婷
《词学》 2018年第02期
《词学》2018年第02期文献
100%安全可靠
7X18小时在线支持
支付宝特邀商家
不成功全额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