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信息网-创作、查重、发刊有保障。

环印度洋联盟蓝色经济发展初探

更新时间:2009-03-28

近些年,蓝色经济在全球范围内逐渐兴起,受到不同国家与国际组织的高度重视。2014年,环印度洋联盟基于对蓝色经济存在的巨大经济利益与发展潜能的认知,开始将蓝色经济作为联盟发展的重要议题。此后,蓝色经济成为环印联盟的一项重要日程设置。在环印联盟的2017—2021年行动规划中,环印联盟拟建立蓝色经济工作组,进一步提高对蓝色经济发展的重视程度。本文在介绍环印联盟蓝色经济的主要表现及其背景的同时,试图探析其面临的挑战,为中国在环印地区开展“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倡议及“共同建设中国—印度洋—非洲—地中海蓝色经济通道”提供借鉴。

一、环印联盟蓝色经济提出的背景

蓝色经济作为一种人类与海洋并存的可持续发展方式,既是一种理念,也是一种愿景,更是一种发展策略。环印联盟试图以蓝色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方式规范成员国经济发展与印度洋区域的环境保护。环印联盟提出并重视蓝色经济的发展理念,是具有深刻缘由的。具体来讲,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蓝色经济概念的全球兴起。21世纪以来,蓝色经济的概念逐渐兴起并日益流行,在全世界得到迅速普及,包括联合国、欧盟、APEC、东亚峰会、南亚区域合作联盟等多边国际机制开始重视蓝色经济,并通过多边路径来规划合作战略与制定行动计划,从而走向海洋资源利用的可持续发展。 Vijay Sakhuja,“Blue Economy:Concept Gains Currency in Asian Multilateral Forums”,http://www.maritimeindia.org/Commentry View.aspx?NMFCID=3349(上网时间:2018年1月27日)2012年6月,在巴西里约召开的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大会上(又称“Rio+20”),蓝色经济纳入到大会的讨论和发展规划当中,尤其是一些海洋岛国对蓝色经济的发展议题尤为重视。2012年9月,欧盟发布了《蓝色增长:海洋及相关领域的可持续发展机遇》,提出了蓝色增长的理念以及相关蓝色经济产业发展;2014年5月,欧盟推出《“蓝色经济”创新计划》,明确规定了欧盟发展蓝色经济的产业内涵、空间布局与合作内容等。APEC自2011年召开第一届蓝色经济论坛以来,至今已经召开了4次,始终强调蓝色经济的重要地位。

LUF及LLF系列产品完整,端子结构紧凑,接线面积函盖0.5~16 mm2,焊针间距有7.5,10,15 mm三种选择,进线角度包含90°和180°。另外,产品测试操作方便快捷,符合IEC 61800-5-1要求的+3 mm手指安全保护。(魏德米勒电联接(上海)有限公司)

除了国际社会上诸多国际组织和机制开始重视蓝色经济发展以外,全球不同区域的国家也开始强调蓝色经济的发展。2011年,中国制定《十二五规划》,明确将发展海洋经济上升为国家的发展战略,并正式批复《山东半岛蓝色经济区发展规划》。美国早在2009年便开始重视蓝色经济在国家经济发展中的地位与作用,同时加强与环印度洋地区等区域的蓝色经济合作。因此,面对此种国际背景,环印联盟逐渐将关注领域集中到蓝色经济层面上。

1)国外面向听障学生的微课相关的教学视频资源的研究相对成熟,对听障学生的教学视频资源的开发,应用,应用效果的研究都形成了一定的规模。

《中国学术期刊(网络版)》出版平台的发布,是改变我国学术期刊出版落后于学术研究这一现象的有效途径,学术成果在《中国学术期刊(网络版)》的首发能够被学术界、社会届认同,提升中国学术在世界上的影响力。

基于此,环印联盟在借鉴其他国际机制和地区关于蓝色经济概念的基础上,提出环印地区蓝色经济的发展要求。2008年澳大利亚制定“蓝色福祉计划”,认为“以海洋为基础的产业开发和增长,也就是蓝色GDP对推动澳大利亚的经济和社会发展具有巨大的潜力”。Commonwealth Scientific and Industrial Research Organization,“Blue GDP:Ocean-based Industrial Development and Growth”,http://www.csiro.au/science Blue GDP.html(上网时间:2018年2月11日)2014年9月,孟加拉外长阿布·阿里在国际蓝色经济研讨会上指出,虽然孟加拉蓝色经济发展处于起步阶段,但孟拥有强烈的海洋区域意识,始终致力于构建孟加拉湾蓝色经济伙伴关系,促进沿海地区与国家经济的可持续发展。“BangladeshSeeks‘BayofBengalPartnership’forBlueEconomy”,https://bdnews24.com/economy/2014/09/02/bangladesh-seeks-bay-ofbengal-partnership-for-blue-economy(上网时间:2018年1月13日)印度也支持蓝色经济发展,并加强与孟加拉、肯尼亚和塞舌尔等国家的蓝色经济合作。John Lablache and Sharon Uranie,“Seychelles:India Gifts Second Patrol Ship to Seychelles”,http://allafrica.com/stories/201411100910.html(上网时间:2018年1月30日)斯里兰卡则在多种国际多边会议和论坛上推广其蓝色经济的发展计划,并强调“蓝色经济作为一种不损害海洋生态环境的发展模式,能够利用巨大的海洋资源来造福人类,应当成为国际话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Newsletter”,Sri Lanka High Commission,New Delhi,November 2011.印度尼西亚前总统苏西洛曾表示,印尼要进一步努力建设“蓝色经济”,确保海洋和海岸带区域的可持续、平等增长。“Blue Economy for Sustainable Coastal and Ocean Development”,http://rokhmindahuri.info/.../blue-economy-for-sustainable-coastal-andocean-development(上网时间:2018年1月8日)马达加斯加也将蓝色经济作为国家未来经济的优先发展领域。“Training Programme on Marine Aquaculture”,http://www.iora.net/media/23399/isdp_iora_trainer_s_training_programme_on_marine_aquaculture-1.pdf(上网时间:2018年1月23日)因此,蓝色经济成为环印联盟众多成员的共同利益发展诉求,环印联盟将蓝色经济纳入到联盟的发展议程中来得到了联盟诸多成员国的支持。

环印联盟有关蓝色经济的发展并没有制定具体详尽的实施计划,也没有固定的日程设置与时间安排,其关于蓝色经济发展的各种理念主要散见于环印联盟召开的蓝色经济会议与主题研讨会上。具体来讲,环印联盟蓝色经济发展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二、环印联盟蓝色经济发展的具体表现

第三,环印联盟的地理优势。蓝色经济的发展离不开海洋,它的一切活动都是以各类海洋资源为依托和载体。环印联盟几乎包含了环印度洋区域的所有国家,整个印度洋也几乎被环印联盟所环绕。因此,环印联盟在发展蓝色经济上具有极大的地理优势。其一,环印联盟覆盖的地理范围十分广阔。环印联盟几乎囊括了所有环印度洋的国家和区域,为环印联盟发展蓝色经济提供了丰富的人力资源、广大市场与合作空间。其二,印度洋区域是全球重要的海上通道。印度洋早已取代大西洋成为当今世界最繁忙的海洋,全球2/3的能源运输、1/2的船舶运输和1/3的集装箱货物经过印度洋。“President Zuma Arrives in Indonesia for Indian Ocean Rim Association Summit and State Visit”,https://trove.nla.gov.au/work/221348439?q=President+Zuma+Arrives+in+Indonesia+for+Indian+Ocean+Rim+Association+Summit+and+State+Visit&c=article&versionId=242792382(上网时间:2018年2月22日)而且,环印联盟成员国拥有约460个不同大小规模的港口,数据来源:WORDPORTSSOURCE,http://www.worldportsource.com/countries.php(上网时间:2018年1月19日)这些港口是环印联盟发展蓝色经济的重要媒介与物质依托,在发展海洋蓝色经济产业中成为与世界其他地区交流与互动的重要载体。因此,众多港口和重要海上通道为环印联盟发展蓝色经济提供了快捷的海上交通条件。其三,环印度洋区域海洋资源丰富。环印联盟成员的专属经济区共达2670万平方公里,占整个印度洋面积的38%,[11] 数据来源:EEZ,http://www.seaaroundus.org/data/#/eez(上网时间:2018年2月7日)为环印联盟发展海洋经济提供了广阔海洋空间。同时,环印联盟地区在海洋生物量、海洋能源等多方面具有先天优势。印度洋拥有全球65%的战略性原材料储备;印度洋西北岸的波斯湾,其石油储量占世界已探明储量的一半以上。朱翠萍:“中国的印度洋战略:动因、挑战与应对”,《南亚研究》,2012年第3期,第3页。在海洋生物方面,种类丰富,极具多样性,有超过35000个海洋物种,为发展海洋生物制药、生物新材料、生物新能源开发等提供丰富原材料。

其次,联盟成员国的发展需要。环印联盟成员国的经济发展诉求与印度洋的生态环境保护日益成为一个不可回避的突出话题,环印联盟利用发展蓝色经济来改变成员国的经济发展方式与印度洋的消极关系,实现国家发展与印度洋和谐共处。其一,环印联盟主要是由经济不发达的国家组成,成员国对于经济发展的强烈需求与印度洋海洋生态持续恶化形成显著矛盾。环印联盟在加强环印地区经济联系、实现地区经济增长的同时,面临着诸多有关海洋的发展问题。由于环印联盟成员国经济活动的粗放式发展,环印地区海洋生态持续恶化,尤其是在西印度洋区域,包括肯尼亚、莫桑比克、索马里、坦桑尼亚、科摩罗、马达加斯加、毛里求斯、塞舌尔等环印联盟成员国在内的地区,环境退化、自然资源与生物多样性下降趋势越来越明显。其二,海洋被认为是人类的共同遗产,但易受公地悲剧的影响,并成为一个显著的生态前沿。 Jennifer J.Silver and Noella J.Gray,“Blue Economy and Competing Discourses in International Oceans Governance”,Journal of Environment&Development,Vol.24,No.2,2015,pp.135-160.蓝色经济概念则是基于海洋出现一系列问题、海洋生态遭到破坏而出现的。Nicholas Kathijotes,“Keynote:Blue Economy-Environmental and Behavioral Aspects towards Sustainable Coastal Development”,Procedia-Social and Behavioral Sciences,Vol.101,No.8,2013,pp.7-13.

第三,开展蓝色经济领域的培训项目。2016年3月,环印联盟开展为期两天的有关海洋水产养殖方面的培训项目,来自不同成员国的相关技术专家就水产养殖分享信息与经验,并指导沿海地区的渔民发展小规模的海洋水产养殖活动,在维持渔民生计的同时实现水产养殖活动的可持续发展。“Training Programme on Marine Aquaculture”,http://www.iora.net/en/events-media-news/press-releases(上网时间:2018年2月27日)2017年6月,环印联盟与联合国在港口服务与管理、航运和港口物流等方面进行项目培训的活动,以提高环印国家在港口建设中的“蓝色经济”意识,促进环印联盟成员国港口服务于管理水平的提高。“Management in the Indian Ocean Region for Improved Maritime Connectivity”,https://oceanconference.un.org/commitments/?id=18220(上网时间:2018年2月3日)2017年7月,在“促进环印联盟港口管理与服务的可持续发展,提高海上互联互通”为主题的培训项目上,环印联盟强调彼此间信息的交流,主张建立“环印联盟港口服务网络系统”,以促进成员国间在海洋交通中联系。“IORA Training Programme on‘Enhancing Sustainable Port Services and Management in the Indian Ocean Region for Improved Maritime Connectivity’”,http://www.iora.net/media/23384/170724_press_release_comoros_isdp.pdf(上网时间:2018年1月17日)

环印联盟蓝色经济发展理念的提出,给环印联盟及其成员带来了新的发展机遇。但同时,受国际和国内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其发展也面临着诸多挑战。

该模式依托于学生自主科研,规范化的对学生进行培养,从多维度拓展了学生的科研素质,在教学教育改革中具重要意义。然而,该模式仍然存在自身无法克服的问题,将从以下几方面进行说明:

其次,加强蓝色经济的国际合作。蓝色经济作为一个具有全球性质的经济理念和经济活动,且由于海洋的流动性与连通性,在海洋资源的开发、利用以及海洋生态的保护上,不可避免地要进行全球范围内的合作与交流。因此,环印联盟主动加强与国际社会不同行为主体在蓝色经济方面的积极合作,借鉴和学习其他地区的经验与先进技术,实现在蓝色经济领域的快速发展。2016年7月,环印联盟与其对话伙伴国中国就蓝色经济展开对话与交流,双方在中国青岛举行第二届环印联盟蓝色经济核心小组研讨会,表示愿以此次研讨会为新的契机,在发展蓝色经济方面互通有无,互利合作,实现共同发展。“第二届环印度洋联盟蓝色经济核心小组研讨会在青岛举行”,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6-07/19/c_1119245219.htm(上网时间:2018年2月4日)同时,环印联盟相继举办4次具有创新性的1.5轨外交的印度洋对话,与来自全球不同国家智库、政府和社会团体的各类学者、专家、分析人员和官员等,针对包括蓝色经济在内的联盟重大战略问题进行非官方对话和探讨,并就与蓝色经济发展密切相关的能源安全、渔业发展、海洋技术和海上安全等问题展开密切交流与对话。“The Indian Ocean Dialogue”,http://www.iora.net/en/flagshipprojects/the-indian-ocean-dialogue(上网时间:2018年1月21日)2017年6月,环印联盟积极参加联合国召开的联合国海洋会议,在食品安全、渔业信息分享与技术合作以及相关的蓝色经济领域展开密切互动,借用联合国的巨大平台,与其他区域的国际行为体加强在蓝色经济领域的合作。“IORA Workshop on Regional Strategy to Address Issues of Sustainable Management and Development of Fisheries Resources in the Indian Ocean Rim Region”,https://oceanconference.un.org/commitments/?id=18226(上网时间:2018年2月12日)

首先,多次举行蓝色经济会议及相关研讨会,确定蓝色经济的主要领域。蓝色经济的具体概念、定义及包含的内容、范围在国际社会中并没有形成一个具有共识的标准。因此,环印联盟多次举行蓝色经济会议及相关研讨会,以确定蓝色经济的主要领域,加强联盟成员间的共同行动,实现海洋经济的增长,促进环印地区的可持续性、包容性发展。自2014年,在澳大利亚召开的部长会议上确立了蓝色经济的优先发展地位和重要议题设置后,环印联盟陆续召开了两次蓝色经济会议以及多次有关蓝色经济领域的专题研讨会。2014年8月,在印度召开环印联盟蓝色经济对话会议;2015年5月,在南非德班举行第一届主题为“促进环印地区渔业、水产养殖与海上安全合作”的核心国研讨会;2015年8月,在印尼巴厘举行主题为“海底矿物与碳氢化合物的勘探与开发:当前能力与新兴科学需要”的专题研讨会;至今已举办了三次类似的核心成员国蓝色经济专题研讨会;2015年与2017年分别举行了两次重大的环印联盟蓝色经济会议。

三、环印联盟蓝色经济面临的挑战

环印联盟相继制定和通过了关于发展蓝色经济的《毛里求斯蓝色经济宣言》、《海洋空间计划》、《索马里—也门可持续发展规划》以及《雅加达蓝色经济宣言》等,并就蓝色经济合作的具体领域达成了一系列共识。“Blue Economy”,http://www.iora.net/en/priorities-focus-areas/blue-economy(上网时间:2018年1月3日)其一,渔业与水产养殖业。渔业与水产养殖业作为重要的海洋资源产业,是发展蓝色经济的核心之一。环印联盟指出,要充分发挥渔业与水产养殖业在确保粮食安全和消除贫困方面的作用,充分挖掘其潜在的商业价值。其二,海洋可再生能源。合理挖掘和利用以海洋为依托的风能、波浪、潮汐、热能、生物质能源等具有巨大潜力的“蓝色能源”;同时,海底油气资源也应当被考虑到海洋资源的开发当中。其三,海洋港口建设与货运。海洋港口建设与货运是蓝色经济的重要优先发展领域之一,环印联盟成员国间加强彼此协作,共同应对港口基础设施建设不足、港口管理与服务落后、新信息技术革命挑战等困境,实现环印地区的海上互联互通。其四,海洋碳氢化合物和海底矿物的勘探、开发与利用。增强成员国对专属经济区海底矿物资源的勘探技术与开发能力。其五,海洋生物技术研究与开发。其目标在于实现产品的可持续生产,通过调整粮食供应形式和预防治疗措施等增强动物福利,零废弃物再循环系统的开发使用,为海洋可再生能源的开发提供技术支持等。其六,旅游业发展。2014年环印联盟通过了关于环印联盟旅游业创新性、发展性与可持续性建设的《塞舌尔宣言》,明确指出要发展探险旅游、商务旅游、生态旅游、文化旅游等多种形式,“Declaration of the Indian Ocean Rim Association on Shared Principles for Innovative,Developmental and Sustainable Tourism in the Indian Ocean Region”,http://www.iora.net/media/8217/iora-seychellesdeclararation-approved-at-tourism-minis-meet.pdf(上网时间:2018年2月13日)合理开发旅游资源,在保护当地生态环境的基础上实现旅游业的可持续发展。

2008—2018年,共有7种苯丙素类化合物从柳属植物中分离出来,见表3[7,10-11,14-16,29]。

首先,严峻的海洋安全威胁。印度洋区域已成为当今世界上问题丛生、最为危险的区域之一,石志宏、冯梁:“印度洋地区安全态势与印度洋海军安全论坛”,《国际安全研究》,2014年第5期,第104页。海上恐怖袭击频发,海盗活动日益猖獗,沿岸局势动荡复杂,跨国犯罪屡禁不止等,使环印联盟在发展蓝色经济时不得不面对严峻的海洋安全威胁。其一,环印联盟成员国治理不善,成为影响环印地区海上安全的重要影响因素。2017年全球和平指数排名中,除了澳大利亚、马达加斯加和印尼之外,其余环印联盟成员国排名都靠后,而且也门和阿曼名列和平指数最低的10个国家之中。 Institute for Economics and Peace,“Global Peace Index 2017”,pp.10-11,http://visionofhumanity.org/app/uploads/2017/06/GPI17-Report.pdf(上网时间:2018年1月22日)国内局势的不稳定和动荡,无论对蓝色经济发展还是其他领域的建设,都会带来极大的负面效应。其二,环印度洋地区的阿拉伯半岛、索马里半岛、孟加拉湾地区、巴基斯坦地区都是全球恐怖袭击事件高发地区。澳大利亚智库经济与和平研究所发布的《2017全球恐怖主义指数报告》指出,在2017年全球发生的最致命的20起恐怖袭击事件中,19起发生在印度洋区域。而且,环印联盟中的也门、索马里、印度的恐怖指数高居世界前十。 Institute for Economics and Peace,“Global Terrorism Index 2017”,pp.10-13,http://visionofhumanity.org/app/uploads/2017/11/Global-Terrorism-Index-2017.pdf(上网时间:2018年1月18日)高频率与剧烈性的恐怖主义活动对于环印联盟而言是一个切实存在且无法避免的难题与挑战。其三,海盗问题一直是影响环印度洋地区海上航道安全与地区稳定一个重要影响因素。2011年,全球共发生海盗武装抢劫船只案件439起,发生在印度洋区域的就达到160起,占全球的36%。汪戎等编:《印度洋地区发展报告(2013)》,社会文献科学出版社,2013年,第43页。因此,环印联盟成员国面临各种不同的国内问题与区域海上安全挑战,给环印联盟发展蓝色经济带来巨大压力。

其次,海洋环境的持续恶化。缺乏健康的海洋环境作为政策制定的基础,蓝色经济的持续发展几乎是不可能的。“New Links to the Indian Ocean Rim Can Bolster Africa’s Blue Economy”,https://www.dailymaverick.co.za/article/2017-10-24-iss-today-new-links-to-the-indian-ocean-rim-can-bolster-africas-blue-ec onomy/#.Wlbac7G5-UM(上网时间:2018年2月15日)印度洋海洋环境的持续恶化对环印联盟实施蓝色经济发展造成巨大挑战。其一,全球气候问题凸显,造成海水温度上升、海岸线上升以及生物多样性减少等问题。海水温度上升会极大改变海洋生态结构和海洋生物种类,并对海洋生物多样性造成不利影响。自2004年以来,印度洋的海平面每年平均上升6毫米。 Jacob Koshy,“Why Does the Indian Ocean Rise and Fall?”http://www.thehindu.com/sci-tech/energy-and-environment/why-does-the-indianocean-rise-and-fall/article18446891.ece(上网时间:2018年2月24日)海岸线上升,不仅对于海岸线较低的科摩罗、塞舌尔和毛里求斯等岛国是一种巨大的威胁,也对印度、孟加拉和印尼等国沿海地势较低地区居民的生命与财产以及生态产生重要影响。其二,资源过度开发、海洋污染严重等对印度洋海洋生态造成巨大挑战。据世界银行报道,2014年印度洋区域61%的海洋物种处于过度捕捞的状态,过度捕捞的国家包括印度、印尼、泰国、斯里兰卡等。 The Word Bank Group,http://www.worldbank.org/.(上网时间:2018年2月24日)而且,印度洋区域是世界重要能源通道,轮船油气泄漏事件时有发生,印度洋水域因海洋污染造成的损失每年达1亿美元以上。“印度洋沿岸国家因海洋污染每年损失近1亿美元”,http://yzs.mofcom.gov.cn/article/zcfb/201312/20131200424556.shtml(上网时间:2018年1月12日)因此,无论是过度开发还是海洋污染,不仅会给国家的经济带来巨大损失,也会严重影响海洋的生态。其三,经济开发与环境保护认知的不对称性,致使印度洋海洋环境持续恶化。陈林生等编:《海洋经济学导论》,上海财经大学出版社,2013年,第169页。一方面,环印联盟成员国人均财富偏低,导致这些国家对海洋进行更加集约和广泛的使用,使得限制对海洋资源的过度索取以减少对印度洋造成的不利影响变得更加困难。Charles S.Colgan,“The Blue of the Indian Ocean:Context and Challenges”,Journal of Indian Ocean Rim Studies,Vol.1,No.1,2017,pp.7-37.另一方面,在生态环境方面存在“公地悲剧”的现象,突出表现在环境与气候变化问题上。汪戎等编:《印度洋地区发展报告(2013)》,社会文献科学出版社,2013年,第59页。环印联盟成员国在追求自身发展的时候,面对蓝色经济发展理念与追求自身利益之间很难作出取舍,尤其是在“搭便车”侥幸心理的驱使下,成员国往往采取忽视环境发展而盲目追求经济利益的发展方式,从而使环印联盟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进入一种恶性循环,导致印度洋海洋环境的持续恶化。

第三,落后的基础设施建设与海洋科技水平。环印联盟主要是由发展中国家组成,除了澳大利亚、新加坡等国之外,大部分成员都是经济发展落后、基础设施不完善、科学技术水平较低的国家。因此,落后的海洋技术与基础设施对环印联盟发展蓝色经济而言,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美国康奈尔大学和英士国际商学院共同发布的《2017年全球创新指数》报告显示,除了新加坡和澳大利亚处在前列之外,其余成员国都排在后列。其中,也门在所有统计的国家中位居最后一名,孟加拉、莫桑比克、马达加斯加等国排在100名以后。World Intellectual Property Organization,“The Global Innovation Index 2017”,http://www.wipo.int/edocs/pubdocs/en/wipo_pub_gii_2017.pdf(上网时间:2018年2月16日)可见,在科技创新水平上,环印联盟整体上发展仍然比较滞后。但是,对于新型的蓝色经济发展而言,无论是在海洋资源的勘探和利用、海洋自然灾害的应对以及海洋环境风险管理等方面,科学技术创新无疑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Nicholas Kathijotes,“Blue Economy-Environmental and Behavioral Aspects towards Sustainable Coastal Development”,Procedia-Social and Behavioral Sciences,Vol.101,No.8,pp.7-13.一定程度上,科学技术发展水平的高低严重制约着海洋蓝色经济发展上限。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技术与资金的缺乏一直是制约环印国家基础设施建设落后的重要原因,基础设施的落后是制约环印大部分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瓶颈。邱昌情、刘二伟:“政治大国视域下的印度对非洲经济外交探析”,《南亚研究》,2012年第1期,第34页。 Spencer Ackerman,“Trump’s National Security Strategy Ignores Donald Trump”,The Daily Beast,Dec.18,2017.基础设施建设、技术水平与蓝色经济发展程度在一定意义上是相辅相成的,环印联盟海洋技术落后和基础设施不完善的现状,极大限制环印联盟在海洋油气开发、深海矿物开采、海洋能源综合利用等蓝色经济产业的发展。

(四)联盟相关合作机制存在不足。环印联盟虽然自2014年开始将蓝色经济作为联盟的重要发展领域,并多次召开相关的主题会议和研讨会,但除了通过一些宏观性的宣言和文件以外,并没有形成关于如何发展联盟内蓝色经济的具体合作机制,也没有具体的指导和约束成员国蓝色经济发展的法律性文件和纲领。到目前为止,环印联盟加强成员国和其他地区蓝色经济的发展合作主要存在三种形式:蓝色经济会议、蓝色经济研讨会以及具体领域的小组会议。在这些有关蓝色经济的会议中,从参与成员看,参与成员主要集中在联盟内的成员国,其他域外国家很少参与进来,这种合作主体的局限性不利于环印联盟与其他国家和地区就蓝色经济展开有效的互动和交流,造成了环印联盟与其他国际行为主体的蓝色经济领域合作机制严重不足。从会议讨论内容看,环印联盟召开多次会议的内容都是集中在蓝色经济的发展领域、理念等,很少涉及如何具体实施蓝色经济发展、如何加强成员国间蓝色经济合作机制建设以及约束成员国的海洋经济活动等,这在很大程度上使环印联盟的蓝色经济理念仅仅停留在理念制度设计层次上。◎

 
李次园
《国际研究参考》 2018年第04期
《国际研究参考》2018年第04期文献
100%安全可靠
7X18小时在线支持
支付宝特邀商家
不成功全额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