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信息网-创作、查重、发刊有保障。

人力资本对经济增长贡献度实证研究——基于安徽省和江苏省比较分析

更新时间:2009-03-28

引言

随着经济社会发展,人力资本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度逐渐增大。在探讨人力资本对经济增长的作用机制方面,国内外学者进行了大量研究。

Frederic等(2012)建立了技术进步、人力资本以及人口增长的内生模型,探讨了人力资本与人口在经济增长中的不同影响。Angus等(2013)通过构建人力资本积累的内生增长模型,揭示了影响长期经济增长的两种要素:技术创新和人力资本积累。Benjamin(2014)重新衡量了传统的人力资本存量测量方法,发现人力资本水平的不同是导致穷国和富国之间巨大收入差距的主要原因甚至是全部原因。Rodolfo等(2014)评估了人力资本在决定社会财富中的作用,发现不同国家的全要素生产率相差很小,但单位人力资本的效率水平有明显差别。张同斌(2016)研究了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转换机制,发现不断累积的人力资本对经济增长具有溢出效应。人力资本红利成为经济增长的新动力。王丽娟等(2017)对辽宁省物质资本、人力资本与经济增长的关系进行了实证分析,结果表明三者之间存在长期协整关系,在短期内物质资本对经济增长具有显著效应,在长期内人力资本对经济增长具有拉动效应。台航等(2017)指出,随着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中等教育型、高等教育型人力资本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度会逐渐增大。

另外,一些专家学者也在其他领域对人力资本进行了探讨。刘伟等(2014)研究了人力资本转移(从物质生产部门转移到教育部门)对人力资本积累速度的影响。王桂兰等(2015)等研究了文化发展与经济发展之间的关联性。张旭等(2015)构建了经济增长与人力资本系统模型,通过实证考察我国31个省区市经济增长作用于人力资本的路径特征与影响强度,发现经济发展水平的高低对人力资本影响程度的强弱存在正相关关系。Li等(2017)研究了中国经济,研究发现,劳动力数量增加和劳动产出率提高是促进中国经济发展的两大原因。中国应通过加强农村教育、提高教育经费投入来提高人力资本的水平。巩崇一等(2017)分析了人力资本不平等与全要素生产率的关系。李静等(2017)认为在经济转型过程中,人力资本市场化配置可能失灵,引发错配,致使创新动力不足。可以通过提升社会的信息共享和知识传递水平,扩大人力资本外溢渠道,推动整个社会的创新。

纵观以上研究成果,可以发现国外学者大多通过建立内生增长模型,从人力资本的角度解释某个经济体经济增长机制、不同经济体之间经济增长差异。国内学者除了探讨人力资本对经济增长的短期效应和长期效应等,还通过研究人力资本水平及投资差异,分析人力资本对不同地区经济影响的差异。尽管也有学者在分析中提及了如何提高人力资本水平,但只是结论性的概括,均未通过建立计量模型进一步研究影响人力资本产出效应的内在因素。本文参考作者已有工作(张桅,2017),首先建立模型、采集数据,以人力资本代替传统的劳动力变量进行回归分析,对结果进行评估,然后由实证结果还原经济发展现状,通过计量模型深入探究影响人力资本存量及产出弹性的内在因素,提出具有可操作性的政策建议。已有研究表明安徽省人力资本存量与经济发展方式转变水平之间存在长期均衡关系(马芒 等,2016),本文选取安徽、江苏两省为研究对象,利用两省的投资要素及经济发展数据进行比较分析,研究人力资本对经济增长的作用机制,研究结论更具有现实意义,因为这两个省份的地理条件相近、自然资源禀赋相似,但两省的经济发展水平差距较大。

一、理论模型及数据说明

()理论框架

人力资本理论经历了古典经济增长理论、新古典经济增长理论和新经济增长理论三个发展阶段。古典经济增长理论确立了人力资本的萌芽思想,但却没有真正地把劳动当作一种资本来进行计算。新古典经济增长理论认识到了技术进步对经济增长的促进作用, 但却把技术进步看作是一种外生变量,因此理论本身无法对劳动力增长率和技术进步率做出解释。

新经济增长理论把技术进步作为一种内生变量来构建一系列新经济增长模型。Romer(1990)在其著作《内生的技术变化》中引入了人力资本变量,指出促进经济规模收益递增的两个主要原因:专业化的人力资本和特殊知识。Lucas(1988)在其著名论文《论经济发展的机制》中,结合舒尔茨的人力资本理论和索洛模型,以乌沙华模型为基础提出新的观点:人力资本是教育投资的积累,专业化的人力资本是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在一个有效率的经济增资体系中,较高的物质资本积累需要相应的人力资本配套。

本文根据新经济增长理论中的人力资本思想,用人力资本水平的差异解释省际经济发展的差别,并探讨影响人力资本水平差异的因素。

()模型选用及数据采集

1.模型选用

新经济增长理论把新古典增长模型中劳动力的定义扩大为人力资本,其概念不仅包括劳动力的数量, 还包括劳动力的质量等。新经济增长理论将人力资本融入经济数学模型,像用生产函数分析投入产出那样来分析物质资本和人力资本的投入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从而提出了一系列以人力资本为核心的经济增长模型。本文就选用了最为经典的,最具有广泛适用性的柯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作为理论模型基础,融入人力资本的概念,构建经济增长模型,并分析影响人力资本水平的内在因素。传统的柯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在考察要素投入时只考虑了劳动力的数量,但是劳动力在质量上存在着较大的差异(姜超,2013)。为了体现劳动力质量,本文改进了传统的柯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用人力资本存量代替劳动力数量进行实证分析,建立有效劳动投入模型,所用的表达式如下:

Yt=At(Kt)α(Ht)β

(1)

该式中,Yt代表生产总值,At代表技术进步,KtHt分别代表物质资本存量和人力资本存量,αβ分别代表物质资本的产出弹性系数和人力资本的产出弹性系数,t代表时间。

2.生产总值数据

一个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通常用该地区的生产总值来衡量。安徽省和江苏省1998—2015年的生产总值(Yt)数据见图1(根据安徽省统计年鉴和江苏省统计年鉴计算得出)。

由图1可以看出,1998年至2015年间,安徽省历年的生产总值均远低于江苏省生产总值,几乎只为江苏省生产总值的三分之一,说明安徽省的经济发展水平远低于江苏省。

如今,在互联网技术飞速发展的背景下,“互联网+各种传统行业”也已经成了引领当前时代发展的重要标识。但是,互联网+与传统行业之间的结合,并不是这两者简单的相融,而是借助具有信息通讯技术的互联网平台来对传统的行业进行有效的改变和创新,从而形成一种新的发展方向。因此,在旅游方面,“互联网+旅游”也已经成了各个旅游企业的主要竞争方式,乡村生态旅游也开始积极地加入到了“互联网+”的行列当中。

Kt=Kt-1(1-δ)+It

物质资本存量的度量方法主要有戈德斯的永续盘法和乔根森的资本租赁价格法(李京文,1993)。资本租赁价格法主要考察的是物质资本的价格,价格是未来所有物质资本服务的折现值,目前我国无法提供所有物质资本服务的价格,因而不好计算其折现值。物质资本价格的另一衡量方法是利率,但是我国的利率由中国人民银行根据市场变化进行调整,无法准确反馈市场的供求关系(李子奈 等,2002)。基于上述原因,本文采用永续盘存法度量物质资本,所用公式如下:

3.物质资本存量指标的测度

(2)

其中Kt表示第t年的资本存量,Kt-1表示第t-1年的资本存量,δ表示折旧率,It表示在第t年调整后的实际资本投资总额。本文以安徽省和江苏省的固定资本投入来测算物质资本存量,以1998年为基期,采用1998年的固定资本投入除以10%作为确定基期资本存量的依据,在折旧率的选取上釆用全国的平均水平5%(胡永远,2003)。具体计算结果见表1。

 

1 安徽省与江苏省生产总值

 

1 安徽省和江苏省物质资本存量(单位亿元)

  

年份安徽省物质资本存量江苏省物质资本存量年份安徽省物质资本存量江苏省物质资本存量19987290.3125355.00200720880.1065221.1319997699.6726829.90200826636.0577020.5220008181.3628483.84200934567.4392119.3720018736.4030362.60201044688.49109156.4320029432.9032693.71201154601.85130013.26200310438.9736394.83201266926.70155219.18200411831.2541402.68201381831.49183440.74200513760.6548072.25201498996.21215821.45200616617.2855740.062015118011.95250935.55

数据来源:根据安徽省统计年鉴和江苏省统计年鉴计算得出

4.人力资本存量指标的测度

其中,β0为常数项,β1β2β3β4为待估系数,μt为随机误差项,t为时间, Ht代表人力资本存量,Et代表教育经费投入,Nt代表平均受教育程度,St代表科技活动人员,Tt代表技术市场成交额。

Ht=∑HEit*hi

lnYt=lnAt+αlnKt+βlnHt+μt

(3)

其中Ht为人力资本存量,HEit代表不同层次劳动力数量,hi代表不同层次劳动力受教育年限,这里分为5个层次:未受教育、小学、初中、高中、大专及以上,受教育年限分别为0年、6年、9年、12年、16年。该分层方法比较符合中国的实际教育层次情况,简明扼要,且受教育年限与接受教育的人力资本投资有较强的正相关性(彭亚,2012)。人力资本存量是通过将各类受教育年限劳动者的占比按照受教育年限加权求和得到,具体计算结果见表2。

 

2 安徽省和江苏省人力资本存量(单位万人*)

  

年份安徽省人力资本存量江苏省人力资本存量年份安徽省人力资本存量江苏省人力资本存量199820639.2825128.27200728611.4840167.72199921640.9325800.07200829779.7340845.54200022337.2126084.26200930811.3740997.54200123376.8827636.60201030223.2940882.74200223403.7533830.18201131208.3243107.12200324236.9834369.42201231997.5543991.15200424755.2134998.48201332308.8344281.55200524045.7837243.34201433612.6143827.92200625313.3638529.13201535326.1545158.50

数据来源:根据安徽省统计年鉴和江苏省统计年鉴计算得出

二、实证研究及结果分析

注重小学生的核心素养发展,就是注重小学生的学习能力,语言能力,文化意识和思维品质的发展。而这些能力的培养需要一个过程,也需要切合实际的方法,所以说在小学英语教学中,要注重教学过程和方法,注重培养学生的综合能力,以此提升学生的核心素养。

共3例患者发生牵引相关并发症,2例牵引过程中出现盆针皮肤切割伴感染,1例牵引过程中出现颅钉松动、脱落,所有患者经清创缝合、抗感染对症处理后均痊愈。

据有关数据显示,我国三大汽车集团的年人均劳动生产率为6.5辆整车,日本丰田汽车公司则高达21.33辆整车。以天津一汽夏利汽车公司为例,2003年前9个月净利润为4.694亿元,而其中,它与丰田汽车的合资企业贡献了主要利润。这家合资企业同期净利润达到7.937亿元,而它生产的车辆总数还不及一汽夏利的一半。 可见,提高企业效能已经成为我国企业一个不容回避而且非常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4)

其中,αβ为待估系数,μt为随机误差项,t为时间,Yt代表生产总值,Kt代表物质资本存量,Ht代表人力资本存量。

本发明公开了一种利用钼尾矿代替黏土制备普通硅酸盐水泥熟料的方法,它涉及建筑材料制备技术领域。将原料石灰石、钼尾矿和调整剂以质量百分比分别为70%~85%、5%~20%、0%~10%进行混合,待搅拌均匀后,将混合料进行粉磨制成生料,将生料输送至干法回转窑系统中煅烧,煅烧结束后冷却后形成普通硅酸盐水泥熟料。利用钼尾矿工业固体废弃物生产普通硅酸盐水泥熟料,其不仅可以代替黏土,保护耕地,消耗了对社会环境有害的工业废弃物,为工业废料的绿色处理提供了一种途径。钼尾矿是选钼、选铁后剩下的固体物理,选钼选铁过程中已经进行磨矿,因此磨粉成本有所降低。

分别把上文表中的数据带入回归模型,并通过EVIEWS软件分别对安徽省和江苏省的物质资本弹性和人力资本弹性进行估计。

1)低压配电系统。现场施工运行作业使用电,从变压器引出主电源至防爆配电柜,分别为高压分离器、低压分离器、数采综合营房、电泵装油系统及相关自动化仪器仪表、视频监控、电伴热等设备供电。另在数采综合营房配备UPS不间断电源,为相关自动化仪器仪表及视频监控进行紧急供电,从而确保现场工艺装置的安全运行。

() 安徽省的回归结果

根据安徽省的有关数据进行回归,得出结果见表3。

 

3 安徽省的数据回归结果

  

变量相关系数标准误t统计量P值常数项-5.9614353.379490-1.7640040.0981LnK0.6234580.0695098.9694450.0000LnH0.8422070.3970642.1210840.0510R20.992764因变量均值8.895000调整的R20.991799因变量标准差0.739843回归标准误0.066998赤池信息准则-2.417286残差平方和0.067332施瓦茨准则-2.268890对数似然函数值24.75557汉南-奎因准则-2.396824F统计量1029.001杜宾-瓦特森统计量0.671895F统计量概率0.000000

()江苏省的回归结果

根据江苏省的有关数据进行回归,得出的回归结果见表4。

 

4 江苏省的数据回归结果

  

变量相关系数标准误t统计量P值常数项-10.601701.415160-7.4915180.0000LnK0.7404580.04640115.957760.0000LnH1.1818650.1766796.6893320.0000R20.993758因变量均值10.04111调整的R20.992926因变量标准差0.791052回归标准误0.066533赤池信息准则-2.431229残差平方和0.066399施瓦茨准则-2.282833对数似然函数值24.88106汉南-奎因准则-2.410767F统计量1194.090杜宾-瓦特森统计量0.929358F统计量概率0.000000

()各要素对经济增长贡献度对比分析

上述实证分析结果表明,在相同的经济假设条件下,江苏省单位人力资本的增加带动更高的产出增长,说明江苏省的人力资本水平高于安徽省。影响安徽省人力资本水平的内在因素有哪些?如何提高人力资本水平?这是安徽省提高经济发展水平、缩小区域经济差距需要考虑的重要问题。本文将教育和科技作为两大要素,探讨其对人力资本存量水平的影响。教育方面选取教育经费投入、平均受教育程度两个因素,科技方面选取科技活动人员数量、技术市场成交额两个因素,构建回归模型,进行实证分析。所用回归方程如下:

三、人力资本贡献度影响因素分析及启示

从回归结果看,两省的方程拟合优度均较高。安徽省拟合优度为99.28%,常数项和自变量的估计系数的检验也有很高的拟合程度,因此由估计系数可以评价各个变量因素的产出弹性系数。安徽省物质资本弹性系数为0.62,说明物质资本投入每增加1%,经济增长率上升0.62个百分点;人力资本弹性系数为0.84,说明人力资本投入每增加1%,经济增长率上升0.84个百分点。江苏省拟合优度也比较高,达到99.38%,常数项和自变量的估计系数的检验有较高的拟合度。江苏省物质资本弹性系数为0.74,说明物质资本投入每增加1%,经济增长率上升0.74个百分点;人力资本弹性系数高达1.18,说明人力资本投入每增加1%,经济增长率上升1.18个百分点,人力资本对于经济增长贡献非常显著。上述分析可以看出,安徽省人力资本的产出弹性远低于江苏省。由此推断,安徽省人力资本水平低、人力资本对经济增长贡献度低,从而造成安徽省经济发展水平低于江苏省。

lnHt=β0+β1lnEt+β2lnNt+β3lnSt+β4lnTt+μt

场地仅钻孔(CK3、CK9-10、ZK10-11、ZK14-15、ZK18、ZK21) 有揭露,揭露层厚2.20~3.40m,平均厚度 2.91m;层顶高程-0.75~0.60m,层顶深度 3.20~4.40m。

国家或地区的创新产出根植于微观组织,微观组织以企业和相关科研院所为主。经济政策不确定性主要影响企业对创新行为的选择,进而决定国家或地区的创新总产出。已有研究表明,政策不确定性对企业创新行为的影响具有两种截然相反的效果:政策不确定性的提高导致研发投资减少[7,8]; 或导致研发投资的增加[6]。 本文将这两种效果称为创新抑制与创新促进假说。

以上文中所述的柯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作为分析的基础,对要素产出弹性αβ进行估计,由表达式(1)建立的回归方程如下:

(5)

人力资本存量的主要衡量方法有收入法、成本法和受教育年限法。收入法是用市场条件下不同人力资本对应的预期工资度量,成本法是通过人力资本投资额来度量,受教育年限法是用劳动者所受教育的年数来计算人力资本存量。因为劳动者所受教育的年数数据容易获得,故本文采用受教育年限法度量人力资本,计算公式如下:

本文的研究年份为1998—2015年,根据回归模型所含变量,分别带入安徽省生产总值、教育经费投入金额、平均受教育年限、科技活动人员数量、技术市场成交额的数据,利用EVIEWS软件进行回归分析,得出结果见表5。

1、灌溉渠道监测。监测结果显示:江华水库周边为林地分布,沟渠分布较少,灌区的宁远县内耕地分布较多的地方沟渠分布较多,道县、江永的耕地区有部分沟渠分布。由于扩建后监测采用的影像为2017年度9-11月,灌区的渠道建设工程到监测时间还未全部完成,本监测仅提取了影像上可明显识别的灌溉渠道进行分析。根据灌区规划数据统计,工程将新建干渠以上渠道240公里、支渠170公里,扩建后的灌区将成为湖南省最大的灌区,扩建最大的效益就是灌溉效益。

 

5 安徽省人力资本影响因素回归结果

  

变量相关系数标准误t统计量P值常数项7.9609970.12808062.156240.0000LnE0.0313620.0128242.4455020.0295LnN0.9600070.08149411.780130.0000LnS0.0326840.0139912.3361420.0361LnT0.0304770.0104862.9065540.0123R20.997559因变量均值10.20588调整的R20.996807因变量标准差0.168092回归标准误0.009498赤池信息准则-6.245393残差平方和0.001173施瓦茨准则-5.998068对数似然函数值61.20854汉南-奎因准则-6.211290F统计量1327.949杜宾-瓦特森统计量2.740706F统计量概率0.000000

从EVIEWS的回归结果看,方程的拟合优度很高,所有系数为正且通过了显著性水平检验,因此可以从估计系数来评价各个变量对人力资本存量水平的影响程度。

()教育经费投入

从回归结果可以看出,教育经费投入弹性系数为0.03,说明教育经费投入对人力资本存量有着正向的影响作用,教育经费投入越多,人力资本存量水平越高。

根据最新发布的统计数据可知,2015年安徽省教育经费投入1157.85亿元,江苏省教育经费投入2246.38亿元。中国教育经费统计年鉴表明,安徽省历年的教育经费投入水平均低于江苏省,即使近年来安徽省教育经费投入增速加快,在2015年也只达到江苏省的一半水平。因此,安徽省的教育经费投入不足是导致安徽省的人力资本存量水平低于江苏省的重要原因。安徽省需要增加教育资金投入,在提高原有财政拨备的同时,广泛吸引民间资金和其他社会投资,丰富教育资金的来源。

()平均受教育程度

从人力资本存量的度量方法可知,平均受教育程度与人力资本存量密切相关。回归结果表明,平均受教育程度对人力资本存量的影响系数高达0.96,说明增加平均受教育程度将显著提高人力资本存量水平。

(三)意外伤害保险不到位 个别区县原来由乡镇站为防疫员购买了100元/年的意外伤害保险,除沿滩区外,后来基本都停了。防疫员年龄偏大,走村串户,对每家的猪圈翻进翻出,农村几乎家家户户都有狗,难免摔伤或被狗咬伤。虽然,村级防疫员由村级组织聘用,但其工作主要由畜牧部门安排,应该呼吁解决他们的实际困难。

通过查阅两省的统计年鉴可知,近年来安徽省的人力资本中大专以上学历的占比几乎只有江苏省的一半水平。同时,安徽省文盲人数占比普遍高于江苏省,因此安徽省的平均受教育年限远低于江苏省。劳动者平均受教育程度低是导致安徽省的人力资本产出弹性低于江苏省的重要原因,因为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劳动者,特别是文盲劳动者,主要从事的是简单机械的体力劳动,劳动产出附加值低。安徽省应借助丰富的教育资源,在大力发展高等教育的同时,全面推动省内各地区义务教育及各层次职业教育,努力提高劳动者平均受教育程度,从而提高人力资本存量水平,增加人力资本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度。

(2) 产气能力。按5×106CFU/mL接种量向装有模拟酒(乙醇体积分数为10%(V/V))的艾氏发酵管中接种经不同方式活化的酵母菌,于28℃下静置培养24 h,测定产气量(mL) [18]。

()科技活动人员

从回归结果可以看出,科技活动人员数量的弹性系数为0.03,说明科技活动人员的数量对人力资本存量有正向影响作用,增加科技活动人员可以对人力资本存量起到拉动作用。

通过查阅两省统计年鉴可知,安徽省科技活动人数远远低于江苏省,且本科以上学历科技活动人员占比的增长速度低于江苏省。由此可以推断,科技人员的缺失,特别是具有高学历科技人才的缺失,是导致安徽省人力资本存量水平及产出弹性低于江苏省的重要原因。为了提高人力资本存量水平,增加人力资本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度,安徽省必须尽快改变科技人才储备不足的现状,提高人力资本中高技术人员占比,利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中国科学院物质科学研究院位居合肥的有利条件,协同省内各重点院校、科研院所,构建高技术人才培养基地,加快培养科技人才,增加高学历科技活动人员数量。

()技术市场成交额

从回归结果可以看出,技术市场成交额的弹性系数为0.03,说明技术市场成交额对人力资本存量有着正向的影响作用,技术市场的成交额越高,人力资本存量水平越高。

根据最新发布的统计数据可知,2015年安徽省技术市场成交额190.47亿元,江苏省技术市场成交额572.92亿元,安徽省技术市场的成交额远低于江苏省。中国统计年鉴表明,历年来安徽省技术市场成交额几乎只有江苏省的五分之一。因此,安徽省技术市场成交额水平低是造成安徽省的人力资本存量水平低于江苏省的重要原因。安徽省要加快完善技术市场服务体系,积极服务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和高新区创新创业发展,制定有利于高新技术产业化的相关政策,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优化科技资源配置,促进产学研结合,集技术咨询、开发、转让于一体,激发科研人员创新创业热情,对技术交易市场、技术转移机构的科技成果转移转化给予财政补贴,从而促进成果转化、提高技术市场的成交额。

卓别林有一句很幽默的名言:“人们为我欢呼,是因为他们对我了如指掌;人们为爱因斯坦欢呼,是因为没人弄得懂他。”的确,电影不同于高深的物理理论,卓别林用最直接的方式向不同层次的观众们传达着自己想要表达的观点,这是人们喜欢他的原因。

四、结论

安徽省在1998年至2015年间的生产总值均远低于与其相邻的江苏省,尽管近几年安徽省的经济发展速度较快,但与江苏省相比仍有较大差距。为了探讨产生经济发展水平差距的原因,本文选取这两个省份的投资要素及经济发展数据进行实证分析,结果发现,安徽省的物质资本产出弹性略低于江苏省,但人力资本的产出弹性远低于江苏省。由此推断,安徽省人力资本水平低、人力资本对经济增长贡献度低是造成安徽省经济发展水平低于江苏省的主要原因。为了探讨影响人力资本水平及贡献度的内在因素,本文选用安徽省的教育经费投入、平均受教育程度、科技活动人员数量、技术市场成交额等四个变量,构建回归模型,进一步进行实证分析,结果表明,这四个变量对人力资本存量水平均有着正向的影响作用。据此提出,安徽省必须积极筹措资金,加大教育经费投入,借助丰富的教育资源,在大力发展高等教育的同时,全面推动义务教育及各层次职业教育,努力提高劳动者平均受教育程度,加快培养科技人才,特别要注重增加高学历科技活动人才。另外,还要注意完善技术市场服务体系,制定有利于技术产业化的相关政策,构建有利于成果转化的良好环境,提高技术市场的成交额,利于技术创新助力经济增长。

当前,安徽省经济发展已进入快车道。2016年安徽省全年生产总值达到24117.9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上年增长8.7%,高等教育毛入学率46.9%,比上年提高6.3个百分点。2015年3月中央将安徽省列为系统推进全面创新改革试验省份,2016年6月中央同意进行合芜蚌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建设。相信安徽省依据自身发展优势,借助地方优惠政策,抓住国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一带一路”建设等重大战略机遇,通过加大人力资本投入,一定能中部崛起,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

参考文献

巩崇一,柴时军.2017.人力资本不平等对全要素生产率的影响研究[J].经济经纬(2): 87-92.

胡永远.2003.中国居民人力资本投资研究[M].长沙:湖南人民出版社.

姜超.2013.安徽省人力资本与其经济增长关系的实证研究[D].合肥工业大学.

李静,楠玉,刘霞辉.2017.中国经济稳增长难题:人力资本错配及其解决途径[J].经济研究(3): 18-31.

李京文.1993.生产率与中美日经济增长研究[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李子奈,鲁传一.2002.管理创新在经济增长中贡献的定量分析[J].清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 25-31.

刘伟,张鹏飞,郭锐欣.2014.人力资本跨部门流动对经济增长和社会福利的影响[J].经济学(季刊)(2): 425-442.

马芒,吴石英,江胜名. 2016.安徽人力资本与经济发展方式动态关系:多维度再检验[J].华东经济管理(6):19-24.

彭亚.2012.人力资本与经济增长——基于安徽和江苏两省的对比分析[D].南京大学.

台航,崔小勇.2017.人力资本结构与经济增长——基于跨国面板数据的分析[J].世界经济文汇(2): 48-71.

王桂兰,宋良. 2015. 河南文化发展与经济发展的关联性研究——基于与全国及京沪粤同期的比较[J].河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5):84-88.

王丽娟,陈飞.2017.人力资本与经济增长的动态关联性研究——基VAR模型[J].经济问题(7): 32-36.

张同斌. 2016.从数量型“人口红利”到质量型“人力资本红利”——兼论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转换机制[J]. 经济科学(5): 5-17.

张桅.2017.人力资本对安徽省第三产业贡献度研究[J].安徽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 151-156.

张旭,陈希兰,逯进. 2015. 中国省域经济增长对人力资本影响的系统动力学分析[J].经济经纬(4): 132-137.

ANGUS C C, GUIDO C, CHIH-HSING L. 2013. Endogenous fertility and human capital in a Schumpeterian growth model[J].Journal of Population Economics,26(1): 181-202.

BENJAMIN F J. 2014. The human capital stock: a generalized approach[J].The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104(11): 3752-3777.

FREDERIC T, PONGSAK L. 2012. R&D, human capital, fertility, and growth[J].Journal of Population Economics,25(3): 923-953.

LI H B, PRASHANT L, SCOTT R, et al. 2017. Human capital and China’s future growth[J].The 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31(1): 25-47.

LUCAS R E. 1988. On the mechanics of economic development[J]. Journal of Monetary Economics, 22(1): 3-42.

RODOLFO E M, ANANTH S. 2014. Human capital and the wealth of nations[J].The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104(9): 2736-2762.

ROMER P M. 1990. Endogenous technological change[J].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98(5): 71-102.

 
胡艳,张桅
《经济经纬》 2018年第03期
《经济经纬》2018年第03期文献
100%安全可靠
7X18小时在线支持
支付宝特邀商家
不成功全额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