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信息网-创作、查重、发刊有保障。

《左传》易筮的叙事功用*

更新时间:2009-03-28

《左传》中的易筮描写,是春秋时代人们思想文化的反映,对当时思想文化的具有一定的认识作用。使后人理解在当时理性精神崛起的同时,传统的文化思想仍以惯性的方式延续着。然而从文学叙事的角度,却可以看到《左传》的易筮描写在人物刻画、情节展开方面也起到了特定的作用。

人物刻画

《左传》的易筮描写,在直接描写易筮主体、易筮过程、以及易筮结果的同时,也间接达到了通过易筮刻画人物形象的作用。这种作用既表现在通过易筮揭示人物命运、对人物进行道德评价,也可以通过易筮反映复杂的人物关系。

生命观念培育的过程(图1)一般是,通过观察和实验,对生命现象、生命特征和生命活动规律建立感性认识;再通过抽象、概括等理性思维,对感性的认识进行提炼、升华,形成生物学概念;随后将已有的概念进一步加工、整合,构建概念网络,建立对生命本质的整体理解,即为“生命观念”。在解决新的生物学问题时,学生可以根据已有的生命观念进行假设、解释或决策。

首先,通过易筮揭示人物命运。在《左传》描写的易筮中,有一类是对人物命运的预测。在人物出生或年少之时进行易筮,对人物的命运进行预测,交代人物一生中重大而有影响的事件。如敬仲年少时,周史对他的命运的预测。其文见于庄公二十二年:

陈厉公,蔡出也,故蔡人杀五父而立之。生敬仲。其少也,周史有以《周易》见陈侯者,陈侯使筮之,遇《观》之《否》,曰:“是谓‘观国之光,利用宾于王’。此其代陈有国乎?不在此,其在异国;非此其身,在其子孙。光,远而自他有耀者也。《坤》,土也;《巽》,风也;《乾》,天也;风为天;于土上,山也。……风行而著于土,故曰其在异国乎!若在异国,必姜姓也。姜,大岳之后也。山岳则配天。物莫能两大。陈衰,此其昌乎!”[1]222-223

前一初字,交代事件缘起。“初,穆子去叔孙氏,及庚宗,遇妇人,使私为食而宿焉。问其行,告之故,哭而送之。适齐,娶于国氏,生孟丙、仲壬。梦天压己,弗胜。顾而见人,黑而上偻,深目而豭喙。号之曰:‘牛!助余!’乃胜之。旦而皆召其徒,无之。且曰:‘志之。’”[1]1256叔孙穆子之兄宣伯与成公之母穆姜私通,又谋去季孙与孟孙。穆子担心引起祸患,因而私离其族,去叔孙氏以避宣伯之难。在庚宗结识竖牛之母与之私通,后梦见有人帮助自己,为后面竖牛出场埋下伏笔。

周史为敬仲所筮之卦为《观》之《否》,他从变爻爻辞和卦象两方面进行预测。首先看变爻爻辞,《观》之《否》即《观》之六四,变爻为四爻,其爻辞为“观国之光,利用宾于王”,周史的结论是“此其代陈有国乎?”其次从卦象分析,《观》卦卦象,下卦《坤》,土也。上卦《巽》,风也;变卦《否》,下卦《坤》,土也。上卦《乾》,天也。上卦《巽》变为《乾》,乃是风为天;《否》的互卦为《艮》,山也;其结论是风行而著于土,故曰其在异国乎!周史的预测结论和懿氏之妻的占卜结果不谋而合,只不过“凤皇于飞,和鸣锵锵,有妫之后,将育于姜。五世其昌,并于正卿。八世之后,莫之与京”的卜辞更形象而富于诗意。

其次,《左传》在刻画人物时,经常通过易筮表现作者对人物的道德评判。这也是《左传》刻画人物的一个手段。如襄公九年穆姜薨于东宫的描写:

穆姜薨于东宫。始往而筮之,遇《艮》之八。史曰:“是谓《艮》之《随》。《随》其出也。君必速也。”姜曰:“亡!是于《周易》曰:‘《随》,元亨利贞,无咎。’元,体之长也;亨,嘉之会也;利,义之和也;贞,事之干也。……今我妇人,而与于乱。固在下位,而有不仁,不可谓元。不靖国家,不可谓亨。作而害身,不可谓利。弃位而姣,不可谓贞。有四德者,《随》而无咎。我皆无之,岂《随》也哉?我则取恶,能无咎乎?必死于此,弗得出矣。”[1]964-966

晋侯求医于秦,秦伯使医和视之,曰:“疾不可为也,是谓近女,室疾如蛊。非鬼非食,惑以丧志。良臣将死,天命不佑。”公曰:“女不可近乎?”对曰:……赵孟曰:“谁当良臣?”对曰:“主是谓矣。主相晋国,于今八年,晋国无乱,诸侯无阙,可谓良矣。和闻之,国之大臣,荣其宠禄,任其大节。有灾祸兴,而无改焉,必受其咎。今君至于淫以生疾,将不能图恤社稷,祸孰大焉?主不能御,吾是以云也。”赵孟曰:“何谓蛊?”对曰:“淫溺惑乱之所生也。于文,皿虫为蛊。谷之飞亦为蛊。在《周易》,女惑男,风落山谓之《蛊》。皆同物也。”赵孟曰:“良医也。”厚其礼归之。[1]1221-1223

但细味此篇文字,医和对于良臣赵武的批评,从彼此对话中可以隐约感受。作为一国执政大臣,明知君主沉溺女色,灾祸将兴,却不能劝谏君主,使其改过自新,因而要受其咎。在《国语?晋语》中,关于这一事件也有相关的记载。只不过二人的对话,火药味更浓烈一些。赵文子直接质问:“武从二三子以佐君为诸侯盟主,于今八年矣,内无苛慝,诸侯不二,子胡曰‘良臣不生,天命不祐’?”医和则针锋相对回答:“自今之谓。和闻之曰:‘直不辅曲,明不规闇,拱木不生危,松柏不生埤。’吾子不能谏惑,使至于生疾,又不自退而宠其政,八年之谓多矣,何以能久!”对赵武直接进行批评,赵武不服,认为医生只应管好治病救人,不应插手国家治理。医和以“上医医国,其次疾人,固医官也”来回应文子。在《左传》中,虽不像《国语》那样直接,但通过医和的诊断,从其与赵武对话中,也可以对晋侯、赵武君臣关系一窥究竟。医和认为蛊是淫溺惑乱之所生也,“于文,皿虫为蛊。谷之飞亦为蛊。在《周易》,女惑男,风落山谓之《蛊》。皆同物也。”从文字书写、生活经验、易象申发三方面,认为是蛊是淫溺惑乱之所生。从易象上看,《蛊》卦《巽》下《艮》上,女惑男,风落山,山者高而静,风者宣而疾,有似君处上而安静,臣在下而行令也。但遇到臣下所为“宣而疾”有不合礼时,那么君主无奈只好采取“高而静”的策略以自保。赵文子谥号文,乃良谥,足见其为人,医和本人也称之为良臣。但春秋时晋国公室动荡的历史经验与现实处境,不能不给君主以警醒。远者不说,平公父亲厉公就被臣下所弑的现实,不是一时就能忘怀的。况且良臣赵武也有不合礼的行为,《国语·晋语》记载“赵文子为室,斫其椽而砻之,张老夕焉而见之,不谒而归”,赵文子用不符合卿的身份标准为室,张老提出批评:“天子之室,斫其椽而砻之,加密石焉;诸侯砻之;……今子贵而忘义,富而忘礼,吾惧不免,何敢以告。”在这种情况下,晋侯好琴瑟、近女乐的自污行为,未尝不是一种保护性策略。

穆姜作为成公之母,却与作为臣下的叔孙氏宣伯私通,并威胁成公除去季孙、孟孙,并有替换成公之意。在失败之后被迫迁于东宫,始往而筮之,遇《艮》之八,乃是《艮》之《随》,史官做出《随》乃出走的占断,要其速出,但穆姜否决史官的建议。她认为自己作为妇人而与于乱,不符合《随》卦所要求的元亨利贞的道德标准。之所以做出如此决定,一方面是由于自己以往的所作所为不符合礼乐道德标准,另一方面则是根据《周易》占断“不可诬也”的原则所做出的判断。

《左传》易筮在情节展开上,其功用在于使叙事层次脉络清晰,严整有法。昭公四年、昭公五年鲁国发生了竖牛之乱。此篇文字以两个初字结构篇章,在谋篇布局上独具特色。

再次,《左传》通过易筮表明人物之间复杂的关系。如晋侯求医于秦的人物关系,通过看病、论乐、易筮评论体现出来的。其文见于昭公元年:

在叔孙穆子出生时,其父庄叔以《周易》占筮其命运,楚丘就卦象对叔孙穆子的命运进行了预测。通过楚丘的占辞,可以看出这一卦实际上集中地预测了叔孙穆子后半生,也就是竖牛之乱。所遇卦乃是《明夷》之《谦》。《明夷》,《离》下《坤》上,初九阳爻变阴爻,即《艮》下《坤》上为《谦》卦。《明夷》初九曰:“明夷于飞,垂其翼。君子于行,三日不食。有攸往,主人有言。”杜注“离为日,为鸟,变离为谦,日光不足,故当鸟。鸟飞行,故曰于飞”,仿佛鸟儿飞行时,垂其羽翼一样,君子行路时,遇到不食的困境。爻辞以比兴的手法、象征的语言,写出叔孙穆子遭遇竖牛之乱的悲凉命运。楚丘“是将行,而归为子祀。以谗人入,其名曰牛,卒以馁死”的占断之辞,更是将叔孙的命运展现在读者面前。“是将行,而归为子祀”写叔孙避宣伯之难而出奔,后归国为卿而奉祭祀。“以谗人入,其名曰牛”叙叔孙听信竖牛谗言,对两个儿子采取非常手段,杀孟丙、逐仲壬。“卒以馁死”则书叔孙穆子最后饿死的结局。

情节展开

篇中三个人物形象均给人以深刻印象。晋君平公荒于政事,亲近女色,不知节制,身染重疾;良臣赵武,竭忠尽智,主政八年期间,使晋国无乱,诸侯无阙;医和则博学多才,对于乐、医、易无所不通,治病、观人准确无误。

1.政府。政策供给在产业发展初期的导向性非常明显,合理引导产业发展、功能结构布局、宣传造势都需要政府的大力支持。广西全区要加快落实扶持健身休闲产业发展的各项土地、税收、资金等政策优惠,推进健身休闲项目的立项和建设。降低大型体育场馆、各类健身休闲场所等企业税费成本,加大对符合条件的场馆财政补助力度。重视区域联动宣传造势,推进休闲健身平台的建设,采取多样化的宣传方式,对全区健身休闲动态与发展规划实时推送,给市场提供灵活的信号。同时加强产业专题培训,增强对健身休闲企业和社会组织的服务和监管。

按照“群众投工投劳、专项项目投入、政府补助资金”的原则,州政府落实专项补助资金,统一购置鼠用饵料、防鼠毒素,组织动员群众对鼠害发生较为严重的草场进行集中连片防治。按照“整体规划、分步实施、压茬推进”的原则,利用有效时间对全州发生鼠害草场进行集中连片防治,控制草原鼠害,促进农牧民群众增产增收,有效保护草原生态环境

后一初字则追叙叔孙穆子初生占易以总结通篇,段落明整有法。其文如下:

初,穆子之生也,庄叔以《周易》筮之,遇《明夷》之《谦》,以示卜楚丘。楚丘曰:“是将行,而归为子祀。以谗人入,其名曰牛,卒以馁死。……《离》,火也;《艮》,山也。《离》为火,火焚山,山败。于人为言,败言为谗,故曰:‘有攸往,主人有言’,言必谗也。纯《离》为牛,世乱谗胜,胜将适《离》,故曰‘其名曰牛’。谦不足,飞不翔,垂不峻,翼不广,故曰‘其为子后乎’。吾子,亚卿也,抑少不终。”[1]1263-1265

双肺上叶可出现多发的片絮状、斑块状等影像,其余肺叶、肺段出现不同形态的播散灶,可出现斑片状、结节状、索条状等影像表现。

何东在上,何西何北在下,三人边扭边唱:”我们什么都不怕,没房咱住水泥管,没车咱骑自行车,没老婆咱就单身过!单身过呀单身过!”

《明夷》之《谦》将竖牛之乱高度概括,主要情节通过楚丘的占辞表现出来。在叙事功能上,使情节层次分明,严整有法。对叔孙穆子人生中的重要事件竖牛之乱通篇进行总结。如果我们将《春秋》叔孙豹卒的经文与《左传》叔孙穆子出生楚丘的占辞,两相对照,叙事情节详略,侧重角度一目了然。《春秋》昭公四年,写叔孙穆子逝世,只有“冬十有二月乙卯,叔孙豹卒”一句话,除去时间的话,只有四个字。两相比较,《春秋经》所云是一个标题,而楚丘占辞则是凝练概括的提纲,至于具体的内容情节则有《左传》给我们提供了。

综上所述,《左传》易筮描写不但反映了春秋时期人们的文化思想风貌,而且在文章叙事上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左传》通过易筮描写揭示人物命运,对人物进行道德评价,反映矛盾复杂的人物关系,塑造了一系列鲜明的人物形象;《左传》易筮的占辞也使文章的叙事层次脉络清晰,严整有法,在情节的展开上发挥着作用。

[   ]

[1]杨伯峻.春秋左传注[M].北京:中华书局,1990.

饮用水源区,指为城镇提供综合生活用水而划定的水域。已经提供城乡生活饮用水的饮用水源区,应当划定饮用水水源保护区,优先保证饮用水水量水质。在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内,禁止设置(含新建、改建和扩大,下同)排污口;为城乡预留生活饮用水的饮用水源区,应当加强水质保护,严格控制排放污染物,不得新增入河排污量。

 
韩再峰
《佳木斯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18年第02期文献
100%安全可靠
7X18小时在线支持
支付宝特邀商家
不成功全额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