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信息网-创作、查重、发刊有保障。

『网络文学湘军』建设的问题与应对

更新时间:2016-07-05

“文学湘军”曾经辉煌一时。然而,20世纪90年代以降,湖南文学的整体实力在悄悄下滑。网络文学的迅速发展,为“文学湘军”重振雄风提供了契机。秉承“敢为人先、经世致用”的湖湘文化精神,新一代的湖南文学创作者们及时调整创作思维,更新表达形式,积极投身于网络文学创作。他们以骄人的创作实绩,很好地彰显了湘籍作家的文学敏锐度和创作潜实力,再一次镀亮了“文学湘军”这张湖南文化名片。

经过10余年的发展,“网络文学湘军”已经初具规模,其整体创作水平位居全国前列。由于起步早,我省拥有一支数量庞大的网络文学作家队伍,有一批已经在国内“网络文学界”占有一席之地的写手,譬如血红、梦入神机、菜刀姓李、舍人、欲不死、黄晓阳、嫣青、晓丹叮咚、亮兄、薇哂、笑看云起、米米七月、烟雨秦楼等等。他们创作出了不少有影响的网络文学作品,如菜刀姓李的长篇军事题材小说《遍地狼烟》网络总点击超过4000万次,改编的同名电影和电视剧已分别上映和播出,由此改编的在线游戏也已上线。该小说成为唯一一部入围第八届茅盾文学奖80强的网络小说,菜刀姓李也成为迄今为止第一次接近茅盾文学奖的网络文学作家。此后他还获得我国新闻出版领域的最高奖——中国出版政府奖;黄晓阳的官场小说《二号首长》在新浪读书频道连载时,曾在20个排行榜上长期排名第一,一年内连载点击超过9000万次,下载出版时,1个月加印6次。湖南网络作家的创作涉及网络文学各个类型,如菜刀姓李的军事题材小说,黄晓阳、舍人、欲不死的官场题材小说,梦入神机的玄幻和灵异类小说,晨露嫣然的婚恋题材小说,天下尘埃的宫闱小说等等。2013年,在第八届中国作家富豪榜品牌子榜单——“网络文学作家富豪榜”上,网络“大神”血红,以1450万的版税,“杀”进榜单前三,梦入神机以1200万版税名列第五位。这无不充分说明,这些以70后、80后为主的湖南网络文学作家,以丰厚的创作实绩与无限潜力,确实已经撑起了湖湘网络文学这面大旗,打造出了一支新媒体时代的“网络文学湘军”。

然而,也必须指出的是,“网络文学湘军”的建设还依然在路上。湖南网络文学创作取得了丰硕的业绩,但仍然具有不少比较突出的问题与不足。

1.需要更加有效的组织,进一步提升凝聚力。网络创作是一种相对纯粹的个人行为,因此,网络作家一直处于一种散兵游勇的状态,这是整个网络文学所面临的一个问题,湖南网络作家亦然。早在2005年,湖南省作协就在全国各省市作协中率先成立了一个网络文学委员会,也开展了一些相关活动,试图促进网络作家的联系,但坦率地说,由于网络创作的特点,这个协会并没有真正起到组织、凝聚网络作家的作用,写手们依然是各自为阵,单打独斗。

现在的问题是,当网络文学发展到一定阶段的时候,网络作家们也十分期盼有一个自己的组织。在湖南作协进行的一份相关的调研报告中显示,网络作家就特别希望省作协能够成立类似于网络文学作家协会一类的组织,把散兵游勇改编为集团军,组织全省的网络文学作家进行交流和讨论,帮他们维权,处理盗版、骗稿等问题。在这方面,上海就比我们先行一步。早在2014年7月,上海市作家协会率先成立了全国首个专门的网络作家协会,首批吸纳75名会员。该协会的成立可谓适逢其时,能够更广泛地团结和服务好网络作家,抓好网络作家队伍建设,培养文学新人,倡导网络、传统作家相互学习融合,取长补短,构建一种青年人才脱颖而出、大家名家群贤辈出的环境和氛围。为了适应湖南网络文学蓬勃发展的新形势,我们湖南省也应该尽快把这个组织搞起来。网络文学湘军的建设特别需要把网络作家们组织起来,凝聚起来,形成一个有机的整体,否则,即使网络写手再多,也无异于乌合之众,更别说所谓的“网络文学湘军”建设了。

2.2 两组患儿治疗前后血清OPN、PTX3水平对比 治疗前,两组患儿的血清OPN、PTX3水平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治疗后,两组患儿的血清OPN、PTX3水平降低, 且观察组显著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 )。两组患儿血清OPN、PTX3表达水平比较见表3。

2.网络文学批评要有情怀。习近平总书记在2014年10月15日召开的文艺工作座谈会上指出,“文艺批评是文艺创作的镜子,是疗治不良创作症候的良药,是引导文艺创作多出精品、提高审美、引领风尚的重要力量。繁荣文艺创作,离不开文艺批评的健康发展。”网络文学的发展也离不开批评,而网络文学批评必须要具有一种特有的情怀。其一,我们要有文化情怀。一段时期以来,我们的文学批评习惯用西方的文艺理论为标准来度量中国文艺作品,阐释中国文艺实践,裁剪中国文艺审美,网络文学批评也是如此。然而,网络文学是中国特有的一种文学样式,我们应该立足自身文化,用中国自己的理论来阐释属于中国的网络文学实践。其二,我们要有人文情怀。湖南网络文学正在成长之中,渴望鼓励和呵护,网络文学批评家要真正关心网络文学和网络作家的成长,要上网去读他们的作品,了解他们的需求,倾听他们的心声。有些人很少上网就对网络作品大放厥词,大加指责,这种不及物式的批评,是不负责任和缺乏良知的,不利于网络文学的成长。其三,我们还要有本土情怀。湘籍批评家要明确自己的责任,既要看到远处的鲜花,更要看到脚下茂盛的小草,让近水楼台先得到月,着力培育优秀湖湘网络作家,引领湖南网络文学事业向前发展,这既是时代文化赋予的光荣使命,也是广大三湘读者寄予的殷切期盼。

1.网络文学创作要有担当。以前,我们把从事网络创作的人叫网络写手,现在叫网络作家了,这不仅仅是称呼的改变,而是人们对网络写作的一种认可,对网络写作者的一种尊重。普通写手上网写作可以仅仅为了宣泄情感,玩弄文字,码字赚钱,与人分享一些私人化的东西;但成了作家,就必须要有一种更大的历史责任和担当,在进行网络创作时自觉地肩负起文学使命、怀揣社会责任,转变文学观念,主动移除机械码字、随意抒发、刻意奉迎等“病态”写作意识,以严谨而开放、思古而审今、持守而求新的态度,积极创作出无愧于时代与人民的网络文学精品。具体而言,网络文学湘军的担当有三种:第一,时代担当。湖南网络作家生在湖南,长在湖南,大部分还生活在湖南,绝不能做湖南当代社会发展的旁观人,像鸟儿似的只知道为自己歌唱,必须立足我们这个地方、这个城市,深入实际、深入生活、深入群众,全面把握历史、时代与实践脉,创作出体现时代特征、中国特色、湖南特点的佳作。第二,文化担当。韩少功曾经说,“文学有根,文学之根应深植于民族传统的文化土壤中。”湖湘文化博大精深,源远流长,湖南网络作家本身就深受湖湘文化的哺育,我们有责任潜入文化的最深处,用人民群众所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阐释和宏扬优秀湖湘文化。第三,文学担当。湖南文学发展到新媒体时代,是属于网络作家的时代,网络文学湘军应该有舍我其谁的气概,自觉地扛起湖南文学这面大旗,通过更多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文艺作品,让湖湘文学不至于淹没于滚滚向前的历史长河中。

我们以为,湖南网络文学事业的进步,网络文学湘军品牌的树立,需要湖湘各界人士通力合作,共同努力。

4.针对性的批评缺失,整体创作水平有待推升。面对日益兴起的网络文学,湖南高校尤其是中南大学的网络文学研究起步早,成果多,影响大,形成了一个堪为领域翘楚的研究团队,以丰硕的研究实绩转变了人们对网络文学的偏见,构建了全新的网络文学文艺学,其筚路蓝缕之功,有目共睹。但毋庸讳言的是,该团队的研究大多比较宏观,更多的是着眼全国性的网络作家和网络文学现象,很少有具体针对湖南网络文学作家和作品的批评和研究。湖南网络文学基本上是在一种自发的情况下生长起来的,缺少理论之维的观照和批评的引领。少数一些写手逐渐成长为网络大神,靠的主要是天生的禀赋和自身的努力。而大部分写手由于没有更高的理论指导,则长期停留在低水平的模仿,同质化现象非常普遍,整体创作水平徘徊不前。

由于网络文学中蕴含着丰富的想象力和强大的故事性,给周边产品的开发带来了很大的创新空间。因此,我国京沪粤等地和一些大型网络文学运营公司已经开始对网络文学衍生品的开发进行探索。一些网络文学作品被再度开发,开创了包括影视、动漫、主题园区、玩具等在内的多种形式。比如,盛大文学2012年将旗下的《仙逆》《江山美人志》等多部小说改编成网页游戏,《仙逆》还被打造为线下首轮限量实物产品,《刑名师爷》被购买了全版权,《鬼吹灯》被以网络剧的形式打包出售,《佛本是道》被购买了全游戏版权,《斗破苍穹》出售了网游版权,电视剧版权也被以超过百万元的费用售出。网络文学俨然成了炙手可热的“金矿”。有人说,网络文学每年的市场规模不过一两个亿,直接赚钱能力可能还远远赶不上彩铃等业务,但是这个产业的价值在于,它可以为网络游戏甚至影视作品等提供上游支持,带动几十亿、上百亿的大市场。在中国书籍盗版横行的情况下,网络文学所带来的衍生收益远远超越了文学作品本身,成为当下诸多具有战略眼光的机构投资的对象。而我们湖南在这方面不但没有抢得先机,而且直至现在也未见有任何急起直追的端倪。这种观念的落后,行动的滞缓,也将成为影响网络文学湘军建设的一个重要因素。

当然,说成圣人下凡的基本上是女人居多。女人就是喜欢这些小枕头啊小坐垫啊这类小恩小惠,男人嘛在开玩笑时还是要开的,尤其是在老樟树下,荤段子还是要跑的。但大家心知肚明,感觉还是好的。

3.衍生产品开发乏力,产业化疲软。网络文学本身所固有的商业属性,使得网络文学可以产业化,也需要产业化。

2.缺少大型文学网站,未能形成人才聚集效应。我们知道,上海是我国网络文学的重镇,因为她诞生了一批具有行业代表性的大型文学网站,凝聚了全国最多的也最具影响力的网络文学作家,涌现了一大批具有全国性影响的优秀网络文学作品。有数据表明,仅盛大文学运营的包括起点中文网、红袖添香网、小说阅读网、榕树下、言情小说吧、潇湘书院六大原创文学网站就占全国网络文学市场72%的份额,总计注册作者有200万人。湖南民营企业和高科技产业比较发达,“网络文学湘军”队伍也是人才济济且新人辈出,亦不乏《龙战星野》《二号首长》《遍地狼烟》《青丝》等网文圈里的畅销佳作。然而,湖南却没有出现类似“盛大”那样的大型商业文学网站。通过查阅互联网实验室与国家统计局历年公布的中国互联网指数系统发布的《中国文学网站市场份额报告》可以知道,无论是人气值还是市场份额,湖南没有一家文学网站进入50名;通过“百度”搜索也可得知,无论是从网站规模、读者、写手、作品量还是参与度来看,湖南没有一家文学网站进入前50名。本省的一大批优秀网络文学作品实际上都要借助京沪粤等地的大型文学网站才得以“开花结果、姹紫嫣红”,而不少网民读者却并不知道它们本源于湖南。由此可见,湖南大型商业文学网站的缺失,已经成为制约“网络文学湘军”建设的一个瓶颈,现有的文学网站在经营规模,营销模式,市场占有等方面已很难对网络作家、网民和出版商带来吸引力。

4.2.3 为了实现城市土地利用结构优化效益最大化的目的,在保障城市居民生活对用地的基本需求量同时,还要着重于满足城市产业结构升级和规模经济发展的用地需求。鉴于SD模型的三种情景在用地总面积特别是建设用地面积年均增幅上明显低于SD-MOP模型预测结果,而城市规模的扩展对于经济活动和生态维护均能够预留较为充足用地空间。因此,宜于选择基于SD-MOP模型的城市用地总体规模增速介于基准利用情景和粗放利用情景、年均面积占比最大建设用地为商服用地的集约利用情景优化仿真方案作为最佳解决方案。

3.网络文学管理要有谋略。面对错综复杂、日新月异的网络文学,湖南省作家协会等文艺职能管理部门要具有一种高超的谋略,富有前瞻意识和创新思维,科学制定湖南网络文学发展的阶段性规划与长远战略。具体而言,在促进“网络文学湘军”建设方面,我们首先要“谋全局”。古语云,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隅。我们要放眼全国,着眼于整个网络文学发展的大背景,大语境,大格局,为湖南网络文学发展做好顶层设计,既顺应时代大势,又独具湖湘特色。比如,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依法治国,中宣部要求全面推进网络空间法治化,实现网络健康发展、网络运行有序、网络文化繁荣、网络生态良好、网络空间清朗的目标。这是一个系统工程,涉及到包括网络文学在内的方方面面,我们湖南可以利用这一契机,加强对网络平台的监管,规范其运营及管理行为,保障网络作家的自由与权利。完善投诉渠道,对网站违规等行为进行严厉处罚。加强对网络文明环境的监管,严格惩处网络作家的非法违规行为,禁止传播庸俗恶趣的网文。着力解决网络版权问题,切实维护网络作家的合法权益。全面整肃湖南网络文学创作中娱乐化、低俗化的创作倾向,大力倡导清新健康的网络风气。其次,我们要“谋远局”。古语亦云,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这要求我们一定要有前瞻意识,敢为人先,通过预判,着力解决一些紧迫性、方向性的重大问题,切实服务于湖南网络文学创作。比如,如何建立一种网络文学评价体系,一直困扰着网络文学当然也包括湖南网络文学的发展,我们就可以在这方面着手谋划。在深入调研的基础上,在综合考虑各种意见之后,如果我们能够最终确定一个可行的网络文学评价体系,则功莫大焉。此外,我们要“谋钱局”。市场经济不忌讳谈钱,反而鼓励谈钱。网络文学与生俱来的商品属性也不忌讳谈钱,反而需要谈钱。我们作为管理部门,要有一种经济头脑,要在推进网络文学产业化方面做大文章,让网络文学生财有道,融更多的资来涵养网络文学湘军。比如,加强网络文学衍生产品开发,鼓励文化创意产业进入网络文学,在产品研发和营销上互动与互补,实现原创与衍生品企业无缝对接。将优秀的网络文学作品原创、制作、衍生产品销售团队融为一体,形成原创作品、研发、营销一条龙产业链企业联盟,强化文化创意产业在网络文学发展中的积极作用。还有,在建设好、维护好湖南现有文学网站和作家网页的基础上,强化、深化同国内大型商业文学网站、著名文学期刊及出版社的合作,扩大网络文学阵地,在湖南聚集更多的网络文学人才,为“网络文学湘军”提供更加广阔的施展平台和更加有利的盈利模式。等等。不一而足。

基于质量守恒原则建立RCA水质模型,考虑了物质进入或离开水体的所有过程,包括物质在水体内的扩散、对流过程,水体外界的输入过程及其自身的生物、化学和物理转化过程。一般地,物质的外部输入源包括:大气沉降、地表降水携带、暴雨排水管道溢流、联合排水管道溢流、城镇生活废水排放和工业废水排放等。

总之,“网络文学湘军”建设任重而道远。但我们有理由相信,有湖湘这块文化热土的涵养和各方面的创新协同,它必将成长为一支饮誉全国、别具“湘”味的文学生力军。而湖南网络文学事业也将越走越远、越飞越高。

欧阳文风
《创作与评论》 2017年第24期
《创作与评论》2017年第24期文献
100%安全可靠
7X18小时在线支持
支付宝特邀商家
不成功全额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