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信息网-创作、查重、发刊有保障。

公共图书馆数字阅读推广模式下读者激励机制的探析

更新时间:2009-03-28

CNNIC第39次 《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止2016年12月,中国网民数量达7.31亿,互联网普及率达到53.2%[1]。 “互联网+”时代已将中国推向多元化、移动化和数字化形态,国民阅读也从纸质阅读向数字阅读实现飞速跨越。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第十四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成年国民数字化阅读方式的接触率为68.2%,手机阅读率达66.1%;2016年中国成年国民人均图书阅读量为7.86本,其中电子书的阅读量为3.21本,占人均图书阅读量的40.8%[2]。这说明数字阅读以其高效便捷、存储量大、内容丰富和阅读灵活等特点而深受广大阅读者的喜爱,数字阅读逐渐成为国民新阅读趋势。

Numerical simulations of urbanization impacts under hot weather conditions in Nanjing

图书馆作为文献信息资源的存储集散中心,除了拥有丰富的纸质图书资源外,还有大量的馆藏数字资源,能为广大读者提供便捷的数字阅读体验。开展数字阅读推广,提高图书馆馆藏数字资源的利用率,既是当前公共图书馆数字阅读推广的重要任务,更是提倡创新服务中必不可少的部分。引导广大读者使用图书馆丰富的数字资源,除了要提高图书馆自身的馆藏数字资源质量之外,还需要对读者加以正确的引导,让读者了解数字资源能给其带去的价值,让图书馆惠及更多读者。

肿瘤组织中miR-320a的相对表达量(0.37±0.09)低于癌旁非肿瘤组织(0.86±0.15),肿瘤组织中CYLD mRNA的相对表达量(0.91±0.23)也低于癌旁非肿瘤组织(1.56±0.42),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t=60.078,29.113,P<0.001);CYLD蛋白在肿瘤组织胞质中少量表达,胞核中几乎不表达,阳性表达率43.48%,而在癌旁非肿瘤组织胞质和胞核中均有不同程度表达,阳性表达率73.91%,CYLD在肿瘤组织中阳性表达率低于癌旁非肿瘤组织,差异有统计学意义(χ2=8.788,P=0.003)(表1-表2、图1-图2)。

1 中国公共图书馆数字阅读推广现状

近年来,中国公共图书馆大力开展数字阅读推广活动,活动因内容丰富多彩、形式多样以及参与方式便捷且不受地域影响等特点而深受广大读者的喜爱。传统的线下阵地式阅读推广活动,受限于时间、空间、人力资源等多种因素,辐射范围有限,而与之对应的线上数字资源阅读推广模式,以自媒体的出现为契机,结合数字资源不受空间和时间约束的特性,使得广大读者自主加入数字阅读推广活动成为可能[3]

自2012年起,由国家图书馆牵头、数字图书馆推广工程组织的全国公共图书馆共同参与的 “网络书香”数字阅读推广活动至今已经成功举办5届。 “网络书香”以其丰富多彩的活动内容与灵活便捷的参与方式吸引了全国大量读者踊跃参与,活动将全民阅读推进了一大步。在国家大力提倡阅读推广与创新相结合的大环境下,全国公共图书馆数字资源阅读推广一系列的活动正在如火如荼的开展。许多公共图书馆在积极加入的同时也在原活动的基础上根据自身实际情况不断探索加以创新,形成了一些特色品牌。如上海图书馆在积极推广数字阅读活动的同时充分利用微博等新媒体进行传播,扩大了传播范围和传播渠道;广东省图书馆通过面向各阶层、各年龄段读者开展主题丰富的数字阅读推广活动,吸引了不同群体积极参与活动;长沙市图书馆顺应当下数字阅读趋势,根据不同读者群的特性有针对性的开展数字阅读服务,同时对数字阅读推广活动内容加以创新,使不同阶层不同年龄段的读者都能参与到活动中来,扩大了活动参与群体。总体来说,当前中国图书馆数字阅读推广活动以丰富多彩地活动内容以及灵活多样地活动形式,不论在实践上还是在理念上均取得了长足地发展[4]

2 探析公共图书馆数字阅读推广模式下读者激励机制的必要性

2.1 读者对数字阅读推广活动的持续参与度不高

(1)活动流程体系的设置

2.2 国内对数字阅读推广活动读者激励机制的研究较欠缺

目前国内对数字阅读推广活动的研究大多集中在推广内容、方式方法等方面,而对读者参与活动的行为分析或对读者激励机制这一块的研究十分有限。笔者以 “数字阅读推广活动读者行为分析”或 “数字阅读推广活动读者激励机制”为篇名在中国知网中进行检索,得到的检索结果为零。国内图书馆界大多注重推广的方式方法,而对读者参与活动的行为及激励机制的研究较为欠缺。

2.3 公共图书馆数字资源的利用率不高

随着数字资源的迅猛发展,公共图书馆数字资源采购的种类和数量也越加丰富,但大部分图书馆数字资源的使用率不高,许多读者对图书馆能提供免费数字资源这一功能不了解,而数字阅读推广活动的最终目的是引领广大读者了解公共图书馆数字资源,并获知数字资源能给其带来的价值,从而对公共图书馆数字资源加以充分利用,这也是中国公共图书馆开展数字阅读推广活动的努力方向。数字资源数字阅读推广是公共图书馆创新服务的重要组成部分,需要进行长期的规划,并不断付诸行动[6]。为了确保数字资源阅读推广活动能达到预期效果,提高图书馆馆藏数字资源的利用率,建立一套既能吸引目标读者群体参与,又能激发其持续参与热情的读者激励机制,对图书馆长期顺利开展数字阅读推广活动,让更多读者享受数字资源带来的便利,提高图书馆数字资源的利用率十分必要。

3 公共图书馆数字阅读推广模式下读者激励机制的探析

公共图书馆举办的数字阅读推广活动是面向大众的,能否取得成功,关键在于能否吸引读者的参与。受时间、空间、经费及渠道等多种因素的制约,数字阅读推广活动不论线上线下,参与者大多是某一个特定范围内人群。每个读者作为行为个体单位,其个性化和差异化是必然存在的,需比较分析不同读者群的共同兴趣所在,找出这些个体的共性,加以引导,排除和削弱个体行为差异,区分定义出目标读者群,针对群体的特性及参与活动的反馈信息对其施以相关激励措施,对活动的长期开展起着关键性的作用。笔者探究数字阅读推广活动读者激励机制首先是确定对该活动感兴趣的目标读者群,其次是探究能刺激该目标读者群长期参与活动的相关激励措施。

Eurocode 2的临界截面周长,看作为带有圆角的矩形,取距离柱周边2d处板垂直截面的最不利周长,d为板有效高度。临界截面周长的计算简图见图6。

3.1 探究读者激励机制的基本思路

一般来说不同活动吸引的参与群体是不同的,任何活动都不可能做到 “一网打尽”,数字阅读推广活动亦如此。因此,探析数字阅读推广活动读者激励机制首先要确定目标读者群,通过某种刺激,同时加以引导,使读者参与某项活动的意愿达到最大化。基本思路如图1所示。

  

图1 探究读者激励机制的基本思路

3.2 探究读者激励机制的方法

(1)开展活动,获取有效读者行为数据

锁合随动式限幅机构钢球锁释组件的解锁原理如图6所示。在飞行工作阶段以及钻取采样前半阶段,钢球锁释组件处于锁定状态,此时钢球预紧弹簧压紧钢球,在弹簧的预紧力Fx的作用下,钢球始终位于锁定支座凹槽内。在锁定状态时,限幅机构将承受来自钻进机构的法向加载力。当法向加载力Fp超过钢球锁释组件设定的解锁力后,钢球将从凹槽中脱出,从而实现限幅机构的解锁。

数字阅读推广活动因参与方式与一般阅读推广活动不同,其吸引的受众群体也不同。因其参与方式的特殊性,在推出活动的同时推出电子调查问卷,能有效获取读者的行为数据。因此,在前期开展数字阅读推广活动时,为保证读者行为数据分析结果的全面、准确,最初活动策划应面向全体读者,尽可能的扩大读者行为数据采集的范围和数量,广泛吸引读者参与,为建立读者分类模型打好基础。

(2)建立读者分类模型,确定目标读者群

4.胡愈之.谈有关鲁迅的一些事情,鲁迅回忆录[M]散篇中册.鲁迅博物馆、鲁迅研究室、《鲁迅研究月刊》编辑部选编,北京:北京出版社,1999:1007.

按传统的读者单一的基础属性进行划分,已经不适合现在的网络传播模式,如何进行读者分类才能使之更为适应大多数情况是需要探究的问题。将读者进行多维属性结合,通过采集参加活动的基础读者信息,分析出不同参与者对数字阅读推广的具体需求及其共同兴趣所向,以数据挖掘算法分类或聚类,结合读者属性(包括年龄、职业、性别、爱好等)建立有效的读者分类模型,并对其进行可行性验证,得出较为通用的目标读者群价值定义方法,确定目标读者群。

一名学生说,就这样上当了,感觉自己像个傻瓜。她说:“老师给的网站看起来很可信!它甚至有一个组织标志,所以我以为根本不需要质疑它的真实性。”

确定目标读者群后,有效引导和相关激因素施能刺激该群体持续参与活动的热情。从心理学和行为学的角度来说,这种激励因素可分为外部激励和内部激励。外部激励主要指外部奖励,内部激励包括自我效能的体现及活动使读者产生深层次的归属感等,这些都是激励读者持续参与活动的重要因素,其关系如图2。

(2)活动给读者带来的附加值即感知有用性

青海省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就有栽培,尤其在我省化隆、循化等少数民族地区老百姓庭院中栽植较多,且近几年来规模不断扩大,品种不断增多。但总体上青海省月季发展滞后,主要表现在品种单一、老化、规模小、纯度低等,在全省范围内一直未能将各类型、各色月季大规模应用于城市园林绿化中,更无月季园。

读者参与数字阅读推广活动,尤其是线上活动,只要用户前端操作便捷,指引清晰,其自身就可以完成活动绝大多数任务,图书馆需要做的,只是激发读者参与的热情。短期热情可以通过奖励激发,但若想激励读者持续性的参与活动,则需针对目标读者群开展一系列活动,建立合适的激励流程体系,并对其加以正确引导,令其发挥主观能动性,积极参与到活动乃至图书馆资源建设中来,从而对活动产生归属感,同时辐射周边读者,提高活动参与比重,进而促进数字阅读推广活动的整体效果的提升才是根本解决之道。

4 读者激励机制的重要激励因素探析

(3)目标读者群参与活动的数据及信息反馈

  

图2 读者激励机制中各激励因素间的关系

4.1 外部奖励

外部奖励对读者能否持续参与活动起到决定性作用,于数字阅读推广活动而言,除了一般的物质性奖励外,还需根据活动参与性质在外部奖励的设置上加以创新。

(1)虚拟奖励

著名数学家波利亚指出,一个完整的解题步骤包括:弄清问题、拟订解题计划、实现解题计划和解题回顾四个环节.在解题回顾环节中,学生们可以对解题过程进行总结和反思,回顾每一个步骤的合理性和必要性,对比联想相关的解题思想,长期坚持下去,就有可能升华为解题策略([12]).对于懒于做题后回顾的同学,我们强制要求他们写“数学作文”,将自己的解题探究过程中遇到的挫折和后来的听课体会如实记叙下来.

(4)读者激励机制的建立

对于数字阅读推广活动来说,由于活动不受空间和时间的限定,不用到活动现场便可参与。因此,为了考虑所有参与者兑换奖励的便利性,在外部奖励的设置上除了实体奖励外还应增加虚拟奖励的设置,给参与者扩大对奖励选择方向。结合数字阅读推广活动的特性,虚拟奖励能吸引更多不常来图书馆及不便来图书馆兑换奖品的异地参与者。如话费充值、流量充值等虚拟奖品是每个参与者都需要的且不必来到图书馆即可兑换的,可有效照顾到有地域限制的参与者。在快节奏工作生活的当今,若一个活动参与方式不受时间地域限制,在空闲时间动动手指即可完成,且奖品的兑换便捷,此类活动必定能吸引广大同类爱好者持续参与。

(2)读者积分奖励制

借鉴其它行业积分效应,图书馆也可以考虑建立自己的积分激励体系设置积分奖励制。凡参与活动者除了能获得活动奖励外还能获得图书馆积分奖励,读者参与的次数越高,获得的积分就越高,能享受的服务也越多,如:借书逾期费的抵销、更高的办借书卡免押金权限、重点活动专属通知等,积分还可换取定期的礼品奖励(礼品的选择可通过活动调研选择读者呼声最高的礼品)。此种方法能同时满足读者参与活动的物质和精神需求,能有效激发读者持续参与活动的热情。

4.2 读者自我效能的体现

自我效能即个体在某个特定情景下,对完成目标行为自我能力值的期望,包括效能预期和结果预期,效能预期是对实施行为能力的自我主观判断;结果预期是对行为结果的预测。 在大多数活动中,活动是否易于参与完成(效能预期)及参与活动会带来的附加值,即感知有用性(结果预期)两个因素相结合便能吸引读者持续参加。活动如果能让读者花最少的时间、精力就能获得较多的利益便很容易激励读者持续地参与其中。数字阅读推广活动不仅给参与者带来娱乐和消遣,其内容应充实丰富且有一定实际意义,活动要让读者感知有价值才能让其沉浸其中。

该算例因为系统并不复杂,经多次试验表明,使用本文混合GA-PSO时,设置N为20,权重因子w=l,c1=2,c2=2,初始交叉率Pc(1)=0.9,初始变异率Pm(1)=0.01,将变异率与交叉率实施本文提出的调整策略控制,最大迭代次数即70,进行20次试验,对14节点的收敛效果如图6所示。

由于数字阅读推广活动开展方式不受时间、空间的限制,在节省人力、空间成本的同时达到了高效宣传的目的[5],因此,越来越多的图书馆开启了线上数字阅读推广模式。中国公共图书馆数字阅读推广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是随着深入地推广,一些问题也逐渐显现。许多数字阅读推广活动在推广内容、方式方法和规模等方面均下了功夫,而活动成效却并不理想,参与者对活动的认可度较低,持续参与度不高,这正是当前数字阅读推广活动亟需解决的问题。本文通过对数字阅读推广模式下读者激励机制的研究,以期探索出能激发读者持续参与活动的热情的激励机制,为公共图书馆开展此类活动提供参考。

活动流程体系的设置决定了读者是否易于完成活动,是读者自我效能体现的一方面。一般来说读者会比较倾向于选择简单易于参与、不用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且参与后能获得相关收益的活动。数字阅读推广活动主要为了吸引读者参与其中,进而将参与读者转化为数字资源使用者,因此,活动规则的设置上尽量做到简洁易懂,游戏难度的设置上应尽量简单有趣,使每个读者既愿意参与又易于完成活动任务,让读者自我效能达到最大化。

以建立的读者分类模型为基础,根据目标读者群的价值定义,制定线上活动的同时推出相应活动问卷调查,在活动中有针对性地对其进行调研,着重分析目标读者群参与活动的行为数据及活动后的信息反馈,结合前期该群体对活动类型及奖励的选择,分析哪一类型活动、激励措施能最大限度的刺激该群体持续参与活动的热情,制定能激励读者参与活动的流程体系,通过调整活动流程体系及相关激励措施比重,使活动能最大化地吸引该目标群体参与。

在读者参与活动中,如果是公平、互惠的,且能给其带来积极影响的,那么该活动会对读者的自我效能起到积极的影响。在数字阅读推广迅猛发展的时期,如果只一味的追求数量而忽略了活动的内在质量,活动是不会得到读者的长期喜爱的。数字阅读推广活动主要目的是引导读者使用图书馆的数字资源,因此,在推广活动的同时揭示图书馆的数字资源,引导读者使用数字资源,让读者体会数字资源能给其带去的便利等,这些都能增加读者参与活动附加值,对读者自我效能的影响是正向的。在活动引导读者使用数字资源的同时,图书馆对数字资源的建设也应加快脚步,让数字资源的种类更多样化、内容更丰富,尽量能满足不同读者的需求。

4.3 读者归属感的培养

归属感是个体对某一群体的认同和维系心理表现,也指个体被认可接纳的一种感受。读者归属感的培养对持续参与某一活动的影响不容小觑。在网络全球化的时代,读者每天都能接触很多新鲜事物,要让读者长期专注于某个活动确实很难。因此,活动主体能否让读者产生归属感很重要。如果在活动策划和数字资源建设中纳入读者的意见或建议,让读者通过参与活动便能参与到图书馆的建设中来,此种方法能培养读者的归属感。

(1)反馈意见的收集

线上数字阅读推广活动更利于通过调查问卷收集读者的意见和建议。在每一期推出活动的同时都推出调查问卷,便于及时收集读者的反馈意见。问卷中题型的设置要巧妙灵活,要既能收集读者行为数据又能揭示和引导其使用数字资源。这些行为数据将会给活动乃至图书馆的建设提供数剧支持,如果让读者意识到这种行为是在为图书馆的建设出谋划策,读者的受重视、被接纳的心理得到满足,不仅会认真给出自己中肯的意见和建议还能提升对活动的归属感。

(2)让读者间接参与图书馆的建设

认真整理和分析调查问卷中读者对活动的反馈意见,在下期活动策划中对活动进行完善,使得活动更适应该读者群体。数字阅读推广活动是基于图书馆馆藏数字资源开展的,数字资源的建设显得尤为重要。数字资源能给用户带来的最大便利取决于用户需要什么。因此,调查问卷中收集读者对当前数字资源的满意度、对数字资源及数字资源当前存在的问题等反馈意见是非常重要的。图书馆的服务对象是广大读者,图书馆的建设与完善也是为了广大读者,如果一个活动能让读者的意见和建议在图书馆的建设中被采用,读者通过参加活动便能参与到图书馆建设中来,那么便能使读者对图书馆产生归属感,同时根据反馈意见改进的活动也能让读者更加认同而产生归属感。

为什么中华老字号品牌频频没落?原因当然是深层的,但有一点不可否认,那就是老字号所蕴藏的“诚信·优质”的品牌核心价值已不能满足消费者尤其是年轻消费者更深层次的需求了,必须给品牌注入新的内涵,契合消费者的价值需求,品牌才能焕发生机。百雀羚也曾尝试过重振“经典国货”的营销思路,但无奈发现,戴着“经典国货”帽子的百雀羚,除了能使人认可其厚重的品牌资历外,也会被人有意无意地贴上“老化”的标签而缺乏购买热情。百雀羚正是在长期的试错中认识到“老字号功劳簿”只能勉强管品牌的“温饱”,要想奔“小康”,还得另辟蹊径。

首先户外拍摄方面我们可以选择很多设备,除了必备的广角镜头之外,长焦镜头也同样重要,它能够在拍摄远方的丘陵或是在拍摄迷雾天气下时隐时现的动物时起到压缩透视的效果。当然也不要忘记滤镜包,偏振镜的运用能够增强户外季节的色调,而中灰渐变镜可以平衡曝光。选择恰当的器材,帮你在不同的场景拍出满意的照片。

5 结语

在互联网时代,数字阅读日渐普及,图书馆作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应不断革新服务方式、扩展服务内容,利用其丰富的馆藏数字资源,倡导广大读者养成良好的阅读行为习惯、借助丰富的数字资源提升广大读者的信息素养,把文化便利带给每一位读者,让图书馆在社会公共空间中成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加深图书馆在公共文化服务体系中的地位[7]

读者激励机制是数字阅读推广活动中对读者行为的有效的激励措施,在实际操作中,如何在活动中完美融合激励机制,是需要认真探讨的问题。图书馆应跟进时代的发展趋势,并不断创新,探索出一套行之有效、与时俱新的读者激励体系。笔者在数字阅读推广模式下读者激励机制这块做了初步探究,可能存在缺陷和不足,需要在以后的活动推广中不断地进行探索实践和深入研究,以求进一步完善读者激励机制,探索能惠及更多读者的数字阅读推广模式。

参考文献:

[1]第39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 [EB/OL].[2017-01-23].http://paper.people.com.cn/rmrb/html/2017-01/23/nw.D110000renmrb_20170123_2-10.htm.

[2]第十四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报告[EB/OL].[2017-01-23].http://paper.people.com.cn/rmrb/html/2017-04/19/nbs.D110000renmrb_12.htm.

[3]李怡梅,等.中国公共图书馆数字阅读推广现状及思考[J].图书馆,2015,(6):32-36.

[4]许晔.公共图书馆数字阅读推广模式研究[J].图书馆研究,2014,(2):72-75.

[5]吴高.基于5W模式的中国高校图书馆数字阅读推广研究[J].现代情报,2014,(9):115-119.

[6]杨丹丹.公共图书馆数字阅读推广创新研究——以辽宁省图书馆“数字文化驿站”为例[J].图书馆学刊,2016,(6):97-99.

[7]张云玲,章忠平.基于SoLoMo的图书馆数字阅读推广探究[J].情报资料工作,2015,(4):83-87.

 
蒋露娟
《农业图书情报学刊》2018年第02期文献
100%安全可靠
7X18小时在线支持
支付宝特邀商家
不成功全额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