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信息网-创作、查重、发刊有保障。

明清小说与民初新剧∗——以郑正秋《新剧考证百出》为例

更新时间:2009-03-28

明清以降,小说这一文学形式得到了空前的发展。清末民初,一种全新的舞台形式——新剧日渐成熟,成为日后话剧的雏形。新剧初兴之际,由于戏剧文学尚未成熟,“剧本荒”成为当时新剧舞台的通病,新剧活动家便将目光投向明清以来成熟的小说,视其为新剧舞台演出的源泉之一。

郑正秋的《新剧考评百出》,1919年由上海中华图书集成公司出版,该书系《世界游戏场》丛书之八。全书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新剧考证》收录了99出新剧;第二部分《西洋新剧目录》收录了33出外国戏剧。从郑氏《新剧考证百出》一书中所收录的剧目中,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出明清小说对民初新剧剧本的影响。

一、明代小说对民初新剧的影响

中国古代的四大名著,对于传统的戏曲舞台,有着深刻的影响。尤其是三国戏深入人心,以至于戏曲舞台上的人物形象替代了历史的真实人物。清末民初,新剧甫兴,明清小说对戏曲舞台影响的传统,也对新剧舞台产生较大的作用。

郑正秋《新剧考证百出》所收录的剧目中,与明清小说有涉的剧目如下:

一是明确监管主体。有些简单的规定和规范性文件在效力层次方面不高,不能规范商业预付卡市场,因此立法要明确规定预付卡的部门职责与监管主体,以免出现监管无序和缺位的情况[3]。如明确中国人民银行和工商部门分别为主要监管主体与辅助监管主体,前者负责商业预付卡的违法处罚、审查发行等,后者负责企业信用档案的建立、预付卡合同范本的出台等。

1.《豹子头》,取材于《水浒》。

2.《花和尚鲁智深》,取材于《水浒》。

3.《芙蓉屏》,取材于《今古奇观》。

4.《鸳鸯剑》,取材于《红楼梦》。

从表4可知,社会医疗保险和社会养老保险均对个人收入公平感知的影响显著,但比起社会医疗保险,社会养老保险的个人收入公平效应更强。两种主要社会保险参与情况的交互项对于个人收入公平感知产生负向影响,说明社会医疗保险和社会养老保险未能进行有效衔接和联合以对个人收入公平感知起到促进作用。商业医疗保险、商业养老保险和两者参与情况的交互项对整体社会公平感知均无显著影响,说明商业保险的参保没有明显的个人收入公平效应。自变量中社会医疗保险参与、社会养老保险参与和社会保险整体参与进入回归方程,因此个人收入公平感知的回归方程为:

5.《王熙凤大闹宁国府》,取材于《红楼梦》。

6.《夏金桂自焚记》,取材于《红楼梦》。

7.《晴雯》,取材于《红楼梦》。

8.《刘姥姥进大观园》,取材于《红楼梦》。

9.《田七郎》,取材于《聊斋志异》。

10.《马介甫》,取材于《聊斋志异》。

11.《庚娘》,取材于《聊斋志异》。

3.3 烟草公司统购农药防病品种少 在调查的过程中,不少烟农反映烟田暴发病虫害时,烟草公司缺乏相应的防病农药产品。烟农转而会在村镇农药销售人员的推荐下购买农药,而一些农药销售人员缺乏生态安全意识,推荐的农药往往容易造成农药残留量超限的问题。

12.《恒娘》,取材于《聊斋志异》。

13.《小翠》,取材于《聊斋志异》。

14.《珊瑚》,取材于《聊斋志异》。

15.《陶子尧》,取材于《官场现形记》。

16.《田小辫子》,取材于《官场现形记》。

17.《活佛升天》,取材于《兰苕馆外史》。

18.《邱丽玉》,取材于《夜雨灯录》。

19.《未了缘》,取材于《谐铎》。

20.《一缕麻》,取材于包天笑《小说时报》第二辑。

21.《恨海》,取材于吴趼人小说《恨海》。

22.《堕溷花》,取材于许指严《小说月报》一年五期。

《马介甫》一剧,由《聊斋》卷六改编。该剧是民初改编较为成功的一出新剧,然改编者为谁,却众说纷纭,各执一词,故郑氏书中仅言“取材《聊斋》”,而未注明作者为何人。朱双云《新剧史·马介甫》一则道:“《马介甫》本于《聊斋志异》,其在新剧界,犹《空城记》《金钱豹》之于旧戏园也。至编者为谁,则其说不一,甚至聚讼纷纭,莫衷一是。以予所闻,则谓此剧实编自许伏民。当进化团于新新舞台时,伏民任该团编剧事,尝编此剧,名《河东狮》。将排演矣,而该团忽罢演。某氏遂乘机窃之,以为己有云。”新民社首演之后,颇受市民社会关注,范石渠《新剧考》一书,详尽地收录了该剧分幕演出的信息。王钝根在《申报》上发表剧评,对新民社成功演出《马介甫》,予以高度评价。并希望新民社在上演《马介甫》之后,能成为新剧界的一面旗帜,“永永飘扬于海上矣”。时人丁悚两度观看了该剧,并先后于1913年10月14、27两日在《申报》上发表剧评文章。由于《马介甫》一剧,有极强的上座率,曾与新民社分庭抗礼的民鸣社也将此剧搬上了自己首场演出的舞台

通过概念隐喻,人们不断挖掘事物间的各种新联系,为认识世界提供了一种基本方式。人体词之所以具有除指示人体部位以外的含义,是因为人们在认知思维中把人体部位作为始源域,将其部分特征或功能映射到目标域,将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域联系起来,如此形成了人体词的隐喻意义,从而使人体词的语义发生了转移。

24.《不如归》,取材于日本德富健次郎之作。

25.《血蓑衣》,取材于日本村井弦斋之作。

《水浒》一书,又名《忠义水浒传》,作者施耐庵,其成书的时间大约为明代的正德年间。该书版本复杂,流传甚广,对于传统戏曲影响巨大,傅惜华曾编有《水浒戏曲集》一书,然《水浒》对于早期新剧的影响却鲜有关注。

郑氏《新剧考证百出》中收录的由《水浒》改编的新剧有二:《豹子头》和《花和尚鲁智深》二剧。《豹子头》一剧为“春柳古装剧之一,计分十一幕,编者镜若”。所谓“春柳古装”即陆镜若领导的新剧同志会上演的古装戏,据《申报》记载:“石路南首天仙原址新民舞台春柳社全体演员……其初五夜之《豹子头林冲》,曾经演过两次,莫不座上客满,仝声赞许。兹因学商两界函请重演,特先排演,以答盛情。”全剧的改编以小说《水浒》为蓝本,郑氏在《新剧考证百出》中,对春柳社依据《水浒》而改编的此出新剧,予以了较高的评价,称其为小说改编新剧的合作

本剧取材《水浒》,林冲未上梁山泊以前事实,剪裁而成,精警之处甚多。古装新剧中,可称合作。刘艺舟曾编此剧,演于日本东京,只分五幕,剧情未免太略。惟风雪山神庙一场,增加梦景,演林冲梦见高衙内逼婚,张氏自缢,张教头忧愤而死等情,穿插甚妙,(张氏等乃均有着落)可谓善矣。

从郑氏的记述中可知,将《水浒》改编为新剧,搬上舞台,并非陆镜若首创。在他之前的刘艺舟便着手对《水浒》进行改编,只是比陆氏的新剧少了6幕。

陆镜若(1885—1915),名辅,字扶轩,艺名镜若,江苏常州人。早年留学日本,在东京帝国大学攻读文科。他热爱戏剧,曾入日本新派剧俳优学校学习。后入早稻田大学文艺协会,1908年参加中国留日学生组织的春柳社。1912年初学成回国,在上海召集春柳社成员欧阳予倩、马绛士、吴我尊等成立新剧同志会,开始从事职业新剧运动。

陆镜若领导的新剧同志会,是当时新剧界演出水准最高的一个剧团。由于陆本人受到良好的戏剧训练,对于剧本的重要性有深刻的认知,其舞台表演更是严肃认真,一丝不苟,“无论一举一动,一步一趋,在在讲求艺术”。故亲自动手,改编剧本。

学生通过网络教学平台参与教师发起的活动:如完成作业、随堂测试、调查问卷和签到等。蓝墨云班课中的签到有3 种方式:一键签到、手势签到和手工登记,简单快捷方便,通常一个班的签到可以在1 分钟甚至更短的时间内完成。蓝墨云班课中的头脑风暴活动是学生背对背答题的一种方式,答题过程中学生之间无法看到对方的答题内容,在活动结束后,可以浏览所有学生的答题情况。

郑氏的《新剧考证百出》一书,所收录的剧目,仅限于新民、春柳、药风和兴民4个剧社。而新民与药风两剧社,均为郑氏所创办。改编小说,搬上新剧舞台,非并仅限于此四剧社。在新剧初创之际,将小说改编为新剧,以资吸引观众,增加上座率,实乃各剧社通行之手法。新民社上演由小说改编的古装戏,是经过认真考虑的。据朱双云回忆:

《花和尚鲁智深》,“春柳古装剧之一,分九幕,编者燕士。本事见《水浒》”

顾无为加入了民鸣社后,即为民鸣社编演《李莲英》一剧。因旗装戏之为创见,故营业特盛,新民社大受影响。时《民国日报》编辑叶楚伧、《时报》主笔包天笑,均参加新民社的写剧工作。天笑即主张编演《西太后》以为抑制。优游说:“我们与其步人后尘,而演旗装戏,不如另开生面,而演古装戏。”正秋因不接受天笑之建议,而演《武松》《花木兰》《貂蝉》等等古装戏。

《貂蝉》《武松》两剧,分别取材于《三国演义》和《水浒》,但郑氏的《新剧考证百出》却未收录,不知何故。

曹雪芹的《红楼梦》和蒲松龄的《聊斋志异》是新剧改编的主要来源。据笔者统计,春柳社依据小说《红楼梦》改编的新剧剧目共有7出,分别为《鸳鸯剑》《王熙凤大闹宁国府》《黛玉焚稿》《夏金桂自焚记》《刘姥姥进大观园》《晴雯》和《风月宝鉴》。郑氏的《新剧考证百出》一书中,并未将春柳社的“红楼戏”悉数收录,仅收录了《鸳鸯剑》《王熙凤大闹宁国府》《夏金桂自焚记》《晴雯》和《刘姥姥进大观园》5出。

《晴雯》,春柳剧本,分六幕,冥飞、绛士合编。事见《石头记》。

本书的作者题名为抱瓮老人,明朝姑苏人,其真名、生平均不详。《今古奇观》在清代为禁书,却屡禁不止,风行于世,被译为日、德、法、英等十余种文字,日本学者称之为“驰名世界”的小说,是中国古代最具代表性的一部小说选本。

英语新闻翻译要从认知角度出发,根据目标域中译语隐喻与源域中源语隐喻间形成的相似或相异 “映射关系”,采取直译、意译策略,准确传达源语信息。

《今古奇观》一书,多层面地反映了明清以来市民社会生活的风貌,其内容既有资本主义萌芽的新思想,又有神道志怪和色情的描写,故而广受市民社会的欢迎。以其为蓝本,改编为新剧,亦是当时的新剧团体,以市民所熟知的故事情节为依托,吸引观众,提升上座率的有效手段之一。

《芙蓉屏》一剧,改编自《今古奇观》第37卷的“崔俊臣巧会芙蓉屏”。郑氏《新剧考证百出》中收录的《芙蓉屏》一剧,由苏石痴领导的民兴社上演。据《申报》记载,在“三洋泾桥南首歌舞台原址,民兴社男女合演新剧,全体社员一齐登台。东京大背景家绘成特别布景,准定八月初四夜开幕”

民兴社位于法租界内,与英租界内的剧社所不同的是,没有男女同台之限。《芙蓉屏》又是民兴社开幕的首场演出,故而引起了新闻媒体的关注,王钝根《二十三晚观民兴社剧》一文道:

是晚为民兴社开幕之第一出,剧名《芙蓉屏》,本出旧小说《今古奇观》,又经任天知增加节目,遂令人如入山阴道上,目不暇给。剧中主人崔俊臣,王幻身演之。……侬影女子也,演崔夫人,居然入彀。……任天知演高御史,语言工架,处处老当……海峰演郭庆春,旗鼓相当,亦自不弱。苏石痴演高夫人,神气俨然。……民兴社于布景,颇能注意。水景园景,最为出色。书房景,书画陈设,井然不俗。吾于是知画布景者,当是雅人。新剧之有布景,犹佳人之有红粉。佳人不需红粉者,世间有几?新剧不需要布景者,世间有几?吾故深望民兴社,不惜工本,当于布景上,精益求精也。

二、“红楼戏”和“鬼戏”在民初新剧中的改编

与明代相比,清代的小说对于清末民初的新剧运动,影响更大,是民初新剧改编的主要源泉之一。

清代小说被改编为新剧的情况,亦较为复杂。其一是由前人的作品进行改编,如《红楼梦》《聊斋志异》等;二是由当代人的作品进行改编,如包天笑的作品;三是由外国的译作进行改编。

《芙蓉屏》一剧,“民兴剧本,本剧取材《今古奇观》”

碳源是酵母生长及维持生命活动的最基本物质,发酵液中的糖含量能够改变酵母细胞在适应活化阶段的生长及代谢过程,从而影响后续发酵进程[11]。氮源是酵母生长代谢所需的重要营养元素,活化基质中氮源的类型(有机氮或无机氮)及含量能够提高酵母菌生物量、细胞活力及其在严苛环境下的生长生存能力[12],从而影响二次发酵过程和产品品质[13]。

《鸳鸯剑》,春柳剧本,分五幕,编者绛士。

您好!我是一个快上初三的大男孩。我知道自己已经步入青春期了,最明显的表现就是不愿意搭理父母,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这就是我发自内心的感受,我觉得他们都不懂我,他们的关心让我感到烦躁。另一方面,我又略感自责,但我只要放学回到家,就无法克制自己。父母应该感觉到了我的疏远,我很苦恼。

《王熙凤大闹宁国府》,春柳剧本,分六幕,编者予倩。

《夏金桂自焚记》,分七幕,编者马二。

《今古奇观》成书于明代,其内容主要选取冯梦龙的“三言”和凌濛初的“二拍”,全书共40卷。目前已知最早的刊本是吴郡宝翰楼刊本,藏于法国巴黎国家图书馆。该刊本题“抱瓮老人订定”,书中序言的“皇明”二字另行抬头,据此可断是为明代刊本。

《刘姥姥进大观园》,春柳剧本,分七幕,编者松风。

基于GPS时间识别刷卡乘客上车站点(模型1)存在的问题是:武汉市GPS点位信息是每隔15 s上传1次,部分站点车辆到站时不是上传数据的时间,则没有GPS点位信息. 解决该问题的方法是寻找与该点位时间最接近的点位信息进行推算得到.

由小说《红楼梦》改编的《鸳鸯剑》一剧,是新剧时期较为成熟的剧目。早在春柳社之前,新民社便将此剧搬上了舞台。检索《申报》广告可知,1914年5月1日,“春柳剧场每夜八时开演正剧《鸳鸯剑》”。而在1913年年底,新民社便上演了该剧:“星期夜,家兄约往新民社观剧……先观剧题为《红楼梦》之一,曰《鸳鸯剑》也。”

《鸳鸯剑》的改编,应当取得了不俗的票房。在此基础上,春柳剧场又着手改编《王熙凤大闹宁国府》一剧:“本剧场两演《鸳鸯剑》,颇为沪上人士所欢迎。兹由马君绛士编成《王熙凤大闹宁国府》六幕,用续《鸳鸯剑》,为尤二姐之结局。剧本完善,盛水不漏。剧中人物皆一时名选,洵为海上不可多得之杰作。”

第三个“1”是指以100万吨工业级、食品级磷酸为基础,做100万吨精细化工产品,包括饲料添加剂、食品和医疗产品、电子材料等,把磷产业链向价值高端延伸。

新剧初创之时,尚未有完整的剧本之制,故改编亦较为随意,春柳剧场的《王熙凤大闹宁国府》一剧,《申报》广告上写明是马绛士改编,而郑氏的《新剧考证百出》中则为予倩。可能是欧阳予倩对于《红楼梦》的特殊情怀,他本人以《红楼梦》为基础,改编了多出“红楼戏”,在笑舞台上 演

作为《鸳鸯剑》的续集,春柳社《王熙凤大闹宁国府》之演出,取得了较大的社会反响。剧评家冯叔鸾先生在《俳优杂志》上,发表了《春柳社之王熙凤大闹宁国府》一文:

中老年、儿童是比较特殊的游客群体。一般情况下,未满18岁建议是有监护人陪同的。欧美等一些国家签证手续审查也较为严格,在未成年人签证申请时会要求监护人或者是陪同人的公证和认证。因此,在出国前应该先咨询好哪些国家允许未成年独自出境旅游。对于老年人一定要谨慎选择独自出国自助游,因为他们可能会因为时差、水土不服等造成一些问题。

《红楼梦》之剧难演,而《大闹宁国府》一剧尤难演。其所以难演者,一曰身份,二曰语言。盖红楼中之人物,须具一种雍容华贵之气象,即下至婢僮亦应娇警清俊,方合于豪门奴仆身份。至于语言则须前后关显,出语必有根据,不容随意增减。故非将全书贯于胸中,不能头头是道,然而此犹《红楼梦》名剧之普通难处也。若夫《大闹宁国府》则更有二重难处,一曰正角太多,二曰表情太复杂。

冯叔鸾不仅是剧评家,亦是编剧高手,《夏金桂自焚记》一剧便出自其手:“《夏金桂自焚记》,分七幕,编者马二。” 马二即冯叔鸾

郑氏的《新剧考证百出》并未全文收录马二改编的剧本,冯叔鸾将其改编的剧本收入了自己主办的《俳优杂志》之中,为我们今天了解新剧时代的剧本改编,提供了绝佳的文献。对于冯氏的改编,《申报》亦多有溢美之词:“春柳剧场四月念九夜准演《夏金桂自焚记》。《红楼梦》之写情,痴邪淫妒,兼而有之。本社排演成熟,久为识者许可。兹又请马二先生新编《夏金桂自焚记》一剧,共只七幕,而包罗原书前后十余回之情节,纤悉靡遗。脚本既携杰作,演员亦多能手,绘影绘声,大有可观。爱看《红楼梦》新剧者,幸早临焉。”

《刘姥姥进大观园》是一出喜剧,春柳剧场“参其原书,考其大旨,广其大意,摘其精华,费数月之时光,始成此剧。而支离突兀有过原书,观之不啻与刘姥姥共进大观园,一睹其奇形怪状,笑不可仰也”

《红楼梦》虽为名著,然将其搬演上舞台则非易事,时人对“红楼”新剧的总体评价亦不高:

《红楼梦》虽为名著,然其声名远不如《聊斋》之普及。读此书者,大抵骚人墨客,至于妇孺乡曲、走卒贩夫,不特未见其籍,抑且未耳其名。所以排演《红楼梦》剧,往往不得善果,此乃历试皆然,并非好为谰语。至于剧人为是剧,亦多蹇塞泥滞,不能如他剧之活泼泼地。此盖震于《红楼梦》之盛名,不敢稍轶范围,以至全剧鲜精采之呈,观者等嚼蜡之味,不能叫座,职是故也。

“红楼戏”之外,郑氏书中由《聊斋》改编的“鬼戏”亦占据相当的位置。

5) customary ['kʌstəməri] adj. 习惯的;通常的;照惯例的 n.习惯法;风俗志

《聊斋志异》,蒲松龄(1640—1715)撰。康熙元年(1662),时年22岁的蒲松龄开始写作神怪小说,至康熙十八年(1680)春,书稿初成,名为《聊斋志异》。此后屡有增补,直至康熙三十九年(1701)前后和康熙四十六年(1708),蒲氏又对全书做了少量的修改。

《聊斋志异》是我国古代短篇文言小说中成就最高的作品,鲁迅先生称其为“专集之最有名者”,该书流传甚广,版本甚多,主要有雍正年间抄本六卷四百八十五篇,题名《异史·聊斋焚余存稿》、蒲氏手稿本半部、乾隆十六年铸雪斋抄本十二卷、张友鹤校注本、任笃行《会校会注集评聊斋志异》本等。

从《聊斋志异》中选取素材,是早年新剧界十分流行的做法。郑氏《新剧考证百出》中,收录了由《聊斋》改编的剧目有6出,分别为:

集成学习被认为是当前数据挖掘、机器学习中提升预测精度的重要方法。在介绍集成学习概念、评价标准的基础上,将集成学习划分为基分类器的构建和集成两个阶段,从偏差-方差分解角度,分析集成学习的预测精度主要是通过控制集成模型复杂度和各基分类器差异度实现,研究讨论了集成学习的模型构建阶段的经典算法Bagging、Boosting等,同时分析研究了分类结果集成的普通投票和Stacking方法。对于掌握集成学习的一般步骤、精度控制、经典方法以及结果集成整合等有一定帮助。

《田七郎》,春柳剧本,分八幕,编者予倩。本剧取材《聊斋》。

《马介甫》,新民剧本,本剧取材《聊斋》。

《庚娘》,新民剧本,本剧取材《聊斋》。

《恒娘》,新民剧本,本剧取材《聊斋》。

《珊瑚》,春柳剧本,分八幕,编者松风。

《小翠》,春柳剧本,分六幕,编者龙蒲生。

《田七郎》一剧,系以《聊斋》卷四为蓝本,春柳剧场在演出广告中称:“《田七郎》一剧,有义侠,有友爱,有纯孝。饰主人翁者一时难得其选。本剧场再三研究,始于迩日竣事,以我尊饰田七郎,予倩饰田母,小髭饰富翁,珠联璧合。观之能令人感慨,系之宜兴全家。所演别具一格,诚极有价值之作也。”

23.《沈剥皮》,取材于《九尾龟》。

《庚娘》一剧,改编自《聊斋》卷三,“新民演剧社十一夜开演新鲜好戏《庚娘》”,这也是郑氏领导的新民演剧社上演该剧在《申报》上刊登广告的首次记录。

《恒娘》一剧,改编自《聊斋》卷十。新民社1913年10月16日首演是剧,后因“华洋商界名人来函,烦请准于今晚在谋得利重演此剧”,故于10月27日再度上演:“新民新剧社廿八夜开演布景新戏、改良新戏、全本正剧《恒娘》,家庭现象之写真。世界上最难形容者莫过于家庭现状,而家庭现状之最难形容者莫过于夫妇妻妾之间。《聊斋》一书,大半谈及家庭而不及国家,尤好谈闺房中琐屑之事,形容入细,笔下有神。取其事实编为剧本,往往趣味浓深,引人入胜。即如《恒娘》一剧,情节之佳,为全书第一。”

《小翠》一剧,改编自《聊斋》卷七。

《珊瑚》一剧,改编自《聊斋》卷十。

郑氏《新剧考证百出》记载,《珊瑚》一剧为“春柳剧本”,实则新民社演出该剧的时间略早于春柳剧场。1913年11月4日,新民新剧社在“英大马路东口第三门牌初七夜开演布景新戏:趣剧《三怕》,正剧《珊瑚》……描摹贤女之克尽妇道,婉娩淑慎,有益于女界,实匪浅鲜。”至1914年6月13日,春柳剧场方将该剧搬演:“春柳剧场五月二十礼拜六夜准演新编正剧《珊瑚》。是剧取材《聊斋志异》,不特情节佳妙,观之动人兴趣。而珊瑚之奉姑重孝、事夫惟敬及受种种挫辱,真所谓撼山岳而泣鬼神。挽回颓风,殊属不浅。近又新装电扇,清风徐来,心神一快。”由于演出效果不错,一月之后,春柳剧场又再度上演《珊瑚》,由马绛士和欧阳予倩担任该剧的主角:“春柳剧场闰五月十七夜准演著名悲剧《珊瑚》。马绛士为今日新剧界中悲旦之圭臬,其表情之哀感顽艳,无不令人动魄惊心。而欧阳予倩之旦角尤为轻盈妙曼,嗔笑皆真,兼长老旦,龙钟态度,毕肖形容。近又新编《珊瑚》一剧,苦心孤诣,斟酌完善,与他家所演迥乎不同。定于今晚重演是剧。绛士饰老旦,珠联璧合,堪称佳构矣。”

由《聊斋》改编的“鬼戏”,因剧情生动,引人入胜,故而对市民观众,尤其是下层民众的吸引,远较“红楼戏”为胜。对此,时人评价道:

演《聊斋》剧,必能叫座。盖以《聊斋》一书,声及于里巷,妇孺乡曲,耳名已久,苦于目不识丁,不能展卷而读,一旦演为戏剧,其有不争先快睹者乎?益有浅学之徒,往往以能读《聊斋》自诩,实则展卷茫然,一无所晓,欲求教于人,又恐为人所笑。无已,乃求诸于剧场。于是各剧社不演《聊斋》则已,演则座辄为满。此非理想之言,盖由实验而得者也。

早期新剧演出,由于缺乏剧本,为了吸引观众,提升上座率,新民、春柳等新剧社团便纷纷从明清小说中汲取灵感,一时间新剧舞台上出现了“红楼”“聊斋”热。而限于激烈的商演竞争的压力及改编者的实际水准,新剧对于明清小说的改编,仅仅是出于吸引观众之需,并未忠实于原著,更未能将名著的文学性和思想加以萃取提炼,故而《聊斋》的鬼怪狐仙、《红楼》的“多姑娘”,在新剧舞台上层出不穷,引起了社会舆论的不满:

近者,道出沪江,参观新剧。民鸣、新民诸社,足迹殆遍。所演各出,如《马介甫》、如《鸳鸯剑》、如《红玉》、如《风月宝鉴》……至圣编诗,不废郑卫。善善恶恶,是诚有之。诲盗诲淫,则我岂敢。惟沪上台风蛊娇,剧界为卖座计,恒揣摩社会心理,描摹奸淫狗盗形迹,惟恐不尽……警告于新剧界诸同志,此后编排新剧,勿以某等集中《伏狐》《多姑娘》种种纪述纂入脚本,致观者见其正面而不察其反影,玩其事实而不明其寓意,未能收陶情适性之功,反足为风俗人心之害,则某等亦与有罪也。〔51〕

三、晚清时人的小说对民初新剧的影响

除《红楼》《聊斋》之外,郑氏《新剧考证百出》还收录了由晚清时人的小说、清季的译作而改编的新剧。

晚清之际,社会巨变,内外交困。社会局势为小说的发展,不仅提供了市场,更提供了素材。于是晚清之际,出现了以《目睹二十年之怪现象》等一批谴责小说,在晚清市民社会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写作小说亦成为当时的一种时尚。

随着西学东进,国门洞开,西方的文学艺术也渐渐地进入国内,以林纾、魏易为代表的译作也渐为世人所关注。郑氏《新剧考证百出》中,所收录的33出外国剧目,竟有20出是莎士比亚的剧作。郑氏《新剧考证百出》所收录的莎剧作品,与林纾的《吟边燕语》有很大的关系,两者拿完同名的剧目有7部,分别是《情惑》《铸情》《孪误》《驯悍》《肉券》《仇金》和《鬼诏》。

据现有的文献记载,郑氏所领导的新民社是第一个将莎剧搬上新剧舞台的剧社。1914年4月5日,新民新剧社在石路天仙茶园故址上演的《女律师》,是郑氏最早演出的莎氏剧目。当日《申报》的广告道:“《女律师》取材于《吟边燕语》内《肉券》一则,为英国莎翁最有价值之作。”广告中还列出了参加此次演出的21位演员的名字,其中“药风”的名字尤其显赫,“药风”即郑正秋。

《女律师》一剧在郑氏的《新剧考证百出》中又名《肉券》,是民初新剧时期上演的最为频繁的一出莎士比亚剧目。据《申报》演出广告的不完全统计,新剧时代,该剧上演的次数达50余次之多。1914年“甲寅中兴”之际,上海六大新剧团体联合演出,最终上演的3出剧目中,便有该剧,郑正秋在剧中出演了巴山奴这一角色。关于此次公演,朱双云在《初期职业话剧史料》一书中,有详细的记述。

《官场现形记》,作者李宝嘉(1867—1906),字伯元,别号南亭亭长,江苏常州人。1906年2月,李伯元的《官场现形记》一书在上海出版。全书共60回,1903—1905年在《世界繁华报》上连载,同时由该报馆分5编出版,每编线装6册12回,共30册。《官场现形记》是晚清第一部在报刊上连载并取得社会轰动效应的长篇章回小说,开创了近代小说批判社会现实的风气。小说由30多个相对独立的官场故事联缀起来,涉猎甚广,上自太后、皇帝,下至杂役、小吏,大小官吏,形形色色。该书出版后,即在社会上产生极大的影响,震动了清廷。当时的摄政王载沣曾下令两广总督端方,派人剌杀作者,查封连载作品的报社。新剧《陶子尧》《田小辫子》,即取材于是书。

由于《官场现形记》一书影响力巨大,春柳社专门请张冥飞以该书为素材,改编了一批新剧〔52〕,而郑氏《新剧考证百出》仅收录了《陶子尧》〔53〕《田小辫子》〔54〕两剧,且改编者均署名为松风。

《陶子尧》,春柳喜剧,分七幕,编者松风。本剧取材《官场现形记》。〔55〕

《田小辫子》,春柳剧本,分五幕,编者松风。本事:前清末叶,金陵官场,几成群渊丑薮。南亭亭长所著现行记,惊金陵事綦详,顾末有如田小辫子一事为尤甚者。〔56〕

《陶子尧》《田小辫子》两剧,次第上演。陶剧演于1914年7月11日,田剧演于1914年7月19日〔57〕

《沈剥皮》一剧,“春柳喜剧,分七幕,编者龙蒲生。”〔58〕“春柳剧场七月十三夜准演讽刺剧《九尾龟》之一节《沈剥皮》。此剧取材于《九尾龟》小说之一节,针砭财虐,意主劝惩。穿插剧情,不遗罅隙。其趣味尤在前演各种讽世剧之上。支配角色,颇极一时之选。”〔59〕

小说《九尾龟》1910年出版,是晚清著名的狭邪小说,中国古代十大禁书之一。1906年至1910年,上海点石斋先后出版了12集,共192回。作者张春帆(1872—1935),近代小说家,名炎,以字行,别号漱六山房,江苏常州人。长年寓居上海,为青楼常客。

该书主要描写了妓院情况和嫖客的狎妓生活,曾被胡适称之为“嫖界指南”。在作者的笔下,妓女、流氓、帮闲、腐吏、商贾、戏子等诸色人物跃然纸上,深刻揭示了晚清都市生活的众生百态,具有一定的批判现实意义。

吴趼人(1866—1910),原名沃尧,字小允,广东南海(佛山)人。吴趼人仕宦人家,其曾祖吴荣光,曾任湖南巡抚兼湖广总督。祖父莘畲,官至工部员外郎,父允吉,曾任浙江候补巡检。吴趼人早年丧父,十七八岁至上海谋生,常在报刊撰文为生。光绪二十九年(1903)始,在《新小说》上发表《电术奇谈》《九命奇冤》《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恨海》《劫余灰》《情变》等。其中《劫余灰》和《恨海》均被改编为新剧上演,郑氏《新剧考证百出》即收录了《恨海》一剧。“《恨海》,春柳剧本,分十一幕,编者予倩、绛士。本事:取材于《恨海》说部。”〔60〕《恨海》为新剧时代的名剧,又名《情天恨》,为陆镜若春柳剧场的保留剧目。然最初将该剧搬上舞台的,却是郑氏领导的新民社。1913年10月16日,位于“英大马路东口第三门牌新民演剧社”上演“全本正剧《恨海》。……《恨海》一剧为描摹家庭社会之种种现象而作,其中情节神奇,变幻贯串,联络编排,悉出名手,早已有口皆碑。本社社员又复再三研究,惨淡经营,故每一演之,车马盈门,座无隙地。此剧之动人,可想见矣。兹本社为答座客雅意起见,特于今晚重演此良好名剧。并添置彩景,广请新剧名人,同时登台,现身说法”〔61〕

由于《恨海》一剧,情节动人,上座率高,其他剧社也竞相上演〔62〕。新民社迁址之后,继续以此剧为号召,吸引市民。1914年2月15日,新民社在“石路中天仙茶园旧址”上演《情天恨》〔63〕。2月18日,周瘦鹃专门为此发表了评论文章〈志《情天恨》〉,对新民社演员在该剧中的表情、台词等进行了评述:

《情天恨》,本于吴趼人先生之说部《恨海》,一绝有价值之悲剧也。五日晚,为优游、无恐、怜影三君登台之第一夜,即演斯剧。三君珠联璧合,其表情既缜密复周到,直堪称三绝。〔64〕

1914年5月3日,上海新剧公会组织六大剧团,进行联合演剧,是为早期新剧运动的一大盛事,《恨海》一剧,再次出现在上海市民面前〔65〕。在此剧的联合演出中,汪优游的表演,尤为突出。朱双云《新剧史·陈伯和》一则道:“余好观新剧而多微辞,惟于《情天恨》则无闲言。盖其感人之深,有非他剧所能及者。曩余作联合演剧剧评,于《恨海》之陈伯和,以为优游绝作,非天影所及。今日新剧社演斯剧矣,去伯和者必为优游。”

联合公演之后,春柳剧场于五月十三夜(1914年6月6日)准演《恨海》。《恨海》为海上著名新剧之一,本剧场初演《家庭恩怨记》后,“大受识者称赞,故早蒙学界纷纷投函要求排演是剧,以饱眼福。同志诸君不敢率尔操觚,研究既久,现已习练纯熟,准于今晚开演。以镜澄饰张鹤亭,镜若饰陈伯和,绛士起张棣华。主角均是名手,其配支之相当,点缀之精美,布景之新奇……洵绝无仅有之杰作也”〔66〕

关于《恨海》剧本其他改编的情况,朱双云道:

《情天恨》吴趼人先生之小说《恨海》,进化团钱逢辛编为戏剧,都凡二十二幕,前丹桂第一台所演者,乃逢辛原本也。嗣有嫌其冗长者,为之杀青,改为一十九幕,予友优游,犹以其过于繁琐之有损全剧精采也,因费一夕之力,删为九幕。今各剧社所演者,多本于优游者也。

《晴天恨》剧本有三,一为逢辛所编,一为药风所编,一为优游所删。

逢辛所编,有联军入京,李氏议和等幕,并有陈仲蔼、王娟娟一段公案。药风则悉准原书,不加增损,且不偏于伯和一面,而与仲蔼并重,尝于谋得利演过一次,药风为伯和,清风为仲蔼,予为归筌书等,一现之昙花,故绝鲜知者。

优游删芜存菁,编为今本,精神贯注,演者宗之。〔67〕

朱氏记述的《恨海》版本,与郑氏所记不同。

《活佛升天》一剧,为“新民剧本,本剧取材《兰苕馆外史》”〔68〕

《兰苕馆外史》又名《里乘》,全书共十卷,许奉恩(1816—1878)著。许奉恩,字叔平、安徽桐城人。屡应乡试不第,长期以幕僚为生。《兰苕馆外史》一书,共收小说一百九十篇。《笔记小说大观》对此书的提要道:“有清一代,笔记小说夥矣,要以蒲、纪二氏最为擅场。《聊斋志异》以文词胜,《阅微草堂》以论断胜,皆千古不磨之作。此书独兼有其长,谈狐说鬼,无殊淄水之洋;善劝恶惩,犹是河间之宗旨。纸贵已久,鼎足何疑?”该书是一部以劝诫为意旨,兼有《聊斋志异》和《阅微草堂笔记》两书之优点的笔记小说。书中对于清朝官场科场、民俗民风、家庭邻里、男女恋情、僧尼武侠、神鬼精怪,均有涉及。作者以其广博的见闻和圆熟的笔法,为我们描绘了一幅清后期社会世相百态图。

《邱丽玉》一剧,“民兴剧本,蘧蘧编。本剧取材《夜雨灯录》”〔69〕

《夜雨灯录》,又名《夜雨秋灯录》,宣鼎(1832—1880)著。宣鼎,字子九,号瘦梅,安徽天长人。《夜雨灯录》著于清光绪三年(1877),全书共八卷,115篇。所记内容多是神奇怪诞、扑朔迷离的故事。这些故事,既有反映现实、描摹世态、感慨人生之著,又有讽剌时弊、揭露黑暗、歌颂豪侠之作。该书刊行后,对社会的影响颇大,尤以《麻风女邱丽玉》一则的影响为最。此外,还有十余种被改编为戏曲,流传于世,如《病玉缘》《捆仙索》等,成为戏曲的传统曲目。据《申报》广告载:“前本《邱丽玉》,即《麻风女》一剧,本社(民兴社)两次排演,极受各界欢迎。甫至八时,已坐无隙地。现续排后本,情节更为离奇,布景尤为特色,如数百斤之鳄鱼、六丈长之毒蛇,异布人、异兽角,斗于舞台之上。不独为剧界之创局,亦海上所未见者也。”〔70〕

《一缕麻》,晚清小说,包天笑的前期作品,1909年11月发表于《小说时报》第二期。

包天笑(1876—1973),原名清柱,后改为公毅,号朗孙,笔名笑、天笑、钏影、天笑生、吴门天笑生等,江苏吴县人。光绪二十年(1894),与友人合组“励学社”,在苏州开设“东来书庄”,出版《励学译编》月刊,并开始翻译小说。第一部翻译小说为与幡溪子(杨紫瞵)合译的《迦因小传》〔71〕。宣统元年(1909),与陈景韩(冷血)合编《小说时报》,尝兼“小说林编译所”事,《一缕麻》即创作于此时。据《申报》广告载:“春柳剧场五月念四夜准演《一缕麻》。《一缕麻》为天笑名著小说之一,描写哀情,别辟蹊径。兹经本剧场编成新剧,择于礼拜三晚登场。”〔72〕

《未了缘》一剧,“取《谐铎·死嫁》一则”〔73〕

《谐铎》,沈起凤(1741—1802)著。沈起凤,字桐威,号黄渔,又号红心词客,江苏吴县(今江苏苏州)人。乾隆举人,历任安徽祁门、全椒两县教谕。《谐铎》是笔记小说集,共十二卷,成书于乾隆五十六年(1791)前后,内容多记述奇闻逸事,以资警醒世人。“铎”是一种古代乐器,形如铙、钲而有舌,是大铃的一种。作者在每则故事之后皆有“铎曰”云云,或点明主旨,或阐述议论。

《堕溷花》,“春柳喜剧之一,计分七幕,编者冥飞”〔74〕

《堕溷花》改编自晚清同名“哀情”小说,作者许指严(1875—1923),发表在上海商务印书馆《小说月报》一年五期,宣统二年十一月(1910年12月)。

许指严,原名国英,字志毅、指严、子年等,号鞋庵,别署不才子,室名砚耕庐、弹华阁、寄庐。原籍江苏武进(今常州),长期寓居上海。早年曾执教于南洋公学,后任上海商务印书馆编辑。

许指严出身官宦之门,对于官场的逸闻趣事,从小就耳濡目染。成年后逐一追记,著成掌故小说,涉及社会、言情、历史、宫闱等诸多题材,其作品有《近十年之怪现状》《民国春秋演义》《新华梦》《指严小说精华》《许指严说集》《十叶野闻》《新华秘记》《清史野闻》《南巡秘记正续集》《十叶野闻》等。郑氏所著的《新剧考证百出》一书之序言,即由许氏执笔。

据《申报》广告载:“春柳剧场五月念三夜准演《堕溷花》。《堕溷花》为一种社会的新剧,沉闷处令人悲痛,快处令人笑。针砭薄俗,此为隽品。”〔75〕

四、民初新剧对清末翻译小说的改编

晚清之际,东邻日本和西方列强,以坚船利炮,洞开中华国门。伴随着殖民入侵,其文化意识形态,亦进入中国。在小说和新剧方面,亦都留有异国文化的印痕。中国学者开始关注异国的文艺作品,并对其进行了最初翻译的尝试,如林琴南的《吟边燕语》,郑氏《新剧考证百出》中就有收录。然莎翁之作,本为戏剧,不属小说之列。郑氏收录的33部剧目中,由晚清译作改编而成的有2部,分别为日本的小说《血蓑衣》和《不如归》。

“《不如归》,日本名小说,亦有名悲剧,分九幕,绛士译编。”〔76〕郑氏收录的《不如归》一剧,系根据日本作家德富健次郎(1868—1927)的同名小说改编而成的。德富健次郎,又名德富芦花,是日本近代著名的小说家,散文家,熊本县人。少年时受自由民权运动熏陶,1885年皈依基督教,1898年发表小说《不如归》一跃而成为日本的著名作家。

《不如归》取材于日本明治时期的陆军大将、元帅大山严(1842—1916)长女信子的真实遭遇。小说先于明治31年(1898)11月至次年5月在《国民新闻》连载,明治33年(1900)1月由民友社刊行单行本。小说人物刻画细腻,语言通俗易懂,女主人公浪子在病痛和社会舆论的双重打压下辞别人世,临终时发出“来世再不做女人”的悲叹。《不如归》所描述的悲剧故事在近代日本社会引起了强烈的共鸣,触及到了日本社会的基本问题,受到广大读者的欢迎。小说出版后九年之中,便重版百次〔77〕,成为明治时期首屈一指的畅销小说。

德富健次郎的《不如归》出版后不久,日本新派剧将其搬上舞台。明治34年(1901),新剧《不如归》在大阪朝日座首次公演,柳川春叶的《脚本不如归》则于明治42年(1909),由东京今古书店出版。《不如归》在日本出版后,旅日的中国人便注意到这部作品。“鲁迅住在东京的时候,曾有一度想从日本语直译出来,可是终于如原样的未动手。”〔78〕

1908年,林纾、魏易首次将《不如归》译成中文〔79〕。有趣的是翻译的底本并非日文,而是英译本Nami-ko。商务印书馆刊行之后反复再版,影响深远〔80〕。“不如归”是杜鹃啼叫声的汉语谐音,寓意命运多舛的弱女子挣扎的心声。

清末留日学生陆镜若等人曾经在东京用日语上演过《不如归》,回国后成立了新剧同志会,先以“文社”之名于1913年在湖南首演《不如归》,返沪后于1914年以春柳剧场之名公演,此剧成为春柳社的保留剧目之一。

郑氏《新剧考证百出》中所收录的《不如归》,是马绛士根据柳川春叶的《脚本不如归》进行改编的,不仅对有关战争的部分做了相应的处理,婆媳关系、女性地位等家庭问题,也根据中国的实际情况进行了调整,他将原著的男主人公改名为赵金城,女主人公改名为康帼英;把原著的日本逗子海岸改为天津葛沽海岸,使之更符合中国人的审美情趣〔81〕。据《申报》载:“春柳剧场,闰五月二十夜,重演《不如归》,新加汽车站布景。天假日本文豪德富芦荟之手,成《不如归》。其书百读不厌,而为剧则屡演仍新。畏庐先生为我国介其文,同志会为我国介其剧,即本剧场所演者是也。剧中原有火车站一幕,情味尤浓,于滨海袂判、黄昏吊墓之场,东京各剧场,因其布置过艰,多从省略。春柳谬蒙四方人士赞许,不敢不免为其难,本礼拜夜即阴历闰五月二十日重演斯剧,即当加入火车站一幕,以副诸公之雅望,以彰文人之苦心。同志会演员诸君,为新剧前途计,不避潺蒸,不惜汗雨,将致全力于斯剧,以邀诸公之临睹焉。”〔82〕

《不如归》一剧,屡经春柳剧场上演,在市民社会亦有较好的反响,舆论亦关注之:

是剧大致均按原书情节编演,而能摘其精华,去其渣滓,以故各幕演来,均能一气贯注,恰到好处,既无牵强支离,亦少画蛇添足等弊。仆于新剧一道,本属门外,何敢遽尔言评,然过后思量是剧,固为一有身价之剧,而诸子演来,又均各具优点,殊不可不为一二表扬之言,以志予心之愉快。〔83〕

周瘦鹃对《不如归》小说及新剧,亦有很高的评价:

得到林畏庐先生从盐谷荣英译本中转译出来之后,便大喜过望,即忙买来拜读,真的是哀感顽艳,悱恻缠绵。前后读过了三四遍累得我落了不少眼泪,于是便永不敢再读。书中夹叙甲午之战,悲壮淋漓,发人深省,又觉得和普通哀情小说不同。而此书的价值也为之提高了。又记得有一年春柳社在南京路谋得利表演爱美的新剧,曾有《不如归》一出。第一次开演时,我就赶去观看。陆镜若君所饰的武男,马绛士君所饰的浪子,都表演得真挚而透切。看到伤心处,又累得我落了不少眼泪!事到如今,春柳社散伙已好多年,陆镜若君去世也好多年了,马绛士君也不知漂泊何处。而那夜在红氍毹上表演《不如归》时的断肠情景,至今还深深印在我的心上,不能忘怀!《不如归》动人之深,于此可见。〔84〕

《血蓑衣》是晚清译作中,对民初新剧演出产生深远影响的又一部小说。“《血蓑衣》,日本名小说,亦有名悲剧,分七幕,镜若、冥飞译编”〔85〕。据日本学者饭塚容教授考证,《血蓑衣》一剧,改编自日本村井弦斋(1863—1927)的小说《两美人》〔86〕。1906年6月,《两美人》被译成中文小说,改名为《血蓑衣》,由商务印书馆编译所发行,并标有“说部丛书初集第五十编”“义侠小说”的字样。

小说《血蓑衣》出版之后,首先对旅日的清国留学生产生了较大的影响。据明治42年(1909)4月1日的《万朝报》记载:

清朝留学生慈善演出,以捐助上海中国新公学为目的。清国廿余名留学生组成团体,明起2日至5日间午后,在牛込高等演艺馆举办慈善演出,剧目为村井弦斋清译本五幕《血蓑衣》及两幕喜剧《等候小偷》,据悉另有钢琴演奏。此团体有在本乡、东京两座博得好评之浪语、绛士、我尊、吉新、癯癯等诸氏加盟,乃规模庞大之组织。票价一律6角5分。〔87〕

明治42年(1909)4月5日的《新都报》,一篇署名武者所的文章《清国留学生的戏剧》道:

2日到5日之间,神乐坂的高等演艺馆有清国留学生的慈善戏剧。主要演员为此前在东京座和本乡座首演的成员,剧本为弦斋《血蓑衣》的清译本和喜剧《茶室小偷》。……原作似乎盘根错节,但因改编拙劣,连以上情节也不太清楚,加之语言为清语,日本观众仅能看懂两成,如堕五里雾中。然而,演员做科均很自然,我尊扮演伯爵而模仿佐藤岁三,扶轩替换吉新扮演大佐而模仿藤泽,伯爵小姐绛士则模仿木下等,各有千秋。据悉扶轩等近期归国,胸怀壮志,欲在支那创造一种新戏剧,故而像新戏剧对日本旧戏剧一般,脱离历来之支那戏剧,做科场面皆似日本新戏剧风格,道白宛如普通对话。《茶室小偷》则无可挑剔,不过观众大半为留学生,或高声哄笑,嬉玩打闹,或散漫不拘,横八竖七,故而此等通俗剧目正好,也未可知。〔88〕

商务印书馆编译了该书后,《血蓑衣》开始在国内流行,“《血蓑衣》系日本名小说,自商务印书馆译刻,纸贵洛阳,风行一时”〔89〕

辛亥之际,革命的浪潮风起云涌,乘势而起的进化团“上演《血蓑衣》《东亚风云》《新茶花》诸剧”〔90〕。朱双云有可能看过任天知的演出,他对任氏在《血蓑衣》一剧中的演技,赞赏有加。朱氏《新剧史·都督梦》一则道:“《都督梦》,原名《血蓑衣》(即本于日本小说《血蓑衣》),又名《侠女鉴》,为任天知绝唱。进化团演于金陵,即以此剧为第一声。天知之为是剧(饰星月洁男爵)慰莲一幕,声泪俱下,备极酸辛,人莫之及。去年君磐尝演一次,事后颇悔孟浪,可知是剧之不易演也。剧中有武田永其人,颇不易为,自演此剧以来,从无当意者。”〔91〕

1914年出版的《新剧杂志》中,刊有署名秋风的《血蓑衣》剧评。据秋风的序所言,《血蓑衣》是日本立宪之初的悲剧,在中国曾以《侠女传》《侠女鉴》《都督梦》等剧名上演。可见,最早上演《血蓑衣》的是任天知的进化团,之后的民鸣社也曾上演该剧。春柳旧人回国后,组成新剧同志会,再度将该剧搬上春柳剧场的舞台。据《申报》载,春柳剧场“特依原书编成是剧,加以绛士、我尊、小髭、予倩、镜澄诸君之描摹,酣畅淋漓,尽情尽致”〔92〕

为了使日剧的情节更加中国化,春柳剧场对原著中的人物姓名进行了调整,原著中的女主角民野莲改名为马莲娘,民野莲之兄民野魁改名为马人龙,原著中的男主角星月洁男爵改名为司马男爵,星月洁之妹星月莲改名为司马莲娘,武田勇改名为武廷璧,半井改名为胡德。如此,该剧中的人物情节,方可与郑氏书中所收录的“本事”相对应。

五、结语

郑氏1919年出版的《新剧考证百出》一书中,共计收录中外剧目132出。据笔者统计,其中有26出是根据明清时期的小说改编而成的,约占收录总数的20%。明清小说对于民国初年新剧演出的影响,由是可见一斑。

注释:

① [明]高儒《百川书志》道:“《忠义水浒传》一百卷,钱塘施耐庵的本,罗贯中编次。宋寇宋江三十六人之事,并从副百有八人,当世尚之。”

② 按:《水浒》成书时间,说法不一。石昌渝《从朴刀杆棒到子母炮——〈水浒传〉成书研究之一》一文,通过对《水浒》描写的兵器与历史文献有关兵器记载的对照分析,得出《水浒》成书的大致时间,再通过凌振的子母炮的考察,得出《水浒》成书时间的上限不能早于正德末年的结论(《文学遗产》1999年2期)。

③ 《水浒戏曲集》第2册,傅惜华编,上海古籍出版社1958年版。

④ ⑦ ⑨ ⑪ ⑮ ⑯ ⑰ ⑱ ⑲ ㉓ ㉝ ㉞ ㉟ ㊱ ㊲ ㊳ 〔55〕 〔56〕 〔58〕 〔68〕 〔69〕 〔73〕 〔74〕 〔76〕 〔85〕 郑 正 秋 原 著 、赵 骥校勘《新剧考证百出》,北京学苑出版社2016年版,第46、49、52、172、77、79、81、130、109、81、143、169、174、165、106、107、144、116、119、170、171、147、35、217、229页。

⑤ ⑬ ⑳ ㉕ ㉖ ㊵ ㊺ ㊻ ㊼ ㊽ ㊾ 〔59〕 〔61〕 〔66〕 〔70〕 〔72〕 〔75〕 〔82〕 〔89〕 〔92〕 《申 报 》1915 年 3 月 21 日 、1914年9月21日、1914年5月8日、1914年5月22日、1914年12月19日、1914年6月25日、1913年10月10日、1913年10月27日、1913年11月4日、1914年6月13日、1913年7月9日、1914年9月2日、1913年10月16日、1914年6月6日、1914年10月29日、1914年6月17日、1914年6月16日、1914年7月11日、1914年9月12日、1914年9月12日广告。

⑥ 合作:本意为书法诗文合于法度,此处喻指《豹子头》依据小说《水浒》改编,颇为成功。

⑧ 义华《六年来海上新剧大事记》,周剑云《菊部丛刊·歌台新史·陆镜若之评论》,交通图书馆1918年版,第15页。

⑩〔90〕 朱双云原著、赵骥校勘《初期职业话剧史料》,上海文汇出版社2015年版,第30、10页。

⑫[日]盐谷温《中国文学概论讲话》,山西人民出版社2015年版。

⑭ 钝根《二十三晚观民兴社剧》,《申报》1915年9月26日。

㉑ 按:1916年3月,朱双云、郑正秋、汪优游等成立大成社,继续在笑舞台演出。“大成社为营业上的竞争,又约了欧阳予倩、查天影等加入。更为出奇制胜起见,商得了欧阳予倩同意,于每周之末,加演其新编的《红楼梦》歌剧。后此盛行于歌坛上的《黛玉葬花》《宝蟾送酒》《晴雯补裘》《馒头庵》《负荆请罪》诸剧,完全是予倩在大成社里创造的”(朱双云原著、赵骥校对《初期职业话剧史料》,上海文汇出版社2015年版,第67页)。

㉒ 冯叔鸾《春柳社之王熙凤大闹宁国府》,《俳优杂志》1914年第1期。

㉔ 冯叔鸾(1883—?),戏剧评论家,名远翔,字叔鸾,笔名马二先生。

㉗㊶㊿〔67〕〔91〕 朱双云原著、赵骥校勘《新 剧 史》,上 海 文汇出版 社2015年版,第169、211、170、149、156页。

㉘ 中国书店1990年影印版;安徽文艺出版社1993年版,盛伟校释。

㉙ 北京文学古籍刊印社1955年影印本。

㉚ 上海人民出版社1974年影印本,上海古籍出版社1979年标点本。

㉛ 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1962年排印本,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年重印本。

㉜ 齐鲁书社2000年排印本。

㊴ 按:此《聊斋》指张友鹤辑校的《聊斋志异》,上海古籍出版社1978年版。

㊷ 详见范石渠原著、赵骥校勘《新剧考》,上海文汇出版社2015年版。

㊸ 钝根《剧谈》,《申报》1913年9月28日。

㊹按:1913年11月25日,《申报》刊出了民鸣社开演新剧的广告,这是民鸣社见诸《申报》最早的演出记录。刚成立的民鸣社,定于当年阴历十一月初一日即阳历十一月二十八日正式开演,首演的剧目便有《马介甫》。民鸣社演出之后,《申报》上又发表了署名“慧剑”的评论文章。

〔51〕 东野《蒲留仙、曹雪芹敬告新剧界诸同志书》,《申报》1914年1月1日。

〔52〕按:1914年7月11日《申报》载:“春柳剧场闰五月十九夜准演新编名剧《官场现形记》之一《陶子尧》。《官场现形记》一书,描摹前清官场人物,如大禹铸鼎,魑魅魍魉,无有遁形,久已脍炙人口。今本剧场特请冥飞君编成新剧,就中采取最有兴味之处,如《陶子尧》《魏翩仞新嫂嫂》《毒设美人局》《胡统领》《江山船内争风光之怪状》《贾大少爷》《黄胖姑运动之魔力》《田小辫子》《金陵官场之丑态》等事,先后编演。现《陶子尧》业已脱稿,择本月十九夜开演,特此布告。”

〔53〕 按:《陶子尧》一剧,改编自《官场现形记》7—9回。

〔54〕 按:《田小辫子》一剧,改编自《官场现形记》31回。

〔57〕 按:1914年7月19日《申报》:“春柳剧场闰五月念七夜准演《官场现形记》之一《田小辫子》。”

〔60〕 郑正秋原著、赵骥校勘《新剧考证百出》,北京学苑出版社2016年版,第56页。按:《恨海》乃章回小说,共十回,清末吴趼人所作,光绪三十二年(1906)上海广智书局出版。

〔62〕 按:《申报》1913年12月25日广告:“高等新剧团假座醒舞台,即二马路新新舞台原址。”上演全本《恨海》。

〔63〕按:《申报》1914年2月15日广告:“是剧系著名悲剧,本社特请无恐串张鹤亭,优游串陈伯和,描摹鹤亭之厚义,伯和之堕落,不特言行毕肖,而且庄足动人,谐足喷饭,辅以怜影之棣华,悲世之妓女,遂成一时绝作。”

〔64〕 瘦鹃《志〈情天恨〉》,《申报》1914年2月18日。

〔65〕 按:朱双云《初期职业话剧史料》一书,对此事亦有记述。朱双云本人曾一度在新剧社协助郑正秋工作,在联合公演之前,曾参加过该社的演出,故朱氏在其书中所记之剧目为《情天恨》,而非《恨海》。

〔71〕 按:《迦因小传》[英]哈葛德原著,杨紫麟口译,包天笑笔录,是为两人的合作译本。当时只找到英文原本的上册,所以只译了一半,单行本于1910年由上海文明书局出版。后来林琴南的全译本出版,只将书名中的“因”字加草头改为“茵”字,以示区别。郑氏《新剧考证百出》虽收录了《迦因》一剧,然该剧改编所宗之本,并非包天笑之译本,而宗林琴南之译本。据春柳剧场广告:“春柳剧场九月二十夜准演新编名剧《迦茵》。此剧系英国哈葛得原著,为吾国小说大家林琴南先生得意之译本。”(《申报》1914年11月6日,广告)林氏译本,于1913年12月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已不属明清小说之列,故不计算在内。

〔77〕 按:1909年(明治42年),德富芦花的《不如归》第100次重版。

〔78〕 周作人《闲话日本文学》,《国闻周报》1934年第11卷第38期。

〔79〕 按:1908年,商务印书馆出版了林琴南翻译的“哀情小说”《不如归》,“林译小说丛书”第四十三编。

〔80〕 详见邹振环《影响中国近代社会的一百种译作》,北京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1994年版。

〔81〕 详见杨文瑜《文本的旅行——日本近代小说〈不如归〉在中国》,上海华东理工大学出版社2015年版。

〔83〕 木公《星期六春柳观剧记》,《申报》1914年5月10日。

〔84〕 周瘦鹃《不如归赘言》,《国光特刊》1926年第2期。

〔86〕 详见[日]饭塚容《〈血蓑衣〉的来龙去脉——村井弦斋〈两美人〉的变形》,胡星亮主编《中国现代文学论丛》第4卷,上海人民文学出版社2009年版。

〔87〕〔88〕[日]饭塚容《〈血蓑衣〉的来龙去脉——村井弦斋〈两美人〉的变形》,胡星亮主编《中国现代文学论丛》第4卷,上海人民文学出版社2009年版,第120、121页。

 
赵骥
《明清小说研究》 2018年第02期
《明清小说研究》2018年第02期文献
100%安全可靠
7X18小时在线支持
支付宝特邀商家
不成功全额退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