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信息网-创作、查重、发刊有保障。

残 巷

更新时间:2009-03-28

他斜着的脑袋照样与肩膀成四十五度,他变换的双脚毫无精神地蹭着地面,椅轮在他向后的作用力下,终于驶过减速坡,却跌落在破损的水泥路坑里。他咕噜着眼白,口眼歪斜,哈喇子顺着嘴角掉成长线,洇湿了挂在前腔的口水巾。他咬紧牙关发力,一次、两次、三次……终于倒着将轮椅驶出路坑。

他在路坑里挣扎时,他的本家婶娘迎面走来,她带着鄙弃的目光扫过他一眼后,熟视无睹地走过。他不会知道,叔婶家曾无比受惠于他那曾风光一时,而今卧床不起的父亲——三十多岁的他仍不具备那样的智商。

那条狗呢?曾经每次他从巷子里经过时,它都一路摇着尾巴跟着他,抵着轮椅后梁帮他越过一道道路障。他们的目的地常是村南的小广场。在那里,它将头蹭在他的怀里,伸出舌头舔舐他的手脸和衣服。而他把它搂在怀里,用嘴鼻亲着它,用他骨节变形的手,摩挲它的毛发。他们仿若现世夫妻,僭越了人和动物间某种约定的法度,亲昵得有违伦常。

然而没有人责备他。他僵化的肉身,三十年来,村人视若无物。在村庄,人们只知道他姓史,却不知他是否有名字。

这项研究使用的地震图收集自地震学联合研究协会(IRIS)数据管理中心,网址为www.iris.edu(最后访问时间2013年1月)。有些图是用通用绘图工具(www.soest.hawaii.edu/gmt,最后访问时间2013年1月;Wessel and Smith,1998)绘制的。我们使用了有限震源破裂模型数据库(SRCMOD),网址为http://www.seismo.ethz.ch/static/srcmod/(最后访问时间2013年1月)。

都说投生是个技术活。娘胎里时,他是否为他扳倒了竞争者而雀跃:母亲是富家女,美丽大方;父亲是镇子里显赫一时的富翁:他将第一台小轿车开进村子;他开办了几十年来村里唯一一家企业——纸箱厂;他修建了至今仍是村中唯一的私家鱼池,池边亭台楼阁,池内鱼儿戏人;他不种地,却制备了拖拉机、犁地机等一应俱全的现代农用工具,以最低廉的价格租给村人,也常免去经济拮据家庭的租金;他的亲族哥嫂贫穷,他担了侄子们的学杂费。他好善乐施,为人宽厚,成为村中最尊宠的人物。

他挤进这繁华富庶之家时,却给了他们最威猛的打击:他们的长子是唐氏综合症患儿。他们即便财富如山,对他的病也无可奈何。

在适当时候,他坐上了轮椅。推轮椅的人,先是祖父祖母,后来是父母,偶尔是兄弟姐妹,现在,只能靠他自己。

十来年间,他的五官一直下垂,岁月的车辙过早地碾压着他的额面部,它们密密实实,细纹终成深壑,它们仿佛养着游蚁的沟渠——流动的时光过早地将静止在空间里的他锻造成一个肢体僵硬的老头。他神经质般突然的哭号不再声如洪钟,他的体力过早衰颓,他的安静如秋天的田野般荒芜,他耷拉着头,只合于用轮椅上的背影来示人。

他十岁那年,一声暴烈的巨响伴随着一滚浓黑的烟雾蹿上天空——他家的小轿车着火爆炸了。跟着,债主催账,拉去厂里的机器和成品货抵账,仿佛一夕之间,纸箱厂倒闭了。而他的父亲——昔日八面威风的老板变成了四处躲藏的逃犯,为了逃避威胁和恐吓,他逃脱无影了。

他的家庭风雨飘摇,他的弟妹通过游说与他们同龄的债主的子女,来告知债主:不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而是他家已经走投无路了。

许多年来,谁家有个红白喜事,他总是过于亢奋地挤进热闹的人群。他像怪物一样歪着头,脏兮兮的让人唯恐避之不及。在他尚在襁褓中时,他的“巨额”医疗费就耗尽了父母本微薄的家底,因此耗尽了亲戚的同情。甚至,父母因此背上了亲戚们的责怨:长痛不如短痛,这样的小孩不去遗弃,要拖你们一辈子?然而,这责怨外,却也是血亲的同情:他们言语中哀叹,实际上从没停止过对他家的帮助。

他仍在原处,在轮椅上,看不到父母的衰老。父亲突然中风,卧床不起。美丽的母亲一夕憔悴,在人前几乎不再言语。

鱼池不再有鱼儿了,亭台楼阁和门楼也破烂不堪。两个妹妹相继出嫁,唯一的弟弟是硬汉,适婚年龄娶不到媳妇,独身撑起这风雨飘摇的家。

漫长的冬寒冻结了人所有的阳气,村头的柳枝终于吐露新绿时,春便悄然来了。

人们说,他死了,而不说,他走了。他死得像一条狗,悄无声息,毫无印记。只不过,巷子里再不见他单拐咚咚敲地的声音。

十多年前深秋的某个后半夜,她从麻将桌边溜下来时,才不过四十九岁。在同龄人为生计挥汗如雨时,她已经有了日日厮守麻将桌的福气:媳妇主动上门,孝顺,能干;女儿嫁入“豪门”——人们每每“打趣”她的好命时,她似恼非恼地嗔怪着:不服气呀,没办法,各人有各人的命哩!

然而突然的疾病似是巨大的魔窟,一刻之间,将数年来邻人的艳羡、身沉不动的懒福以及傲气悉数收走——脑溢血之后,她瘫痪卧床了。

晃动的手电光条条划过夜空,十来个族人呼唤着他的小名,光和声音交错着,惊扰了深秋时安静的田野。从下午到半夜,痴憨的他一直不见踪影。

巷子像一位耄耋的老者,在春夏秋冬的日月轮回中,冷静着旁观着他皮肤上的风景物事,以及每一户人家——每一个器官之内细胞的新生、成长、凋落和死亡。

虾油、酵母抽提物:烟台华海生物制品有限公司;味精、食盐、焦糖色、白砂糖、干贝素、黄原胶、变性淀粉、麦芽糊精、蔬菜、食用油:市售。

茂元变电站主变压器负荷率β有功经济负载系数βJP虽然变压器损耗增加,但是变压器损耗率确实下降很多,损耗率降低 0.12%,一年可节约 283753千瓦时。如果整个濮阳地区80亿千瓦时,负荷经历两级变压器变压,一年可节约0.192亿千瓦时,挽回损失1152万元,经济效益相当可观。

春阳之下,当家人第一次将她臃肿的身体搬上门口的木椅时,她起初像一尊门神,拄拐而坐,肥硕的背部填满椅背的空隙。她的双腿仿佛砧板上拼接的肉,粗短浮肿成一座拨不开缝隙的三角形构架。我从她家门前走过,向她问好。对于来自邻人的这稀有的问候,她试图用尽所有力气启动双唇,许久,我听到轻如蝉翼颤动的声音从她齿前挤出:j,哦,她在喊我名。她耳尚聪目尚明,头脑尚清晰,尽管她眼光呆滞,状如木偶。

春夏秋冬,岁月流转。又几年过去了。她的家人每天仪式一般的,帮助她完成从床上到木椅上的腾挪。木椅被她磨得发光发亮,而她身后的大红漆门在时光的涤荡中,褪了色,掉了漆,斑驳成时光的碎屑。她的身体与木椅日日厮磨,仿佛已经长成了它的一部分,连她年轻时总被人打趣的肥圆的臀部和腰背也变得一溜线似的扁平——木椅像模具,不知不觉间将肥圆的她塑造成长方体。她应答我的声音渐渐完整并亮骚起来,不断眨动的眼皮里包裹着衰老之外的光芒,连手臂也可以空荡而缓慢地摆动,虽然它们像突然脱杆的秋千,带着碜人的意味。

终于,她拄起了拐杖,慢慢地走下门坡,咚咚咚——拐杖着地时,啄木鸟在树上沸腾着,然而巷子里死一般寂静。

在可控压力下焊接加热板温度达到设定值后,放入机架,施加规定的压力,直到两边最小卷边达到规定宽度时压力减小到规定值(使管口端面与加热板之间刚好保持接触),以便吸热。当满足焊接时间后,退开活动架,迅速取出加热板,然后合拢两管端,切换时间应尽可能短,不能超过规定值。冷却到规定的时间后,卸压,松开卡瓦,取出对接好的管材。

这个暑假,巷子里一树树月季玫的粉的,开得火热;茂密蜀葵植株,托出一串串粉的紫的遗世而独立的花;仙人掌、美人蕉、鸡冠花还有一丛丛不知名的花儿,在晨起的阳光下开得灿漫。

疯野的男孩、焦虑的农人,骑着摩托,或开着三轮车,从巷子中呼啸而过,留下一串黑烟。那黑烟盘旋着,片刻便散尽在花丛里和行人们的口鼻里。

四十多岁的男人从花影里走来。他右夹肢窝下拄着拐,踢塌着脑中风后僵直的双腿,每走一步,都是对前路小心翼翼的试探。遇到后方来车时,他便拄拐休息片刻,车过后,那瞬间罩住他的黑烟,仿佛是世界对他的鄙弃。黑烟散尽,他小心地朝马路牙靠一靠,喘口气,望向前方,他的目标是巷口:深长的巷口——前方还有五十米。他继续挪动拐杖,让它牵引着双腿。

直到他走,他那瘦弱的妈妈始终没听到过他喊一声“妈”。

在村人的传闻中,他并不在幸运的少数之列。他长久的屈服树立了岳丈家至高无上的权威,他从来都是寄人篱下的外人。他们通过苛刻的指使、谩骂,使“猛虎”“积威约之渐也”。而千里外的老母早已过世,兄弟姐妹各自成家,他为了能有个名义上的家,不得已隐忍苟活。

然而,老天太薄情,他过早中风了。

他未能料想,岳父母和妻子半辈子的野蛮和苛刻,却在他沦为“废物”时给予亲情。他们送他去医院,照顾他,催他出门做康复训练,直至如今能走过深长的巷子。

女儿出嫁了。儿子要娶亲,这是未来沉重的负累。

十八岁,他过早地画上了生命的句号。在死亡来临的黑漆的暗夜,他是否知道恐惧。他前两日听家人说起要祭奠祖坟,白日里便蹒跚着病腿满世界溜达,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他向邻居做着砌砖的动作,他的过于夸张的兴奋劲表露在脸上,以至于一开口便吊着长长的涎水。人们笑着,像看小丑演戏一样,揣摩着他动作下的寓意。后来他倒在黄昏,祖父坟的不远处,人们才知,他急切地想去为祖父修坟。

招夫养夫,村里没有人诟病——没有人有资格对苦难颐指气使。人们同情地说:女人还年轻,也算是迫不得已的选择。

那个男人载着他的妻子,不,他们共同的妻子,骑着摩托车,火急火燎地从他身边驶过。他们不会回头看一眼,只留下一溜黑烟缠绕着他。

(3) 微电网集各种分布式电源、负载、储能于一体,是对能源的产生、分配、转换、存储、消费等环节进行协调优化的能源产供销一体化社区综合能源系统,是能源互联网的终端载体之一。微电网与普通分布式电源的主要区别在于微电网内部存在可控的分布式电源和可控负载,其公共连接点的功率也可控,可以并网运行也可以孤岛运行。微电网与公共电网具有平等的法律和商业地位,且在公共电网的支撑下其运行可以取得更好的收益。

他走他的,深长的巷口是他此生的尽头。他的脚印踏着脚印,一日一日,不在乎花开花落,老树吐新芽。

又一个百花争妍的暑假,他死了。

玉屏风散联合第二代抗组胺药对比第二代抗组胺药治疗慢性荨麻疹有效性及安全性的Meta分析……… 田梦菲等(9):1281

与春同来的还有麻雀、燕子、喜鹊、布谷鸟以及韭菜花田上,舞姿翩然的蝶。当晨光渐亮,大地重新恢复温度时,啄木鸟在我家屋后的大树上,用它尖长的喙啄食,咚咚咚——与它同步,巷子里的水泥路发出有节奏的轻微的震颤——咚咚咚,一对三角木拐交替着,带着她僵直的、外撇的双腿小心翼翼地从柿子树缝隙中走来。

他身后的家庭也终于不再畸形了。

其次,每个人对“选项结果实现可能性”的主观感受也是不一样的,即个体对结果发生的主观概率判定也会因人而异。一些研究显示,个体的工作记忆能力[10]、情感[11]等因素都会影响到自身对决策结果的主观概率判定。由此可见,对于失地农民而言,是否“参与”再就业培训是一项典型的风险决策,而选择“参与”再就业培训这一选项,对于每个人而言,“值不值得”往往会因人而异。

天亮时分,村人在果园中发现了已经冻歪嘴的他。他妈妈伏在他早已失去温度的身体上,号啕大哭。

才没多久,一个比他年纪稍长的男人来到他家檐下,没有仪式,径直进入他和妻子的卧房。而他,装做理解与宽容地搬入客房。他身残智清,看着那个男人分享他的妻子,那个和他共同养育了两个孩子的女人,无数个夜里悄悄抹泪。

十多年后,他二十多岁,他父亲终于重新回到村庄。为生计,他起早贪黑做起豆腐。然而昔日的大老板不好意思沿巷叫卖,他每早用敲锣声叫醒村庄。

十几岁了,他可以走好路了,那股独属于男孩的天性在他身体里疯长。它拖着他的双腿,走出巷子,走出村庄,走到镇上,走去姨家。乡间小路上,他被野狗咬过,被蜜蜂蛰过,被孩童踢过,可他永远边流着涎水边笑。他是不能感知疼痛和屈辱,还是天生不具备反抗或表达悲伤的能力?在他,面部的肌肉只会做同一种纹路的抽动,无论是高兴还是伤心?他继续走,姨在家的时候,敞开大门,将热饭盛给他,然而这常引发姨夫的不满,他争吵着,以为该大门紧闭,敲门不应。姨夫蛮横得不近情理,姨坐一旁看着他偷偷啜泣,她怎忍心?等到下一次,离老远他明明看大门开着,走近前,门却紧闭了——他不知道姨不在家。他敲门,里面不应。他走远,姨家的门重新又开了。

这男人有着村人陌生的面孔:十多年前,大龄又贫穷的他进入王家门里,做了上门女婿。而他的家乡远在千里之外的H省。在关中农村,倒插门的男人是疼痛的一族:他们多数要改姓随妻家,他们要隐藏性别天生所附的攻击性和掌控力,像猫一样屈从于妻子和岳父母的权威,他们需要有赚钱养家的本事,也需要有侍妻娇儿的顾家,他们多是被异化和冷置的一类男性,不过是用最体面的方式为一个纯女儿之家延续姓氏和血脉。孩子呱呱落地了,母亲的家族给予他们天鹅绒般柔软的爱和养育之恩,年岁渐长,为生计而疼痛的现实使得父爱愈显生硬、迂讷和无奈,及至老耄的父亲被逐渐逼至家庭的边缘,可有可无。

天桥上,一个秀气的女人拖着残缺的腿,乞讨同情;桥洞下,一个女孩黑着脸,甩着右下肢空洞的裤腿——许多年来,我常常在现实类似场景的刺激间,想起只有一面之缘的陶逸。

据了解,此次水上应急演习的参演单位之多堪称肇庆历史之最,演习由肇庆市交通运输局、肇庆海事局、肇庆市气象局联合承办,包括航道、消防、环保、渔政等18个单位共约150多人参加,投入演习船艇27艘,主要设置有人命救助、船舶救援、溢油应急、事故船清障布标等科目,演习中各成员单位和社会救助力量各司其职、反应快速、整体联动、配合有力、效果显著。据悉,这也是近年来首次由肇庆市政府牵头主办的大型水上安全应急演习。

大概是在读大三时,朋友邀我去福利院。生长于乡村的我,对于福利院的性质并没有明确的概念。朋友介绍说,那里的孩子都是孤儿。

国家能源局《特殊和稀缺煤类开发利用管理暂行规定》中明确要求特殊和稀缺煤类全部洗选,经洗选加工的优质特殊和稀缺煤类优先用于冶金、化工、材料等行业,限制直接燃烧。“十二五”期间要求单位国内生产总值CO2排放降低17%,COD、SO2排放分别减少8%。对于选煤厂来说,节能减排意味着减少浪费,节约成本,更有利于煤炭行业的健康、持续发展。

至今犹记福利院里的草木青青,绿荫森然,活动室的色彩亦充满了童趣的明朗。一群孩子在室外活动时,我注意到陶逸,她坐在秋千上,一张秀气的桃花脸,被粉红色的衣裳衬得无比漂亮。笑起来的时候浅浅的酒窝像被盖了印。我走到她身边,跟她搭话,她请我将她抱下来时,她瘦成竹竿的双腿,直直硬硬的,仿佛是两条机械拼接的骨架,全使不上力的,我才意识到她是残疾人。她在我怀里,轻飘飘的,像一片纸,被我挪到另一处座椅上……

她的同伴们有如被放飞的蝴蝶,嬉闹着,在草坪上,我看得出或看不出的各种身体残疾并不影响他们追求童真的权力。

陶逸很快认了我,她一路牵着我,羞涩地仿佛误入生人之地,反倒和我是再熟悉不过的。饭点时他们转移到室内,依旧闹哄哄的。几个阿姨分别给他们盛饭或喂饭。她们慈爱的表情中,亦有些不耐烦的意思。

志愿者是不能参与给孩子喂饭的。我站在窗外,看着这闹哄哄的大家庭,问朋友:这么多孩子,寥寥两三个阿姨管得过来?

《巴黎公约》实现了反不正当竞争法的第一次国际协调,缔约方从保护竞争者利益的角度所达成的原则和规则至今仍起着重要作用。1994年《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议》(《TRIPS协议》)在反不正当竞争法方面仅规定了“商业秘密”的保护,而没有在反不正当竞争法的原则或理念方面作出贡献。㉙ See art.39 of TRIPs Agreement.相反,欧洲和亚太地区相关的国际协调揭示了消费者利益保护在反不正当竞争法发展中的重要性,对各国法的发展具有重要启示。

我们在天黑前离开。临走前,陶逸一会儿要我抱她,一会儿握着我的手——才半天时间,她已建立了对我充分的信任和喜欢。她说:姐姐,你还会再来看我吗?我说,一定会再来。

功能失调性子宫出血(dysfunctional uterine bleedin9,DUB)简称功血,是由于调节生殖的神经内分泌机制失常而引起的异常子宫出血,全身及内外生殖器官没有明显的器质性病变。功血可分为排卵性和无排卵性功血两类。其中,无排卵性功血占85%,好发于青春期少女和围绝经期妇女[1];排卵性功血占l5%,多发于育龄期妇女。现抽选我院收治的50例功能失调性子宫出血患者临床资料作为研究对象,以探究功能失调性子宫出血的全面护理干预措施及效果。报告如下。

(3)进行中事宜模块展示了用户参与的且还未办理完的事项,提供了事项办理的详细步骤、办理人、办理时间等,并以彩色进度条直观展示了事项进展情况。

然而,我食言了。我以她很快会遗忘我,来安慰自己。

不同降雨时间的的塑性区发展如图7所示,降雨持续24 h,塑性破坏从坡脚发生,形成的塑性破坏区域范围较小;降雨持续48 h,塑性破坏从坡脚向上扩展,形成的塑性破坏区域范围扩大;降雨持续72 h,塑性破坏区域加速从坡脚扩展到坡顶形成贯通,K=0.93,边坡破坏失稳。这与文献[14]通过离心机试验所揭示的降雨诱发粉土边坡的失稳模式是一致的。通过分析比较72 h和96 h的塑性区能够发现,随着入渗区域加深,塑性区贯通区域向深部发展。

事实上,我常想起那里的孩子们。他们带着天生不公的基因,携着公平的一日一日的时光,在城市的角落里,成长。他们在成长中彼此对望,却不再对疼痛有感。他们读不懂陌生人眼中的同情,却不断在对陌生人的等待和期许中遗忘和失落。没有任何感情能让时间凝固,钟表停留。他们终会走出福利院的围墙,走进普通人之中,那时候,他们会在比对中放大自己的疼痛吗?

那次是我第一次,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次走进福利院。尽管孩童们没心没肺的嬉闹声里,似乎有普通孩子一样快乐的童年。然而对于我,福利院确是最晦暗的地方,“陶逸们”向我赤裸裸地展示生命之初的残忍,这残忍始于肢体,却由亲生父母的遗弃而放大,最终在福利院这块社会自留地得以集体的展示。这何尝不是一种生命的血淋淋?

经年不联系,再联系时朋友说,八年过去了,陶逸已经离开福利院了吧。他问要不要帮我打听,我发了个哭的表情。我想知道,但内心里害怕知道。

我常常想,陶逸打小不识属于生身父母的残巷,她走在一片起初喧哗,越走越荒芜的野路上;而那些巷子中的残人,他们随时可以转身,关了门,便有热腾腾的亲情护佑,这也是一种不幸之幸吧。

 
姚陌尘
《湖南文学》 2018年第05期
《湖南文学》2018年第05期文献
后 嗣 作者:阿摩司·奥兹,杨振同
100%安全可靠
7X18小时在线支持
支付宝特邀商家
不成功全额退款